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八·一九事件”透视与剖析

2011年12月22日 03:5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王国杰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舆论工具是政治事件中的最重要阵地。八人帮一开始抓的就是广播、电视、报刊。8月19日凌晨1时,克留奇科夫派两名克格勃高级特工人员到塔斯社去工作。凌晨6时,紧委会派军队占领了中央电视台及中央广播电台。全苏只开通一个频道,只播放紧委会的文件,其它节目全部停止。此后,紧委会又发了两个通令,控制了报刊的出版与发行。8月19日清晨,叶利钦还住在莫斯科郊外的别墅中。事发后,俄议长哈斯布拉托夫、俄总理西拉耶夫、科别茨上将、索布恰克4人去会见叶利钦,共同起草了《告俄罗斯公民书》,并以小报、传单、快讯等形式广为散发,有的还是手工抄写的。“我们面临的是一场血腥的反动政变”,“我们号召举行全民紧急大罢工”。中午12时30分,叶利钦签发命令:“紧委会的所有决议在俄罗斯领土上无效”。下午1时,叶利钦在没有广播的情况下站在白宫一辆坦克上发表演讲,后来电视上转播了这一镜头,影响很大。下午5时,在亚纳耶夫主持的记者招待会结束之后,叶利钦签发命令宣布八人帮违反宪法。这一提法已经将八人帮置于死地:他们是违法的,他们不再受法律的保护。人民起来保卫合法民选的总统及政权机关。这时的叶利钦已经变失败为胜利,化被动为主动。到8月20日中午,白宫四周架起了四个广播,用中波和短波向外播放叶利钦的决议与命令。到20日下午4时,被八人帮查封的新闻工具全部开通,报纸重新出版。下午7时,全苏新闻工作者协会发表声明,对紧委会查封新闻单位表示强烈的抗议。到8月21日9时,叶利钦签发了关于整顿舆论工具的第69号令,解除了全苏广播电视部部长普·克拉夫琴科的职务,任命俄罗斯联邦出版局局长波尔托拉宁接替了他的职务。第69号令还取消紧委会关于新闻部门的所有决议,并提出禁止宣传紧委会的所有文件,并由俄罗斯政府负责监督播放中央电视节目[21]。

叶利钦还用手中的电话,与世界各国首脑联系。8月20日上午,他与英国梅杰通了话,下午3时又与美国布什通了话,他们都表示不承认亚纳耶夫政权,从而争到了世界支持。叶利钦还利用电话控制局势的发展。在白宫局势十分紧张的时刻,叶利钦打电话给卢基扬诺夫,卢讲:他对攻占白宫一事一无所知。8月20日下午6时,他又打电话给亚纳耶夫:“你干嘛?想攻占白宫吗?”“你想一想你的后果:你是想留在国内,还是想出国?”亚纳耶夫在电话中回答说:“对此事我一概不知。如果是这样的话,我马上取消关于实施紧急状态的命令”[22]。这段对话很精彩,从中我们看不出到底谁在指挥谁?

地方上对“8·19事件”反应最快的是列宁格勒、乌克兰和哈萨克斯坦。他们明确表示支持叶利钦,反对紧委会。索布恰克是最早介入事件的地方长官。到8月20日,全苏各地政府都表态,认为紧委会是非法的,各地都举行罢工、游行与集会。一些地方明确表示不执行紧委会的文件与决议,不实施紧急状态。到8月21日中午,俄议会国际事务部主席卢金在记者招待会上讲:“有70%的地方领导人表态支持叶利钦及俄合法政府”[23]。到8月21日晚9时30分,叶利钦签发俄总统第70号命令,免去了一大批支持紧委会的地方领导人,并责成俄总检察长立案调查这些人的问题。并任命了一批新的地方领导人。地方大权已转入叶利钦亲信之手[24]。

人心向背历来是政治斗争胜败的关键。全苏社会意见调查中心是苏联改革的产物,它成立于1989年。在“8·19事件”过程中,该机构曾做过几次民意测验,这些调查结果就成了难得的第一手资料。8月20日下午2时,该机构公布对远离首都的克拉斯诺亚尔斯克266名市民进行调查的结果:72%的人认为紧委会不合法,只有12%的人支持它。对于紧委会能否扭转国内局势77%的人持否定态度。还有61%的人认为,紧委会上台会引起大规模镇压。8月21日早6时,又发表了对沃罗涅什724名市民的调查结果:49%的人认为紧委会是非法的,28%的人认为它是合法的,另外23%的人认为这个问题很难回答。8月20日下午5时,俄议会派人对1500名莫斯科市民进行调查,只有10%的人支持紧委会,79.4%的人反对该组织。只有2.3%的人信任亚纳耶夫,3.9%的人支持帕夫洛夫。有53%的人认为应该让戈尔巴乔夫下台了。59%的被调查人认为,紧委会的活动只能加剧局势的恶化。8月21日下午5时50分,公布苏民意调查中心对1792名首都人士调查结果:73%的人认为紧委会是非法的,只有13%的人认为它是合法的。同时还公布了对乌克兰和哈萨克斯坦的民意测验结果:支持紧委会的比例为23%和14%,反对紧委会的比例为72%和52%[25]。尽管人们对政治表态已不热心,尽管人们对事件发展的表态有些难度,但这些民意测验结果已很能说明问题。

