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国际奥委会与反兴奋剂斗争

2012年08月03日 03:08
来源:中国奥委会反兴奋剂委员会网站 作者:佚名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经过多年的研究,检测血液兴奋剂的技术也取得了突破。继国际滑雪联合会1989年首次在世界滑雪锦标赛上进行血液检查后,1994年利勒哈默尔冬季奥运会上,国际奥委会也开始在滑雪项目中进行血液检查。1998年长野冬季奥运会,还使用了同位素质谱检测新技术。据悉,由国际奥委会和欧盟设立260万美元专项基金的关于生长激素(hGH)检测技术的研究,也有了很大的进展,可望在几年内付诸应用。

2000年8月28日,在历时几年的关于检测EPO新方法的研究获得成功的基础上,国际奥委会正式批准在悉尼奥运会上进行血检和尿检相结合的EPO检测(既采用澳大利亚研究的血检EPO方法,也采用法国研究的尿检EPO方法,两种检测结果互相补充)。如今,无论是冬季奥运会还是夏季奥运会的兴奋剂检查,都包括尿检和血检。

2.强化药物检查,增加赛外检查(飞行检查)

一些国家和国际体育组织近年来扩大了药检范围,增加了药检次数。现在不仅所有的奥运会比赛项目都进行兴奋剂检查,一些非奥运会项目(如保龄球、武术等)的重大比赛也已开始实施兴奋剂检查,甚至在残疾人奥运会上也进行了兴奋剂检查。

澳大利亚反兴奋剂总署的一份调查报告称,1994年一年内,澳大利亚、法国、意大利、英国、美国、中国、加拿大、挪威和瑞典等国接受药检的运动员都超过了800人次。尤其是一些世界著名运动员,被强制接受药检的次数达到了惊人的地步。例如俄罗斯举重名将彼得罗夫,在1995年4月至1996年3月的一年里,受检8次以上;我国的优秀女子长跑运动员王军霞,在第26届奥运会前的一年里受检12次;加拿大男子100米跑运动员、1995年世界冠军贝利,在1996年的前7个月里(第26届奥运会前)受检多达20次。

赛外检查也为更多的国际体育组织所采用,成为反兴奋剂斗争的有力武器。国际田联和国际泳联赛外检查坚持得最好,它们在不事先通知的情况下,乘飞机前往世界各国进行突击抽查。例如国际田联1996年赛外检查尿样多达1500例,几乎涉及所有参加奥运会的知名运动员,90%的世界锦标赛奖牌获得者赛前都接受了飞行检查。

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国际奥委会终于翻开了奥运会兴奋剂检查历史的新篇章——首次进行了赛外兴奋剂检查。随后,在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上,除进行传统的赛内检查外,也沿用悉尼奥运会的做法进行了赛外兴奋剂检查。

从获得国际奥委会资格认证的20多个兴奋剂检测实验室所提供的统计数字中,也可以看出全世界每年尿样检测数量的增长:1988年47069例;1990年71341例;1992年87808例;1994年93680例;1997年106561例;1998年105250例。

3.法律纠纷日益增多,国际体育组织难以应付

20世纪80年代,被查出服用违禁药物的运动员一般都“低头认罪”,或者找找借口,声称“误服”。但进入90年代后出现了一种倾向,即被查出的违禁者不但矢口否认服用禁药,还纷纷找律师打官司,不是声称有人做了手脚,就是指责药检程序不规范,个别人甚至告上法庭要求赔偿。使国际体育组织常常处于有法难依,执法难严的困境。

1994年,英国女子田径运动员戴安娜·莫代尔因尿样中含有超量睾酮而被国际田联禁赛4年。但英国田联却支持她上诉,声称由于尿样存放在温度较高的环境中,细菌反应会改变尿液成分。结果国际田联不得不宣布取消禁赛,莫代尔还要求国际田联赔偿73.25万美元。另一个著名案例是美国田径运动员雷诺兹,他因兴奋剂检查阳性受到国际田联禁赛处罚,但他在美国的一个地方法院状告国际田联,说自己是无辜的。该法院不仅判他无罪,还判国际田联赔款2700万美元。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兴奋剂会议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 国际田联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