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八·一九事件”透视与剖析

2011年12月22日 03:5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王国杰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除了八人帮之外,还有两个人对事件进程影响很大,这就是议长卢基扬诺夫及国防部副部长、陆军司令瓦连尼科夫大将。61岁的卢基扬诺夫是位法学博士,高级法学家。1953年入党,1986年为苏共中央委员,1988年升为苏共政治局候补委员,1990年3月由戈尔巴乔夫提名出任苏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一职。8月19日清晨6时,当八人帮占领了电视台后首先发表的就是卢基扬诺夫关于国内局势的声明,他批评即将签署的联盟不好,这就等于承认一些共和国独立的合法[10]。8月19日中午他主持最高苏维埃会议,要求每个部门都要对局势表态,支持实施紧急状态。8月20日中午11时,鲁茨科伊等人去会见卢基扬诺夫,向他递交了叶利钦的信件,信中要求他为维护秩序做出努力,卢讲:事态发展有些突然,根本没有任何预感[11]。8月21日凌晨1时40分,白宫外边形势十分危急,有人打电话要求议长出面调解。卢讲:“我无能为力。因为叶利钦本人只想激化矛盾。”卢还要求首先解除人民武装,并调查这些武器是从哪儿搞来的[12]。到8月21日下午7时,苏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发表声明,认为建立紧委会是违反宪法的。下午7时30分,卢基扬诺夫、亚佐夫等人去会见戈尔巴乔夫遭到拒绝。他与戈尔巴乔夫40年的同学情谊结束了。尽管卢基扬诺夫不是紧委会成员,他也未出席新闻招待会,但白宫决策者们认为他是八人帮的军师,是政变的主要策划者。在8月22日俄议会会议上,俄总理西拉耶夫讲:“卢基扬诺夫是政变中的主要思想家,我们不能信任他”。[13]8月29日他被捕入狱。他是8月事件最后一位被捕者。被捕后他从没认错。就在被审讯期间他作为俄共推举的候选人当选为国家杜马代表。1994年初叶利钦还写信给卢基扬诺夫,表示愿意合作,并建议卢基扬诺夫“分担起俄罗斯命运的责任”。

苏陆军司令瓦连尼科夫大将是卫国战争中的英雄。他最早介入“8·19事件”,也是该案件中最后一位被释放者。8月18日下午4时50分,总统办公室主任博尔金、苏共中央书记舍宁、巴克兰诺夫及瓦连尼科夫4人来到克里米亚总统别墅,向戈尔巴乔夫汇报准备实施紧急状态的意见。应该说这是事件的正式开始。戈氏批评“在会见中,瓦连尼科夫最为粗鲁”。8月19日,瓦连尼科夫在乌克兰,戈尔巴乔夫指责他是“到基辅送最后通牒的那个人”。但瓦连尼科夫事后讲,他到基辅没有要求任何人支持紧委会,也没有要求乌克兰实施紧急状态[14]。8月20日他从基辅返回莫斯科,参加了总参谋部会议。事后他讲:“这次会议没有制订进攻白宫的计划,因为任何人都不准备攻占它”。8月22日他被捕入狱[15]。“我被捕的原因实际上是因为我在克里米亚别墅中同戈尔巴乔夫谈论时表现积极”。“我向他通报了部队军官们指责他在国家瓦解的情况下无动于衷的言论与态度”。在狱中他阅读了戈尔巴乔夫写的《八月政变》一书,并作了详细批注。1994年2月,俄国家杜马宣布中止对“8·19事件”的审讯,所有叛乱分子全部释放。惟独瓦连尼科夫不出狱。他拒绝大赦,坚决要求法官继续审理此案,以证明自己无罪。1994年6~7月间法庭对其进行最后审理。在法庭上,瓦连尼科夫大将慷慨陈词,揭露事件真相,痛斥戈尔巴乔夫消极无为,投机误国的卑鄙行径,引起了一阵轰动。法庭最后判定他无罪释放。

戈尔巴乔夫是“8·19事件”的主要英雄,也是头号牺牲者。他既想站在八人帮一边,又想站到叶利钦一边。他的悲剧根源就在于他左右摇摆,看风使舵,政治上不坚定、处事没主见。而不坚定,没主见又是政治家的大忌。到1990年年底,他的威信及影响已降到最低点。到8月19日下午3时,莫斯科有消息讲,戈尔巴乔夫已被解职,并遭囚禁。还有人传言戈尔巴乔夫已经死了。直到8月19日晚上9时,首都仍无有关总统的确切消息。8月20日下午1时,首都才有消息证实总统还活着,并由克格勃少将卡尔普欣率领的阿尔法突击队保卫着[16]。下午4时白宫发言人讲戈尔乔夫身体很健康。8月21日下午7时30分到9时,戈尔巴乔夫拒绝会见亚佐夫等人,而与后来的鲁茨科伊、西拉耶夫等人会谈数小时,并且热烈拥抱。8月22日早6时戈氏返回莫斯科。事后戈氏曾再三向世人控诉他如何被人囚禁,但几乎所有材料都证实他并没有被限制自由。一个记者讲当时“联系没有中断,别墅没被包围,总统没被软禁”[17]。8月19日这一天,出入别墅的汽车就有117辆。事后,别墅卫队队长在电视直播中也证实:“没有发生任何软禁的事”[18]。

戈尔巴乔夫在“8·19事件”中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这是该事件的重要疑点。许多材料直接指责他“对紧委会的起事不仅事先知情,而且或明或暗还有赞许与支持之意”[19]。克留奇科夫在审讯中也证实,在8月18日下午5时,他与戈氏交谈后戈氏对他们要搞的紧急状态一事表示:“你们可以试一试”[20]。从上述材料中人们也能看到八人帮的失败与戈氏的态度有直接关系。这个问题有待以后再详细探讨,但戈氏在事件中的表现确实改变了苏联政治舞台上的力量对比。正是他帮助叶利钦完成了权力由联盟中央向地方转移的过程。在8月22日返回莫斯科的前夕,他签署了逮捕令,将昔日的战友送上审判台。他多次称赞叶利钦在事件中的作用,确认了叶利钦在政变期间所签发的所有文件(其中许多内容是涉及联盟中央权力的)。他甚至无视宪法,与叶利钦达成了在紧急状态下互代职务的协议。叛乱失败后第二天,叶利钦即宣布停止苏共在俄罗斯领土上的活动,并将叛乱的根子追到苏共身上。戈氏为了划清界线,于8月24日辞去苏共总书记职务,还要求苏共中央自行解散,从而摧垮了联盟中央政权根基。戈氏在叛乱后还按照叶利钦的意图安排人事,一步一步地丧失了自己的阵地。可见,八月事件结束了克里姆林宫与白宫之间的对立,结束了一个首都两个总统的双重政权体系的历史。

八月事件中的真正指挥者就是叶利钦。他始终掌握着事态发展的主动权,白宫门前的几天斗争使他成为万人拥戴的英雄。他在这几天中所取得的威望及影响远远超过了他在俄总统选举中所取得的胜利与成功。有人讲这几天叶利钦的任务就是发文件和打电话,他击败八人帮靠的不是坦克,而是电话;靠的不是子弹,而是语言。这也对。但依我看,叶利钦在关键时刻抓住了舆论,争得了民心;他抓住了地方,架空了中央及看风使舵的总统;他抓住了军队,争得了主动。历史的瞬间十分宝贵,瞬间即逝。谁抓住宝贵的瞬间,谁就抓住了历史发展的关键,谁就站到了历史潮流的前沿。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8月 1986年 1980年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