在非常时期正常的政权机关已陷入瘫痪,军队的活动就显得格外突出。军人的活动及态度对事件的发展影响最大。8月19日凌晨4时,亚佐夫已命令所有部队进入战备状态,中午11时首都已有军队在活动。紧委会从首都近郊调动几个机械化步兵师进入市区。但是直到8月20日凌晨1时,只有康捷米洛夫步兵师部分官兵开进市中心,其他几个师(塔曼摩托化机械师、捷尔任斯基步兵师等)都按兵不动。一些军官明确表态:拒不执行紧委会命令。军人的态度使八人帮陷入危机,紧委会内部发生分歧,一些人已丧失了信心[26]。

部队的调动主要在莫斯科及列宁格勒两地。瓦连尼科夫提供的情况是:“我想说明的是开始动用的不是武装力量,只是莫斯科空降部队的兵力,而且只在莫斯科近郊。还动用了塔曼师及捷尔仁斯基师的380人及内务部队2000余人”。“另外,在莫斯科实际动用部队的不仅是紧委会,而且还有俄罗斯领导人”。“一个坦克连用于保卫广播电视大楼”,“还有一个坦克连及陆战营保卫白宫”[27]。后证实,位于莫斯科近郊的还有3000名空降兵。此外,据突击队指挥、克格勃少将卡尔普欣讲,到8月19日晚,归他指挥“包围白宫的部队有独立别动队摩托化步兵师,别动特警队及克格勃三个局的部队,共计1.5万人”[28]。

向列宁格勒推进的是内务部所属梁赞师,普斯科夫步兵师。到8月20日凌晨2时,索布恰克已与部队头目商定,部队不进入市区。但后来又有一支坦克师向该市推进,该师拥有120辆中型坦克,60辆轻型坦克。后在列宁格勒郊区加特琴纳皇宫附近集结待命,距市中心50多公里。这些部队始终没有进入市区中心。

8月20日是部队调动最频繁的一天,也是部队分化瓦解最快的一天。8月20日中午11时,苏国际部发言人马尼洛夫说,部分部队明显倒向叶利钦一边,这些军人很难指挥[29]。最早倒戈的军官就是苏空降兵司令员、后来的国防部长格拉乔夫上将。他在8月19日上午接到叶利钦的电话后决定服从叶利钦指挥。图拉步兵师的师长就是叶利钦的私人朋友。8月20日上午,远东军区司令诺沃日诺夫对记者说,他的部下已有一半人拒不执行紧委会的命令,他自己的态度是“拒绝让部队卷入一场政治冒险”[30]。8月21日上午鲁茨科伊说:海军司令已拒绝执行亚佐夫的命令。下午苏空军司令叶·沙波什尼科夫也倒向叶利钦[31]。8月20日凌晨4时,空降兵副司令列别德率图拉师部分兵力及50部军车进入首都保卫白宫。随后位于郊区的塔曼师已宣布听从俄总统指挥。8月20日下午4时传说格拉乔夫及沙波什尼科夫被捕,可到了下午6时,空降兵司令部发言人证实,格拉乔夫没有被捕,只是被紧委会的人叫去谈话[32]。

叶利钦及俄罗斯政府始终把争取军队当成自己的中心任务。8月20日凌晨3时,鲁茨科伊在白宫广播中发表讲话,号召年轻的军人们在关键时刻做出自己的正确选择,不能有任何失误和摇摆。8月20日中午12时,俄议会主席团发表《致军人们的一封信》:“军人弟兄们!老的党的上层不惜一切代价在作最后挣扎,企图保住他们的特权与权力”。“他们在欺骗你们,就像在阿富汗欺骗你们那样”。8月20日下午7时,叶利钦任命海军少将弗·谢尔巴科夫为列宁格勒军区司令,并命令该市所有部队归他指挥,还要求军队拒绝执行紧委会的命令[33]。8月20日下午7时30分,叶利钦又签发命令,任命科别茨上将为俄国防委员会主席。他上任后随即发布了两个命令:“在俄罗斯领土上的所有部队不得执行紧委会的命令”,“所有保卫白宫的军队和市民都要保持高度警惕”[34]。8月20日晚11时,叶利钦发布《告塔曼师、捷尔仁斯基步兵师、康捷米洛夫坦克师官兵们的一封信》:“军人同胞们!我,根据人民意志选举出来的总统,在这艰难的时刻向你们呼吁!摆在你们面前有两种选择:要么支持那批阴谋家,执行他们罪恶的指示,从而走上反人民道路;要么起来捍卫民主、法律及人民选出来的政权机关。我寄希望于你们的正确选择”[35]。这封信的口气使人想起了30年代斯大林的提法:要么是中央路线,要么是托洛茨基主义,二者必取其一。

