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激烈讨论与一致通过:越共全国代表大会体现民主集中

2012年11月07日 10:57
来源:凤凰周刊 作者:周宇 段宇宏 谢昊鹏

本文摘自:《凤凰周刊》2011年第11期,作者:周宇 段宇宏 谢昊鹏,原题:《越共十一大是如何炼成的

十一大召开前的3个月内,越共在全社会范围内经受了巨大的挑战。

挑战来自于越共将政治报告提前公布,并允许讨论,公开征求意见的传统。这一传统令其不得不承受来自党外的巨大质疑和批评声。从最近两届党代会的民间讨论结果来看,尽管也有温和的声音,但如果将各种反对声综合起来,对越共政治报告几乎构成了“全面否定”。

这些刺耳的声音,最终也有限地影响了越共政治报告以及相关决议和提法。

2010年3月底的越共十届十二中全会后,越共中央政治局将十一大的各项文件草案发给地方各级代表大会进行讨论并提出意见和建议。主要包括:《1991年纲领》、《十一大政治报告》以及《2011-2020年经济社会发展战略》。

当年9月15日至10月31日,各项文件在大众传媒上发表以征询全体国民意见。

此后,越南国会、祖国阵线、胡志明共产青年团等各种政治组织,以及各省知识界、宗教界、少数民族代表、越南海外侨胞代表等都被组织就此讨论并提出意见。

讨论甚至形成了论战。媒体也承担了讨论的职能。

越共全国党代会提前公布政治报告草案,始于1986年越共六大之前。这一年也是越南革新开放的开始。

当时越共提前两月公布政治报告草案,在全党进行讨论,然后对文件草案作了重大修改,正式提出革新开放路线。此后的越共七大、八大予以延续。

到2001年越共九大,草案公开范围从全党拓展到全国。越共通过新闻媒体广而告之,向全民征求意见。

2006年越共十大前的大讨论则被认为是历年来的高潮。这一年2月2日,越共在报纸和互联网上公布《十大政治报告草案》,讨论热烈空前。

长期观察越南媒体的广西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易文介绍,根据她的观察,十大前越南媒体的讨论尽管大胆,但有底线。主流的观点是希望越共自我革新,自我民主化,承认越共依然是越南的精英。

今天的越南社会,民族主义与国家利益至上的观念盛行,也令意识形态问题逐渐淡化,越共获得了更多的社会容忍度。

会前大讨论的民主氛围也贯穿到了越共十一大会场的讨论中。

虽然十一大会前的社会讨论氛围不如十大,但前述匿名参会党代表对此次大会讨论的民主成分颇为满意。该代表称,与十大巨大的区别是,这次代表的意见能够提交大会上讨论表决,以前仅仅是提供给中央的参考。十大上,最终决定权不在代表手中,中央最后拍板,这次由代表决定。

按照各省、国防、公安、农业等行业、政治机关,代表们被分组。每个小组提出一部分本组需要讨论的问题,提交主席团。主席团筛选一批议题,交由代表大会讨论。先表决清楚讨论哪些议题。每人拿着红色的党员证举起来。

确定讨论议题后,各小组分组讨论。分组讨论结束后,各小组代表依次上台公布讨论结果。最后在会场统一举党员证表决。

1月19日上午,越共十一大隆重闭幕。尽管之前的讨论有各种不同声音,并影响了大会各项决议,但闭幕式上的表决显现了传统的共产主义式的“先民主后集中”,一切裂纹此刻被完全抹平:大会以100%的同意意见表决通过了《越南共产党党章》的全部内容;以100%的同意意见表决通过了越共十一大的决议。此前的1月18日,当选党十一届中央委员会的正式和候补委员也是以100%的赞成票表决通过。越共十一大各项决议均以一致同意通过,但它确实如新任总书记阮富仲在闭幕式上演讲的描述,是“激烈和民主地讨论并一致通过”。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越南共产党 全国代表大会 讨论 通过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