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民族主义是针对大俄罗斯民族主义的一种防卫形式

2011年12月20日 00:21
来源: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 作者:彭萍萍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另外,从全球来看,民族主义的崛起有着极为特殊的历史背景、即席卷全球的国家危机。而苏联国内民族分离主义的高涨还源于各民族对苏联国家的合法性问题的反思。国家的合法性有多种来源,其中民族认同是最基本的。作为意识形态的一种,民族主义具有极强的倾向性、情绪性,常常表现为热爱祖国、维护民族利益,捍卫民族生存。这一切就是通过国家和国家权力的合法性来实现的。一旦各民族发现国家已经不能代表它们的意愿,不能维护它们的利益,就会产生对国家合法性的怀疑,从而使国家的存在产生危机。苏联解体之前就面临这样的困境,它已经不能维护各民族的利益了。而民族主义一旦和国家行为结合起来,就非常具有实用主义的特点。它能够组织现代性的政治运动以及各种以政治权力为诉求的社会运动。有学者分析,多民族国家之所以容易出现政治合法性的危机,是因为各个民族经常把对本民族的认同放在首位,而对超越民族界限的集体认同不感兴趣。政治认同是建立在民族这个集体还是民族共同体这个集体上,所产生的效果是不同的。法国社会哲学家雷蒙德·阿伦曾经提出过两个国际体系的模式,即同质体系(homogeneoussystem)和不同质体系(heterogeneoussystem),并指出在同质体系中,各国属于同一类型,即使内部存在冲突,也不会涉及到分裂的问题;但在不同质体系中则相反,因为是根据不同的原则组织起来的,所以非常容易分裂。对多民族国家的政治稳定来说,民族问题遵循了同样的道理。苏联人民的童话只是苏联统治集团的一厢情愿,并没能成为各族的共同要求,相反,现实生活中各个民族之间存在的语言、宗教以及其他因素成为催生民族主义的渊薮。

而且,各种外来势力对各少数民族的拉拢、争夺也成为其中的重要外力。因为人们的民族自我意识,即从属于某一个民族的意识,具有很强的生命力和稳定性,即使民族的共同地域、共同经济生活,甚至民族共同语言等特征都已发生了变化,但民族自我意识仍然会存在,并成为维系民族的重要因素。比如前苏联中亚穆斯林国家民族主义观念的上升就是如此。它们的主体民族都是突厥语族,虽然在苏联这么多年的统治下,不可避免地受到俄罗斯民族的影响,但鉴于在血缘、地缘、宗教、文化和习俗上的密切联系,其民族认同感就益发强烈。哈萨克斯坦的民族主义组织——阿拉什就持有明显的泛突厥主义观念,宣称其宗旨是建立“伟大的突厥斯坦”。这样就给了土耳其以可乘之机,认为这是泛突厥主义在中西亚东山再起的大好时机。

有人把20世纪世界第三次民族主义浪潮比作一次大地震,那么震荡最强烈的地区便是以苏联为首的中东欧社会主义大家庭,而震源则是这个大家庭的家长——苏联。1986年12月,哈萨克共和国首都阿拉木图爆发民族骚乱,许多群众和学生走上街头,反对苏共中央解除哈族领导人职务。塔斯社报道说,这些学生是“在民族主义分子的挑唆下上街的”。这一事件敲响了苏联民族问题的警钟。随后,一些地区陆续爆发了一些有关民族问题的冲突和示威游行。1988年一些民族主义性质的地方组织也陆续出现,如爱沙尼亚人民阵线、立陶宛争取改革运动、拉脱维亚人民阵线、拉脱维亚民族阵线等。首先要脱离苏联独立的是波罗的海三个加盟共和国,它吹响了苏联走向解体的号角。给苏联造成致命打击的应当说是乌克兰加盟共和国宜布不参加主权国家联盟而谋求彻底独立。给苏联最后下达死刑判决的则是俄、白、乌三国领导人作出关于组建独立国家联合体的决定。随即,苏联解体,代之而起的是有11个原苏联加盟共和国参加的独联体。

三、苏联解体带给我们的启示

苏联解体在提醒人们要充分重视民族问题的复杂性的同时,也给我们一些重要启示。首先,它表明民族的平等、团结和共同繁荣是关系到国家命运的一个重大问题。民族问题解决的好坏是关系着国计民生的重大问题。其次,对苏联解体原因的分析可以使我们看到当今的世界并不像西方所鼓吹的那样太平。某些西方国家从来都没有放弃颠覆社会主义的野心,它们会利用一切手段、抓住任何机会,当然包括借民族主义之手,来实现这一目的。国内民族问题解决不好就会给它们以可乘之机。所以,一方面我们要对境外的叛国活动和反华势力进行反击,另一方面要对国内存在的民族主义情绪进行正确引导,把它纳入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框架之内。同时对少数民族地区进行政策倾斜,加强财政支持,帮助少数民族地区引进人才、技术和资金。目前我国开展的西部大开发的目的就是促进西部地区的经济建设,提高西部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同时,还应该努力做到逐步消除我国各民族间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等事实上的不平等,承认民族差别,照顾民族特点,正确对待和处理民族矛盾。马克思主义赞成通过各民族的团结、合作和互助,努力消除各民族间事实上的不平等,以达到共同繁荣,为民族融合和民族消亡创造条件。在社会主义条件下,民族冲突的实质已不是私有制基础上的阶级对立,而是基于民族间差别和事实上不平等引起的民族利益矛盾。一般来说,这种民族冲突往往采取非对抗的形式。表现在现实民族关系中的民族生产和生活方式的冲突和文化观念的抵触,特别是各民族独特的语言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都是最为敏感的因素。对这些问题处理不当,很容易造成民族关系上的矛盾和摩擦。而“我们社会主义的民族政策,就是要使所有的民族得到发展,得到繁荣。所以,我们国家的民族政策,是繁荣各民族的政策。”(注:周恩来《周恩来统一战线文选》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381页。)如果社会主义国家政府在民族政策上存在严重失误,对民族问题长期处理不当,加之外部敌对势力有目的地、有计划地挑动、怂恿,就会导致民族矛盾激化,非对抗性的民族冲突就很容易转变为对抗性的民族冲突,造成民族危机渐趋恶化,最终触发政局动荡,国家分裂。

综上所述,不管苏联解体的根本原因是什么,都不可否认民族主义在其中的重要催化剂作用。目前世界上的大多数国家是多民族的国家,所以正确对待民族问题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对于我国这样一个统一的多民族的社会主义国家来说,则显得尤为重要。我们应该从原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解体的事实中吸取教训,做好我国的民族工作,防患于未然。

 
[责任编辑:官君策] 标签:大俄罗斯主义 1986年 民族消亡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