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历史频道专访苏联问题专家戴隆斌研究员

2011年12月21日 16:15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戴隆斌 杨超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8·19政变发动者是不愿失去特权的人

凤凰网历史:戈尔巴乔夫实行改革,但也未能取消特权制度,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发起8·19政变的官员的动机与特权有多大的联系?

戴隆斌:面对特权跟每个人都是一样,能上不能下,拿到以后不想失去,苏联特权阶层的特权很多,各种职务有不同的待遇,比如高级职务有别墅汽车,有什休假券有旅游券,医疗补助,在特供商店买东西很便宜,特供商店里都是很高级的东西。特权阶层拿到这样的特权肯定不想放弃,赫鲁晓夫时期曾经改革改过,想把特权取消一部分,结果遭到一致反对,这也是赫鲁晓夫下台的重要原因,靠特权的人对他的改革不满。到了勃列日涅夫时期,又把赫鲁晓夫取消的那些特权全部改回来了,并且还提高了享受特权的范围和标准。

8·19这批人实际上也是享受特的领导人。特权阶层基本上分为两大类,一类是瓦解执政根基的人把掌握的执政资源变为私有的人,在戈尔巴乔夫时期有很大一批,这些人到叶利钦时期有的摇身一变成了新体制的官员,有一部分人变为企业的总经理、董事长。当过总理的切尔诺梅金,这也都是天然气公司的总经理。这些人在后期改革中,他们尽可能把国有资产评估变低,尽可能把别人都排挤出去,变成自己的公司。

还有一类是不愿意失去苏联时期特权的人,8·19这帮人恰恰是对戈尔巴乔夫改革不满的保守势力,他们表面上的动机是为了稳住苏联、不让苏联解体,为了坚持马列主义,不搞多元化,实际上他们就是既得利益阶层。

俄罗斯共产党成立对戈尔巴乔夫有什么不满,刚才我讲的就是这些不满的人。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也是因为俄罗斯联邦没有共产党,所以在大家成立各个党派的时候,俄罗斯有一批人成立了共产党,共产党没有搞多久就被取消了。比如8·19以后,苏共俄共就宣布自动取消。

不同政见者麦德维杰夫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

凤凰网历史:在叶利钦宣布苏共为非法后,苏共党员包括高层大多束手无策,反倒是麦德维杰夫这样的苏共反对者站出来反对叶利钦的政策,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为何苏共党员不出来维护自己的党?

戴隆斌:苏共被宣布为非法后,像罗伊·麦德维杰夫这样的人起来反对,这怎么评价?刚才我已经说了,因为苏共高层知道属于特权阶层,他们不是束手无策,而是静观其变或者说高兴其变,希望变的人实际上占的比例比较多,变了更好。麦德维杰夫这类人在苏联时期被打为另类,是持不同政见者,但实际上他是一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首先他是一个学者,其次他是一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他只是对苏联历史,对斯大林时期的党中央进行了一些研究,官方不认可,官方认为他是另类,不能评价斯大林。他实际上只是认为斯大林模式,很多地方是错误的,斯大林大30年代的大镇压是错误的。所以他肯定不反苏共,他坚决拥护共产党,他只是不拥护斯大林时期的共产党,他拥护列宁时期的共产党,所以一旦宣布共产党为非法,他心里面肯定接受不了。俄共成立以后刚开始人数很多,有五十多万,叶利钦时期影响比较大,久加诺夫几次都积极竞选总统,俄共是绝对的第一大党。

俄共政策与现实不符导致影响力下降

凤凰网历史:俄罗斯共产党成立后,发生了多次分裂,导致分裂的原因是什么?1996年俄罗斯总统大选中,久加诺夫以微弱的优势输给叶利钦,失败原因是什么?

戴隆斌:俄共到了1990年代20世纪初,党内矛盾很多,不断发生分裂,首先是到了2003年我记得是,2003年首先是以舍宁为首的激进派退出俄共,成立了新的党。2002年的时候温和派谢列兹尼奥夫退出俄共,建立了新党复兴党。2003年格拉济耶夫为首的29个左派组织又建立了一个新的党,祖国联盟。2004年又有一次大分裂,又有伊万诺夫州州长吉洪诺夫和久加诺夫唱对台戏,久加诺夫召集了一帮人开俄共第十次代表大会,吉洪诺夫也搞了一帮人开第十次代表大会,两边几乎同时在开,都宣布对方为非法,互相指责,后来这个事情由俄罗斯司法部调节,俄罗斯司法部调节调查的结果是吉洪诺夫派人数少一些,代表人数没有达到法定人数,久加诺夫的那批人达到了法定人数,所以裁定吉洪诺夫那帮人没有法律效应。从那以后俄共稍微好一些,因为只剩下久加诺夫这一派。

俄共为什么连续发生分裂?我觉得跟当时国内的形势有关,原来俄共非常有号召力,是国内第一大党,到了20世纪末就逐渐就衰落,地位受到挑战。在叶利钦时期俄共批评叶利钦种种错误,俄罗斯当时生活状况的混乱,从而获得了一些民众的支持。但普京执政以后施行了一些新政,加之普京执政时国际市场能源价格大涨,所以俄罗斯经济恢复很快,民众生活水平提高,政治比较稳定,国力也迅速提高,俄罗斯20世纪初,通过普京的治理,俄罗斯社会面貌比叶利钦时期大为改善,民众对普京的满意度始终维持在70%左右,甚至还要高。面对这种局面,俄共的凝聚力、号召力都下降了,俄共本来是政府的反对派,原来批评叶利钦,现在拿什么批评普京呢?现在要批评普京不好,不批评也不好,于是俄共就产生了分歧,以久加诺夫为首的这批人,认为他们要充当政府的反对派,要批评普京。另外有一批觉得不应该,互相之间就产生矛盾。另外政治斗争里,执政当局也好,其他党派也好,都巴不得俄共解体,所以俄共里互相挑拨,进行分化、瓦解,这也是一个原因。

 
[责任编辑:官君策] 标签:苏联 戴隆斌 解体 苏联解体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