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八·一九事件”透视与剖析

2011年12月22日 03:5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王国杰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1991年“8·19事件”是苏联70年发展史上一起影响最大、后果最深刻的事件。作为该事件的目击者,作者以当时所能收集到的资料为依据,并结合对当地各阶层人士的访问,尽力叙述该事件的真实过程,并作初步分析。

本文摘自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王国杰 原题为:“八·一九事件”透视与剖析

在苏联70年发展史上,1991年8月事件算得上是一起影响巨大、涉及范围很广、触及问题很多、对历史发展进程影响最为深刻的事件了。该事件使俄语中出现了一些新词汇,如Восьмерка(八人帮),КГЧП(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简称紧委会),Деньроссиǔскогофлага(俄罗斯升旗节)。有人说这是一场“八月革命”(紧委会的提法),有人说它是“违反宪法的政变”(各地政府的提法);有人说这是一场“斯大林式的反动极权政变”(立陶宛民主派的声明);还人说“依事实为根据还不能说是叛乱,它只是一场轻歌剧式的政变的尝试”(见苏共纲领派的声明)。叶利钦始终认为它是一场“右派政变”,戈尔巴乔夫则声称这是一起“叛国案件”,前议长卢基扬诺夫认为“这是一场虎头蛇尾式的阴谋”。可见,对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的定性当事人各执己见,议论者众说纷纭。因为历史的一瞬就如一颗飞行着的子弹,再也没有比描写飞行中的子弹更为困难的事情了。1994年2月,俄罗斯国家杜马宣布大赦“8·19事件”的12位被捕者,戈尔巴乔夫指控的叛国罪名一风吹了,这又使“8·19事件”成了当代世界上最大的一起政治疑案。历史是过滤器,时间在改变着历史事件的特征及其定性,对于突发性的历史事件尤为如此。

对“8·19事件”的评价分歧更大。有人认为它是历史的进步,有人提出它是历史的倒退;有人认为这是一场“新俄罗斯人”战胜“旧俄罗斯人”的战斗,有人指出它是一场“新生资产阶级”战胜“苏维埃人”的斗争。事发一年后,一位作家在《真理报》上写道:“民主派已经把胜利变成失败。”看来人们对这个事件的评价说法不一,但是有一点是人们能达成共识的:“8·19事件”的结束正是苏联大国解体的开始。一个大国解体所诱发出来的大范围的震荡往往是要持续一段时间的,这正像大地震之后余震不止一样。“8·19事件”中各种意见不断发表,许多细节仍在披露之中。因此,我们不想在事件的定性与评价上做文章,作为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的目击者,我们力求在反映该事件真实面目上下些功夫。

历史瞬间犹如一座急剧变化着的核反应堆,各种社会矛盾在这里激烈碰撞,各种政治力量在这里激烈较量。突发事件最能验证各种政治人物及政治力量的实力与真实面目。在“8·19事件”前后几天中(准确地讲应该是从8月18日~8月26日整整一周内),在苏联政治大舞台上出现了三个中心,三种政治力量:克里姆林宫(八人帮据点)、克里米亚福罗斯总统别墅(戈尔巴乔夫住地),俄罗斯议会大厦(又称白宫,叶利钦住地)。经过几天的较量,八人帮(实际上有12人)被捕了,戈尔巴乔夫被架空了,叶利钦成了捍卫民主与法制的民族英雄。历史的瞬间最容易打破平衡,使各种政治力量的对比迅速发生巨变。叶利钦靠什么取得了这场斗争的胜利?这场胜利又为什么来得这么容易?本文想围绕这个主题做些介绍和分析。

