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十月革命后大量沙俄旧官僚被留用 成为苏俄工作人员

2011年12月15日 22:04
来源:西安交通大学学报 作者:田猛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由于国内战争时期,大批优秀的党政干部被派往前线,新生的苏维埃政权缺乏大批管理人才,所以在驱逐了与苏维埃政权为敌的旧的高级官僚之后,不得不留用了几十万沙皇时代的官员、职员。他们必然把已经养成的官僚主义的一些陋习带入新的国家机关。列宁认为,这些人物进入苏维埃机关以后,一边实行官僚主义,一边却装成共产主义者,并且为了更好地往上爬而设法取得党证。当时的情况正如列宁形容的那样,“把他们赶出了大门,他们又从窗户里钻出来”。这是官僚主义在苏维埃制度内部复活的重要原因。

本文摘自:《西安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1年03期,作者:田猛(作者单位:陕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原题:《列宁对官僚主义的透视和剖析》

十月革命前后,列宁依据俄国的政治现实,设计出了苏维埃体制的第一个实践模式。按照列宁的设想,苏维埃制度是在打碎旧的军事官僚机器的基础上重新建立起来的最新型的国家制度,是最高类型的民主政权,应该与历史上存在的一切国家有着本质的不同。不过,苏维埃体制在随后的发展中却没能按照预设的轨道运转,而是出现了游离和滑轨,不可避免地带有旧事物的痕迹和历史运动的惯性。按照列宁的设想,苏维埃制度是官僚制的对立物,是防止政权官僚化和官僚主义的民主形式。但实践结果表明,苏维埃体制逐渐失去了对权力的控制,而且,在苏维埃国家机关和布尔什维克党内,官僚主义逐渐地产生并蔓延开来。列宁对于官僚主义是深恶痛绝的,他在自己有限的国家领导人生涯中给我们留下了同官僚主义作不懈斗争的宝贵经验。学术界对列宁有关苏维埃政权官僚主义危害的认识、产生的原因的分析、克服官僚主义的措施等已有一定程度研究,例如宋洪训先生的论文《列宁反对官僚主义的理论思想》(《俄罗斯东亚研究》1983年第2期)、万春生先生的论文《列宁反对官僚主义的理论与实践》(《俄罗斯东亚研究》1988年第3期)论述了十月革命之后由于历史的、经济的、社会的种种原因,官僚主义逐渐成为新生苏维埃国家政权的一大祸害。龚廷泰先生的论文《官僚主义的体制原因及其消解手段——重温列宁反对官僚主义的理论与实践》(《江苏社会科学》1998年第5期)从政治制度的层面,探讨了列宁所揭示的官僚主义产生的体制原因。本文在重点研究分析苏维埃官僚主义产生根源的基础上,比较全面地总结了列宁反对官僚主义的思想和实践。汲取这些经验和思想,对当代中国全方位体制改革,是有其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的。

一、官僚主义及其危害

在设官而治的任何社会中,官僚主义的存在具有普遍性。对于什么是官僚与官僚主义,列宁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他认为“官僚是专干行政事务并在人民面前处于特权地位的一个特殊阶层。……与俄国的落后性及其专制制度相适应的,是人民在官僚面前完全无权,特权官僚完全不受监督。”[1]290“官僚主义”一词可以在俄语译成‘地位观念’。官僚主义就是使事业的利益服从向上爬的需要,就是一味追求地位而忽视工作。”[2]363十月革命打碎了沙俄资产阶级的官僚机器,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工农国家。新生的苏维埃政权在“赤卫队进攻资本”时期发挥了巨大作用。当时确实很少沾染官僚主义习气,办事雷厉风行,生气勃勃,群众的创造性和主动精神得到了高度发扬。

十月革命后,列宁认为在党和苏维埃国家中的官僚主义问题还不突出,当时“自上而下地摧毁旧官僚机构才过了半年,我们还没有感觉到这个祸害”[3]525。可是在此后不久,官僚主义祸害已逐渐暴露。1918年4月,列宁在《苏维埃政权的当前任务》小册子中,已明确指出:“现在有一种使苏维埃成员变为‘议会议员’,或变为官僚的小资产阶级趋势。”[4]5251919年3月俄共八大通过的新党章又提出:“官僚主义在苏维埃制度内部部分地复活起来”。而到1920年冬至1921年春这段时间里,伴随着有关工会问题和改行新经济政策问题上争论的展开,官僚主义的各种表现,诸如抽象空谈、脱离实际,办事迟缓、无人负责,滥发文件、乱写指示,滥用职权、玩忽职守,机构臃肿、人浮于事等在苏维埃机关中泛滥起来,而且蔓延到各个领域、各个部门,并渗透到党的机关里来。“我们把这个祸害看得更清楚,更明确,更严重了。”[3]526列宁尖锐地指出,苏维埃国家是一个“带有官僚主义的毛病的工人国家”[5]408。官僚主义对苏维埃国家机关和布尔什维克党产生的严重危害,是一个种新的“脓疮”。

这种危害首先表现在妨碍了广大人民群众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积极性的发挥。苏维埃国家是人类历史上新型的国家,国家政权是由工人、士兵和农民的代表组成的,他们是国家的主人,只有把他们的积极性和创造性调动起来,才能保证社会主义事业的胜利,“群众生气勃勃的创造力正是新的社会生活的基本因素。”[5]52官僚主义却妨碍以至压抑人民群众积极性的发挥。列宁晚年看到官僚主义的危险,抱怨重大的事情依然只有“通过那个人数十分少的,可以称之为老的党卫军的阶层的权威来决定”[6]19。1920年2月,全俄执行委员会常务会议通过一个关于实现国家电气化的决议,苏维埃国家机关中的一些领导者,却用官僚主义态度来对待它,列宁质问:随随便便地纠正数百个优秀专家的工作,用一些庸俗的笑话来回避问题,以自己有权“不予批准”自傲———难道这不是可耻的行为吗?

其次,这种危害还在严重地侵蚀着党的肌体,危害着国家政权的性质。1922年布尔什维克党的十一大承认,“在党组织的周围就经常出现为党组织服务的庞大的机构,这种机构逐渐扩大,连它本身也蒙上了一层官僚主义的灰尘,而且占用了过多的人力”[7]175。列宁当时清醒地看到,官僚主义不仅在苏维埃机关里存在,不仅在地方上有,而且在首都莫斯科、在党中央里也有。1922年,列宁在《论苏维埃共和国的国内外形势》的重要演说中指出:“我们内部最可恶的敌人就是官僚主义者,这些人都是身居苏维埃要职(也有不担任要职的)、由于为人诚恳而受到大家尊敬的共产党员,他们没有学会同拖拉现象作斗争,不善于同这种现象作斗争,反而加以掩盖。”[8]14“共产党员成了官僚主义者。如果说有什么东西会把我们毁掉的话,那就是这个。”[9]552“如果不进行有步骤的和顽强的斗争来改善机构,那我们一定会在社会主义的基础还没有建成以前灭亡。”[10]376

 
[责任编辑:官君策] 标签:官僚主义 列宁全集 1918年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