白宫保卫战是“8·19事件”中的精彩一幕。它是事件的高潮,也是事件的尾声。根据卡尔普钦的说法,攻占白宫计划是在“19日晚上国防部秘密会议上决定的”,“会议由奥恰耶夫将军主持,出席会议的有莫伊谢耶夫、阿赫罗梅耶夫等,亚佐夫也来过几次”[36]。格拉乔夫说:“部队出动的时间是8月20日午夜,强攻时间应是凌晨3时”[37]。这次会议的内容早已有人通报到白宫。8月20日下午4时俄通社已发消息:“8月21日将有人攻占白宫。这支部队距市中心不远,并配备有夜光射击武器”[38]。原定要在15~30分钟内拿下白宫。克格勃还准备了一架号码为762162的专机,准备将叶利钦等人劫往别处。

从8月21日凌晨1时起,白宫前确实紧张了一阵子。特警别动队清理街垒,并用水枪及催泪弹驱散人群。部队还动用了直升飞机、火箭及坦克。国防部动用了3个坦克团,1个直升飞机航空大队。但是迟迟没人下达强攻的命令。凌晨1时45分,从美驻苏大使馆方向传来枪声。这时白宫前边出现了上万名志愿保卫者。凌晨1时50分对白宫的第一次攻击被挡回。到凌晨2时,莫斯科下起倾盆大雨,守卫白宫的科别茨讲:这场大雨也帮了叶利钦的忙。这时已有三支部队数十辆装甲车开到新阿尔巴特大街,海军陆战队的50部军车距白宫最近。但紧委会没有下达强攻命令,这个命令一直到最后也没有下达。八人帮被捕后,专案调查组没有查到一份攻占白宫的命令与计划。据说是沙波什尼科夫的最后通牒起了作用。他警告紧委会,如果攻占白宫,他将下令轰炸克里姆林宫[39]。当然,别动队及其他几支部队的军官迟迟不愿进攻的态度起了主要作用。军人们尽力避免流血事件发生。到凌晨3时30分,白宫前部队已开始撤离。这场闹剧前后持续了3个多小时。

至于事件中的三名牺牲者(30岁的弗·乌索夫、23岁的德·科马文及一位不知姓名的年轻人),有人说是“超乎正常的意外”。第一位死者是在8月21日凌晨1时31分冲突中丧生的。这时有30部坦克向白宫挺进,一个年轻人爬上坦克,准备掀开炮口上的帆布时被人打死。第二位是在21日凌晨3时42分在部队撤退时的冲突中被打死。第三位是在21日凌晨6时康捷米洛夫坦克师撤离时发生的。坦克撤离时人们用瓦块袭击坦克,这时有人摔下坦克被压死。许多在场的人说:摔下坦克那个年轻人酒喝多了。在冲突中,有三辆装甲车被烧毁,据推测军人中有伤亡。最后没有一个部队(克格勃、内务部、莫斯科军区)承认这三辆车是他们的[40]。8月24日,全俄为这三名牺牲者送葬,戈尔巴乔夫、叶利钦亲致悼词。戈氏甚至称这三个人是英雄。应该说这三个人的死确实阻挡了事态的进一步恶化,小牺牲制止了一场大流血。当亚佐夫听到有死人的消息时十分震惊,并立即下令停止攻占白宫,并命令所有部队撤离首都,返回原驻地。到8月21日下午8时,科别茨宣布所有进入首都的部队已撤离完毕[41]。至此,“8·19事件”基本结束了。

综上所述,叶利钦之所以能轻易地战胜大权在握的八人帮,正因为他是以合法当选的俄总统的身份,以合法的程序,用合法的策略和手段夺得了大权。戈氏改革失败了,民主派胜利了。但是“8·19事件”并没有完全彻底地解决苏联体制改革过程中所碰到的难题。这次胜利还不能说是改革事业的胜利,它只是改变了苏联政治舞台上的力量对比。改革大业的完成还有待于民主派真正把自己也放进民主的框架之中,寻找出一条适合于俄罗斯国情的最佳道路来。摆在民主派面前的任务仍十分艰巨,任重而道远。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8月 1986年 1980年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