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俄罗斯农业改革及其启示

2011年12月22日 02:2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陆南泉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农业总产值除了1997年与1999年两年有所增长外,其余年份均为负增长。叶利钦时期农业状况恶化有多方面的因素。从客观情况来说,在俄罗斯急剧向市场经济转轨时期,整个经济出现了严重的转轨危机,这在客观上势必对农业产生严重影响。从历史上来看,苏联农业经过70多年有发展,由于农业管理体制与自然条件的影响,农业的发展一直处于不稳定状态,是个脆弱的部门。但是,应该看到,叶利钦执政时期农业状况进一步恶化,还与这一时期的农业政策直接有关,这主要表现在:首先,正如我们在前面指出的,力图通过土地私有化与建立农户(农场)经营组织的模式来解决农业的基本政策,并不符合俄罗斯国家的实情,未能取得实效。其次,在经济与财政严重危机的情况,大幅度的减少对农业的投资。1992年俄罗斯对农业的投资在整个国民经济投资总额中占10.8%,而到1998年下降为3.3%。脆弱的农业,不仅技术装备落后,而且其生产效率很低,没有大量的投资很难维持农业一定的增长率。第三,对农业投资大幅度减少,农业企业技术装备状况不断恶化。据俄罗斯官方统计资料,1999年,198公顷耕地才合一台联合收割机,而同时,德国为31.3公顷/台,美国为62.5公顷/台。由于农业部门农用机器设备量急剧减少,使得农机的生产量大量减少[6](P405)。第四,剥夺农民的政策没有发生实质性变化。苏联时期特别是斯大林执政时期,通过高征购、工农业产品剪刀差和税收等政策榨取农民。俄罗斯经济转轨初期,在一次性大范围放开价格时,工农业产品价格都出现了飞涨,但工业与农业产品上涨速度有很大差距。与此同时,在转轨初期,俄罗斯农民还要缴纳各种税收,1993年农民缴纳的税款与其他款项要占农业企业账面利润的47.5%。后来,不得不降低农业的税收,以减轻农民的税负。

普京执政后,随着政局的日趋稳定,整个经济形势的好转,以及农业政策的调整,使俄罗斯农业出现好转。从2000—2006年以来,俄罗斯农业总产值每年都有一定的增长,粮食产量除2000年与2003年下降外,其他5年基本上保持在8000万吨左右这一水平上(7年粮食年均产量为7699万吨)。但农业与整个国民经济相比而言,有其明显的弱点:一是表现为增速低;二是不稳定性。不论从增长速度还是从粮食产量与肉制品产量来看,波动情况时常出现。

从长远来看,俄罗斯发展农业要解决的主要问题有:借鉴国内的经验,在改革过程中,寻觅一条符合俄罗斯国情的农业经营组织形式与发展道路;俄罗斯政府要加强对农业的支撑。所有工业发达国家的农业都处于国家庇护之下,因农业是受自然因素影响最大的一个部门。因此,没有国家的干预,农业的落后状况就难以改变;增加对农业的投入,缩小工农业产品的剪刀差,减轻农民的负担,增加对农业部门农机供应,帮助农业设备更新,以此来加强农业物质技术基础,这些对俄罗斯农业来说,是十分迫切的问题;提高农业劳动者的生活水平,改善农村生活条件,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农业劳动者稳定性与提高其积极性。

