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我们太走运了”:布什与斯考克罗夫特追忆苏联末日

2011年12月20日 02:07
来源:当代世界 作者:姚晓南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然后,叶利钦开始念已经预备好的文稿(看来,给华盛顿打电话是俄罗斯总统的智囊团早已计划好了的)。‘戈尔巴乔夫还不知道这些结果。尊敬的乔治,我讲完了。这件事极其重要。考虑到我们之间业已形成的惯例,我急于给您打电话,连10分钟都等不得了。’我保证,待他把协议发来后马上看,并尽快给予答复。我感觉有些窘迫。‘一旦事态有所发展,我们将会同您及其他人齐心协力奋斗,’我说,‘当然,我们希望,这一进程会是和平的。’我绕过了美国支持叶利钦倡议的问题,接着说道,‘我们理解,这个问题应该由参与者自己来决定,而不是由美国或其他别国来决定。’叶利钦同意我的话,他相信所有共和国将很快加人这个条约。”

斯考克罗夫特写道:

“在12月8日达成建立独联体协议之后,叶利钦全力以赴致力于苏联解体进程的收尾工作。事实上正是他开始的这一进程——从与戈尔巴乔夫一道参加政变失败后召开的苏联最高苏维埃会议时就开始了。这些攻势的目标与其说是苏联,倒不如说是戈尔巴乔夫。某些人怀疑,这是不是叶利钦早就定好的任务,亦或是他在政变后根据新局势——戈尔巴乔夫地位被削弱、自己地位得以加强——利用了意外的机会?

叶利钦一步步把控制苏联的权力从戈尔巴乔夫手中夺走,然后把多数权力转交给俄罗斯。最后戈尔巴乔夫能够控制的只比沙波什尼科夫将军多一点——沙作为苏联军队的司令,其武装力量很块被各个共和国瓜分了。可能,戈尔巴乔夫时代真的结束了,但他不应遭受这祥耻辱的结局。”

不仅苏联公民而且美国总统都没有马上理解别洛韦日协议的实质,甚至就如下面所记的那样,连当年的苏联总统都没能马上理解。

布什在日记中写通:“现在找们听到了戈尔巴乔夫讲,叶利钦和其他人的所有行动都是非法的。‘找们需要举行全民公决,我们应该倾听人民的意见’他说。我在星期一之前也曾为有可能发生军事政变而班到生卧不安。军队在哪里?没人能回答。会出什么事?能不能失控?戈尔巴乔失会辞职吗?他会不会尝试重新夺回欢权?叶利钦是否已经把这一切都深思热虑过了?这些情况实在是异常复杂。

我在下午打电话给戈尔巴乔夫。告诉他,找们并没有试图影响事态的发展。‘我每当考虑到您的时候,既是当权者,又是您的好朋友’。我说道,‘我不知道,您能否帮我们看清楚目前混乱的时局?’戈尔巴乔夫显然很尴尬:‘明斯克声明发表得很紧急,其中有许多不明确的条款。苏联原本是统一的国家,理在它有可能解体。’他寄希望于其他加盟共和国会参加联盟条约,可能,是为了抵制俄罗斯和乌克兰解散苏联的企图。许多法律问题没有明确,包括,胜负责苏联的对外政策和安全以及其债务,苏联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地位将如何处理?”12月21日,布什回忆道,“除波罗的海三国和格鲁吉亚以外的所有加盟共和国在阿拉木图签定了参加独立国家联合体的宣言。苏联彻底消亡。”

布什对戈尔巴乔夫在圣诞节给他和夫人芭芭拉打到戴维营的电话印象最深刻。他回忆了当时的所有细节。打这个电话的背景是:苏联总统的桌上放着宣布他本人辞职的总筑令,苏联不应发生任何破坏性的剧变,戈尔巴乔夫不失尊严地移交权力和“核按纽”,于是布什(和美国)将会过一个平静的圣诞之夜。

“‘……您的圣诞夜会平静度过,这一次又得感谢俄罗斯。请允许我说,我们应该尽力支持俄罗所。我将为支持俄罗斯尽一切努力。但我们的伙伴也应谈同样做,应该在帮助和支持俄罗斯方面发挥自己的作用。’”

这是戈尔巴乔夫那次交谈的最后几句活。布什如此评价:

“这是一个好明友的声音,历史将在极大程度上给予他应有的回报。这次通话意义重大,这里晌起了历史的声音,通活时我感觉自己就是历史进程的一郁分,这是非常重大的事件,某种原则性的转折点。天啊,我们生活在美国是多么幸运!”

斯考克罗夫特写通:

“就这样,一切都完结了。确确实实,所发生的事情是我从来没有预想过的,我没有想过这个奇迹会在我的有生之年出现。其突发性使我目瞪口呆。倒不是因为我没有亲身经历事件的全部过程。我已经习演了,似乎忘记了去注意总处于防御状态的戈尔巴乔夫,但在那次不成功的政变之后迅速解体的迹象已场很明显了。不,事件本身已经明明白白地标示出发展趋势;人简直不可能马上息识到,这种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大事真的能够发生。

我对克里姆林宫上降下了苏联国旗的第一个反应是,为找们在达到这一目的中所起的作用而骄傲。我们曾为了使苏联沿着这个方向前进而努力地工作。而且要劝免莫斯科出现爆炸,更要避免发生全球性的大火,而历史上如此伟大的帝国做垂死挣扎时还从未有过这样出人意料的平静。我们为寻求走出这场戏的出路作出了自己的贡献,但终场的关键人物可能还应该是戈尔巴乔夫本人。

戈尔巴乔夫尽管曾光芒四射,却有一个致命的缺点。他不能下定果断的决心然后付诸行动。他拖延时何和看风使舵的才能出众。每母在最高苏维埃会议上遭到攻击时,他都出色而有力地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可是在应该制订并实施强硬的经济改革纲领时,他却像哈姆雷特一详,没能完成自己的任务。虽然我把这叫做他的映点,但从我们的角度来看,这却是天赐良机。假使戈尔巴乔夫具有专制的斯大林式的政治意志和他的前任们的决心,现在苏联还不能解休呢。那可能是一个振兴和强大的苏联,起码会有能力威胁西方的稳定和安全。”

布什写道:“我非常有幸在冷战的最后日子里担任总统。我们所参与的变革是美国和其他国家许多人多年努力的最高潮。我们的行动归功于里根及其政府的精心计划和成功,而他们也是完成其前任的工作。从军界人士到历任总统改策的计划和实施者,所有的人都为冷战以和平方式结束而献策献力。在苏联返回到世界大家庭过程中,戈尔巴乔夫和谢瓦尔德纳泽及其周围的勇敢的改革家们所起的特殊作用拥有原则性的意义。没有他们冷战还会持续下去,至今还摆脱不掉核战争的危险。”

《当代世界》2000年第4期

 
[责任编辑:官君策] 标签:戈尔巴乔夫 布什 叶利钦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