最主要的因素是叶利钦的对手太软弱。事件的泡制者们目标不明确,手段不合法,斗争不得力,从头到尾都给人以受人操纵的感觉。有人说八人帮是“祖国的救星”,有人说他们是“被出卖的受害者”。有人说他们是些“没有犯罪的罪人”。苏共书记伊瓦什科指责这些人是“盲动分子”,戈尔巴乔夫也指责它们“有政治盲动性及缺乏责任感”。在镇压叛乱中立了功的科别茨将军说:“政变是由一些对自己没有信心的人发动的”。事实上这些人在8月19日召开了一次记者招待会,前后共发表了三个通告,8月20日基本上没有大的举动,8月21日已接近尾声。他们是些没有作为的政变者。

说他们企图通过阴谋手段夺权那就太冤枉他们了。因为他们本身就大权在握,几乎所有国家机器的要害部门都由他们掌握着。而且,他们都是在近几年中由总统戈尔巴乔夫亲自挑选的亲密战友,总统多次表示这些人是“可以信赖的”。说他们太软弱也有点让人费解,因为他们确实手握生杀大权,用索布恰克的话讲,8月19日要是逮捕叶利钦,一个排的兵力就够了。在某种程度上说叶利钦是单枪匹马地在对付整个国家机器。再没有比国家机器更强大的政治力量了。八人帮手里掌握着舆论工具与军队。但是他们很快就失去了优势,成为失败者。现在看,“8·19事件”是一场在不适当的时机(联盟条约签订前夕),以不适当的手段(早已被人们所唾弃的政变形式),由一些不适当人选(政治上不成熟,跟不上历史发展步伐)发动的不得人心、不合潮流的运动。

让我们来看看八人帮的政治背景及在事件中的表现。任何重大历史事件都是人的活动,那些关键人物的活动就是了解事件真相的基础。53岁的亚纳耶夫是1990年底由戈尔巴乔夫提名出任副总统的。他毕业于工学院,后又上法学院函授班,获史学副博士学位。其学位论文的题目是《托洛茨基主义与无政府主义》。此后他长期从事共青团的工作,曾出任团中央书记。1990年2月进入苏共中央办公厅工作,出任苏共中央书记。他是“8·19事件”主要发动者。他主持了8月19日清早6时的电视直播,还主持了下午4时50分在苏外交部新闻大厅举行的记者招待会。外电评论他“主持人看来很健康,但鼻子尖上不断冒汗,讲话时手有些发抖”[1]。

弗·帕夫洛夫总理生于1937年9月26日,毕业于莫斯科财经学院。1962年入党,1989年出任苏财政部长。1991年出任政府总理。他认为苏联改革是“政治压制经济”。他上台搞了一件令俄罗斯人难以忘怀的大事:宣布三天内废除50卢布与100卢布面值的钞票,企图用这种笨拙的办法来遏制通货膨胀。外电评论他此举将苏联推向了崩溃的边缘。8月19日下午6时到9时,他主持召开了内阁会议,十几位部长都表示支持紧委会文件,只有两名部长在打瞌睡——“政治瞌睡”。会后帕夫洛夫就住进医院,直至被捕。8月21日晚,第一副总理谢尔巴科夫对记者讲:“帕夫洛夫身体确实欠佳”,并证实总理对事件的准备工作一无所知。8月22日,帕夫洛夫在逮捕证上签字后被送往监狱的路上对人讲:他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2]。1994年2月出狱后他讲:“政府不要我了,我现在可以问心无愧地干自己的事情了”[3]。

国防部长亚佐夫元帅是“8·19事件”的一个主要人物。1923年他出生于鄂姆斯克州。军事院校毕业后就进入军界,从连长一直干到远东军区司令员,国防部副部长,后取代索科洛夫出任国防部长。1990年10月他在三军首长联席会议上对国内局势表示极大的担忧,并提出军队要随时准备开往祖国需要的地方。在对待民主派的态度上他曾讲过:“我从不懂什么叫民主派,什么叫保守派。是不是那些坚持社会主义的立场、主张国家统一的人就是保守派,而那些分裂国家的民族主义者就是民主派”[4]。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8月 1986年 1980年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