四、启示

应该说,不论在苏联还是作为其继承国的俄罗斯,农业问题一直没有解决好,成为影响其整个经济发展和制约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一个重要原因。曾在叶利钦时期任8个月总理的普里马科夫,在他2001年发表的著作中,谈到农民问题和农业政策时,深有感触地写下了以下一段话:“尽管采取的措施(指对农民、农业——笔者注)很多,但它们带有‘消防’性质,未来就不能总是这样下去。应当从整体上考虑俄罗斯农民的命运。他们不仅是忍受了各种苦难的伟大劳动者,也是民族文化、民族传统的保护者。俄罗斯农民蒙受了多少苦难啊!农奴的权利,给成千上万人造成致命打击的‘没收富农的财产和土地’,夺去了数百万人生命的饥饿,数十年的集体农庄的无权地位。蕴藏着巨大的朝气蓬勃力量的农民忍受住了。今后怎么办?”“……90年代实行的经济政策,继续把俄罗斯农民推进深渊。”在俄罗斯转入市场经济后,并没有挡住“掠夺农村的半刑事或公开的刑事‘中间商’”。国家也“没有狠狠打击敲诈勒索分子和其他犯罪分子”。不少地方,“经常有一些人与警察勾结,按‘牌价’抢购农民的产品,然后拿到市场上高价倒卖”[7](P40)。

中国很早就发现了苏联农业方面存在的种种问题。毛泽东曾指出:“苏联的农业政策,历来就有错误,竭泽而渔,脱离群众,以造成现在的困境”[8](P268)。但是,遗憾的是,毛泽东并没有跳出斯大林农业集体化的框框,搞“一大二公”的人民公社,剥夺农民,结果是农民大量饿坏、饿死。“1961年,毛泽东在一次中央工作会议上曾沉痛地说,这几年我们掠夺农民比国民党还厉害!”[9](P153)根据上述情况,以下问题是值得我们思考的:

第一,我国自实行改革开放总方针之后,“三农”问题有了很大的改善。特别是近几年来,对国家对农业支持的力度大大加强了,如实行农业税减免,对种粮农民实行直接补贴,对主产区重点粮食品种实行最低收购价格等政策。对农村教育事业的发展也给予了大力支持。无疑,这些政策大大调动了农民的积极性,促进了农业发展。今后我们必须进一步落实对农业“多予、少取、放活”的方针。我们要清醒认识到,中国农村人口近8亿,即使工业化与城市化进展顺利,2020年农村人口仍有6亿左右,“三农”问题仍是个大问题。再说,全国农村有近2000万人仍未解决温饱问题,近6000万人处于低水平、不稳定的温饱状态。不解决“三农问题”,就会影响工业化与城市化的进程,也将成为制约整个国民经济进一步发展的“瓶颈”。所以,在今后的工业化与城市化进程中,一刻也不能放松解决“三农”问题,思想上认识到只有农业有了大的发展,工业化与城市化才能更快的发展。在这个问题上,列宁有很多深刻的分析,他在俄共(布)十一大的报告中说:“同农民群众,同普通劳动农民汇合起来,开始一道前进,虽然比我们所期望的慢得多,慢得不知多少,但全体群众却真正会同我们一道前进。到了一定的时候,前进的步子会加快到我们现在梦想不到的速度。”[10](P77)

第二,目前中国的农业还是个弱势的产业,农业增收缺乏重要的支撑,又面临国内外的激烈竞争。因此,在我国工业化中期阶段,农业不能再为工业化提供积累,而是国家应该给予大量补贴的部门,让农业从工业化与城市化取得的进展中分享到好处,绝不可以牺牲农民的利益来推进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并且要采取一些有力的政策推动农业现代化,特别是要使乡镇工业得到进一步发展与提高,这既可以使它与整个工业化融合为一体,并且还可以推进农村城市化进程。

第三,吸取苏联的教训,在中国今后的工业化进程中,绝不能不顾生产力发展的实际水平,在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用行政的手段去改变农业生产关系。农业的生产组织形式与经营方式要由广大农民创造。

第四,目前中国工业化已进入中期,在今后的工业化进程中,更应保持农轻重的平衡协调发展。农业搞不好,轻工业和食品工业亦上不去,市场供应就会十分紧张。特别要指出的是,我国农村市场的需求有很大的潜力,而这个潜力只有在农业有了大的发展、农民购买力大大提高的情况下才能得以发挥。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1970年 1950年 文献标识码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