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国家供奶 看病不要钱

2011年12月15日 21:03
来源:南风窗 作者:闻一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孩子醒了,眼睛眯缝着,似笑非笑,哼哼唧唧起来,要吃奶了。孩子的妈告诉我:“孩子吃的奶是由国家免费提供的。”我感到了一丝好奇,就问:“新生婴儿都由国家供应吗?”她说:“是的,牛奶和营养品,当然有钱人家是不需要的!每个产妇都有自己的医生,医生会给你开具免费供应的证明。”我又问:“那医生给开多长时间的免费证明呢?”她说:“这由医生说了算。”我竟说了句:“那产妇和医生得搞好关系。”她没有回答我。这样的事在前几年是没有听说过的,我想这一方面是俄罗斯政府大力鼓励生育所采取的必要措施,另一方面表明俄罗斯的国力有了这种可能性。这种进步对于俄罗斯的年轻母亲来说是件非同小可的喜事。

本文摘自《南风窗》杂志2010年第23期,作者:闻一(作者为社科院世界史研究所研究员),原题为:《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俄罗斯》

今年盛夏,当我正准备去俄罗斯的时候,森林大火却让这个国家在瞬间变得森严和可怕起来,电视屏幕上所反复出现的那种烟气弥漫、尘雾笼罩、行人带着口罩急促而行的景象是警告,还是预示:还该不该有这趟俄罗斯之行?

最终,我去了,从夏火到秋雨,我走遍了俄罗斯中部的十几个城市,轻车无从,没有任何事先的安排,没有任何官方的活动。我见的谈的,都是平头老百姓,敲门而入,入座吃饭喝茶细述家长里短。我虽不能说,我见到了俄罗斯的全部事情,但我毕竟见到了最无粉饰、最无人为、最无宣传意识的俄罗斯,我接触到了最纯朴、最真挚、最有善意的俄罗斯人,当然我也见到了它的消极的人和事。

警察:俄罗斯的一个特殊符号

在我过去面对的事实里,有一点我时刻不忘,那就是一踏上俄罗斯的土地,我的神经就多少都要紧张起来。尽管我对这个国家不能说不熟悉,不能说没有足够的感性认识,不能说我没有访问前的事先心理准备。我所以紧张,大概是因为俄罗斯人紧张,俄罗斯的执法人员紧张,俄罗斯的气氛紧张。在多次的探访中,俄罗斯人总是行色匆匆,面有愠色,芝麻绿豆大的事,办而不结,拖为上;鸡毛蒜皮的纠纷,一触即发,瞬间变脸;街头到处是身着黑色制服、肩上挎着最新式的短柄卡拉什尼科夫冲锋枪的特别小分队的士兵,还有那些目光总是在寻觅的穿着褪了色的灰色制服的警察;整个气氛是不宽容的,缺少善意的,有着一种可以明显觉察得到的疑虑、犹豫、待时而动的观望。这样的一个俄罗斯显然处于动荡之中。

俄罗斯的警察和特别小分队的士兵最喜欢在街头、广场和集市上查验东方人的护照和签证。为查验护照和签证的事,他们和中国人发生了多少不愉快的事,甚至丑恶的事,已经众所周知。所以,我过去一出旅馆的门,首先要检查的是有没有随身带护照。尤其是,你住旅馆,把护照给工作人员办理手续,这护照要第二天,甚至第三天才退还给你。在这一天、两天里,你就成了“无证之人”,你就没法上街,即使上街你的俄语也得有足以向警察和士兵解释的程度:你为什么没有护照。碰上了解事理的警察和士兵,没有什么事,你走你的,他们再去检查他们的。若是碰上不明事理的人,可就有麻烦了:少则罚款,多则要跟他们“走一趟”。这次,我依然这么警觉,出门前什么也不查,就看护照在不在口袋里。令我惊讶的是,在几十天的时间里,我没有碰到在街上查护照的事,也没有看到他人被查护照的事。

这次,我一走进莫斯科的大街人流之中,突然感觉到舒适多了。因为我见不到了那些个士兵,警察也不在街上瞎溜达,而是在他们应该在的指挥繁忙得时刻被堵塞的交通上了。即使在过去士兵和警察最集中的“ВНДХ”展馆地区,我也没有碰见见了你的面就要查护照的人了。圣彼得堡、大诺夫戈罗德亦是如此,更不用说那些中小城镇了。我也确实见到了大街小巷都站满了警察的情景,那是9月1日,是中小学开学的日子,数量不知多了几倍的警力是来预防可能出现的突发事件的,因为俄罗斯有着“别斯兰事件”、莫斯科“剧院人质事件”和地铁数次被炸的惨痛教训。鲜花和孩子们的天真表现和身着簇新制服、神色庄重的警察组成了俄罗斯9月的亮丽色彩。偏偏在这一天,我步行去“萨留特”饭店,一时辨不清继续行进的路。正好街口站了男女5名警察,我走过去问路,5个人几乎同声回答:“往前走,往前!”一个高个子警察说得十分详细:“往前,沿着这个方向,一直,一直,一直走下去,不用拐弯,就到了!”当我向他们道谢离去时,又一个警察在我身后说:“不要拐弯啦,见到一座灰色高楼就是!”

当然,我也有一次碰到了警察找麻烦的事。那是我们驱车去别列斯拉夫里的路上,我们碰到了公路上的检查岗哨。还在远处,司机就提醒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我,把安全带系上。但一到岗哨,就被拦下来。一个警察把车子拦下了:“你们违反交通规则了,后座的人为什么不系安全带?”司机和主人被请进了岗哨的办公间里,同时拿去了我的护照。

没有几分钟,他们回来了,说:“罚款了!谁想到后座的安全带!警察让我们看了规则,确有这一条,罚款2000卢布。”我们有些犹豫,警察就把我拉在一旁悄声说,“也可以私了,500卢布!”结果当然是私了。这样一种罚款,从警察方面来说,也是事出有据。从事出无据的罚款到事出有据的罚款,这对俄罗斯警察不能不说是一种进步!

但总之,一般说来,俄罗斯警察变和善了,变宽容了,显现出了他们的自信。当然,问题还不仅仅在警察和士兵,在普通俄罗斯人以言语和行动织成的气氛里,也多了宽容,多了和善,多了笑脸。这意味着什么呢?至少意味着俄罗斯人对自己、对自己的未来、对国家有信心了。人们常用GDP的增长和军事力量的提升来评价一个国家的实力和地位,这固然有相当的道理,但是却不是绝对的。在这些评述中,疏忽掉了一个最重要的指标,那就是人心的状态。

在经济危机之后,俄罗斯的GDP增长得并不如预期,但人心却平和,人心却宽容,人心却稳定。已经不像前几年那样,抱怨政府,抱怨国家领导人,抱怨国家的一落千丈的地位,人们已经在更大的程度上相信这个政府和领导人,相信俄罗斯人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这大概可以说是最近几年来俄罗斯日趋稳定的一个极为重要的因素。国家的稳定,国力的强盛,民心为上;民心的向背,即使经济和军事实力一时取得令人炫目的增长和强化,也毕竟潜藏着令人焦虑的问题。

 
[责任编辑:官君策] 标签:俄罗斯铁路 国家工作人员 苏联解体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