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天使与魔鬼─兴奋剂纵横谈

2012年08月03日 05:27
来源:体育之春 作者:赵牧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一位东德国家的医生说,他的国家从来不敢对苏联运动员进行认真的检查。

运动员本人并非不知兴奋剂的危害。

美国四届奥运会铁饼金牌得主阿·厄特说:“在当今竞争激烈的世界体育比赛中,要想名列前茅,唯一的办法是使用兴奋剂。”另一名美国铅球冠军达夫·劳特则说:“使用兴奋剂,犹如打核战争,对手不善罢,我也不甘休。我们不想拿健康来冒险,但这毕竟是竞技运动,我们必须为国家争光。”理由冠冕堂皇。

世界跨栏之王摩西曾断言:一半以上的美国运动员都服用某种药物。

兴奋剂的出现,使奥运会成了世界各国之间进行“化学工艺竞赛”的场所,在一群“化学强人”的竞赛中,已经无法判定,哪些记录是人的纪录,哪些成绩是化学药品的功劳。

此外,兴奋剂在给人以力量的同时,还会使人变得丑陋和性别难辩。曾获世界业余健美比赛和美国小姐比赛冠军的蒂娜·普莱金嘉是美国加利福尼亚的地产经纪人,过去由于长期服用类固醇,她简直成了一个男人。打电话时,拉线员常叫她先生,当她穿起裙子来,象一个不伦不类的人妖。药物也改变了她的性格,易暴易怒,一次丈夫因事回来晚了,她怒不可遏中,一把把丈夫扔出门去并痛打一顿,她还说:“我象是一个威武有力的壮汉,可以举起160公斤的重物。丈夫在我面前变得越来越轻,经常被我打的跪地求饶。”

播下的是“龙种”,得到的是“跳蚤”,奇怪的是,人们在运动场上不就是希望出现超人的奇迹吗?而当这种超人的奇迹出现后,却把创造了奇迹的人列为“非人”。完美的想象在成为现实后,人们却忽然发现“完美”的想象在现实中竟物化成一种丑恶。兴奋剂本来在局部实现了人类古老愿望,它能使你跳得“更高”,跑得“更快”,力量“更强”。但它的副作用损害人的健康,使人变得丑陋,甚至危及人的寿命,这与人的另一个更普遍、更古老的愿望──健康长寿发生了尖锐的冲突。在这一冲突中,兴奋剂注定要转为被攻击的对象。

想围歼兴奋剂的人发现,对要金牌不要命的人,“君子喻于义”根本行不通。所以必须加强药物检查,同时必须在观念上把兴奋剂搞臭。于是兴奋剂不再是人类美好想象的产物,而是一种欺诈的丑行。它制造出来的不是真正的英雄,而是败坏奥林匹克崇高理想的魔鬼。

但是在大多数体育项目中,人类已经达到了生理能力的极限,在这个竞争如此激烈、残酷的胜负世界里,运动员几乎只有两种选择,要么被淘汰,要么吃药。所以人类便不可避免地面临这样一个难堪的局面:创造新纪录的“天使”,也许从药检机构里出来便成了“魔鬼”。

一场劳命伤财而且败坏人们情绪的持久战拉开战幕。

贼喊捉贼的战争

在历史上,没有任何一种类型的战争比国际体育组织围剿兴奋剂更奇妙了。一方面所有的国家都信誓旦旦地指责兴奋剂的丑恶,许多体育大国都建立起中立的“兴奋剂检测中心”表示愿意与国际体育组织合作。可是与此同时,由国家出钱的反药检的机构的存在和活动,也已经成了公开的秘密。结果在世界体坛上,到处都喧嚣着“贼喊捉贼”的声音。

世界体育组织面临的是全世界各国的体育医学机构的挑战,它能否打赢这场战争自然令人怀疑。最绝的是美国400跑选手雷诺兹与国际田联打官司,美国一家法院判决雷氏胜诉。

1987年2月,西德足球名将舒马赫撰写的《哨音》一书出版后,引起一场轩然大波。该书揭露西德足球兴奋剂问题,而导致了其被驱逐出国家队。但事实上,早在1977年,贝肯鲍尔还在国家队当队员时,他就说过:“在西德足坛,仍然是允许服用兴奋剂的。以使足球运动员的体质和耐力达到最佳状态。有可以吞服的药片,也有可供注射的针剂。”

德国统一后,东德运动员服用兴奋剂问题被追究,一时酿成准政治事件。为了巴塞罗那奥运会,德国反兴奋剂委员会建议对在1991年元旦前服用兴奋剂的不再追究,予以“集体大赦”,说这责任在体育官员,现在的任务是要制定一套预防措施和制度。

这些实例表明,在兴奋剂问题上德国体坛上蒙着怎样一层道德虚伪的假面具。这种假面具的出现既有政治的原因,也有经济的原因。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兴奋剂 约翰逊 1986年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