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民主集中制的破坏与苏共的瓦解

2012年10月24日 14:08
来源:当代世界社会主义问题 作者:徐天新

二、个人决定代替集体领导。为了保证民主集中制的实施,党设立了全国代表大会、中央委员会和政治局等机构。党章规定,全国代表大会是党的最高权力机关,中央委员会在两次代表大会之间负责领导党的全部工作,政治局负责政治工作。斯大林对这些集体领导机关极不尊重。他不仅安排指定其组成人员,控制这些机关,而且经常把它们抛到一旁置之不理。在1934年十七大修改党章之前,规定全国代表大会每年召开一次。斯大林任总书记之后,除十三大(1924年)和十四大(1925年)按期召开外,十五大(1927年)、十六大(1930年)和十七大(1934年)都是逾期举行的。十七大通过的党章规定每三年召开一次代表大会,但十八大却拖到五年之后的1939年才举行,十九大更拖到13年之后的1952年,虽说中间经过了世界大战,但战争结束后又过了七年才召开。全国代表大会没有正当理由,至少没有向全党说明理由就被随意拖延了。中央全会按八大规定至少每月召开两次,十四大改为四个月召开一次,但从1934到1953年的20年里,总共只召开过23次全会,其中多数是在二战前召开的。从1947年二月全会之后到斯大林逝世,中央没召开过一次全会来讨论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

中央政治局会议召开得也越来越少。二战后,斯大林把一些政治局委员排斥在领导之外,以致伏罗希洛夫、安德列也夫等人在参加政治局会议之前还要请示斯大林是否允许他们参加。就这样,斯大林更多的时候是邀请自己的亲信——马林科夫、贝利亚、赫鲁晓夫和布尔加宁到他的“近郊别墅”,在餐桌上商议决定问题。集体领导制不复存在。斯大林对待全国代表大会、中央委员会和政治局的这种态度,表明他已把自己凌驾于这些机关之上。他无视党章规定,独自对重大问题做出决定,如1929年12月,未经中央和政治局讨论就在土地问题专家代表会议上宣布,“从限制富农剥削倾向的政策过渡到消灭富农阶级的政策”。1932年12月,不经中央讨论就以政治局的名义做出了在1933年进行清党的决定。如果说斯大林有时还召开代表大会、中央委员会和政治局会议,那也不过是为了征询意见和了解情况,更多的是为了贯彻自己的意图。在斯大林掌权的后期,全国代表大会、中央委员会和政治局作为最高权力机关和领导机关已名存实亡,权力日益集中在各级组织的第一把手里,最终集中在斯大林一人手里。

三、用国家安全机关监控全党和镇压持不同意见的党员。党内有不同意见,这本是正常现象,是党内民主的表现。但斯大林从三十年代起就不容有不同意见,更不容有反对意见。他把国家政治保卫总局置于自己一人之下、党组织之上,用它监控全体党员包括高层领导人,以确保自己意志的贯彻。对持不同意见的党员,不分对错,统统进行清洗镇压。党内民主生活被严重窒息,个人集权制在国家政治保卫总局的维护下确立起来。总之,斯大林完全背弃了民主集中制,建立了与民主集中制相悖的个人集权制。在这一体制下,斯大林处于权力的顶端。政治局、中央委员会、全国代表大会的权力则依次递减。党员的民主权利都被剥夺。斯大林是发号施令、裁决一切的领袖。多数要服从少数、全党要服从个人。谁要怀疑反对这一体制就会受到国家政治保卫总局的惩治。斯大林的个人集权制给党和社会主义事业造成了致命的危害。它制造了三十年代骇人听闻的大清洗、大镇压,严重败坏了党和国家的声誉,损伤了党组织的元气。赫鲁晓夫上台执政后,开始批判对斯大林的个人崇拜,为数百万无辜受害者平反昭雪。他定期召开全国代表大会和中央委员会,废除干部终身制,宣称要恢复集体领导制。但实际上他仍然经常破坏民主集中制,独断专行,把批评自己的领导人打成“反党集团”。勃列日涅夫不再提什么反党集团,也在一定程度上容忍党内有不同意见,但个人专权仍是他的基本原则。总之,赫鲁晓夫和勃列日涅夫确实对斯大林个人集权制的错误做了某些纠正,但从总体讲只是修补与改良,并没有建立起真正的民主集中制。

戈尔巴乔夫提出了民主化的问题,这击中了斯大林个人集权制的要害,为重建民主集中制开辟了道路。但戈尔巴乔夫对发扬党内民主的复杂性和艰巨性认识不足,他只注意要大家解放思想,发表各种新颖意见,却不重视指导。由于俄国缺乏民主传统,又长期处在个人集权制下,党员的民主意识和政治素质不高,不大会使用民主权利。对发表个人意见和遵守党纲党章、坚持个人主张和服从党的决议、交换意见和禁止派别活动、维护个人意见和尊重他人不同看法之间的关系不清楚。既出现过极端民主和无政府主义的现象,也发生过对不同意见的围剿。这两种对立的倾向往往同时存在于党员一人身上,连戈尔巴乔夫等领导人也不例外。结果,个人集权制未能根除,而思想混乱、组织涣散、一般党员无所适从的现象却迅速扩展开来,党陷于严重危机之中。1991年8月24日,戈尔巴乔夫辞去总书记职务并建议苏联共产党自行解散。广大党员和干部对戈尔巴乔夫的建议默然接受,连召开全国代表大会讨论此事的要求也没有提出,这不能不说是苏共党内长期缺乏民主的恶果。

苏共长期未能正确执行民主集中制,最后导致党和国家的瓦解,其经验教训有三:首先,民主集中制的内涵是极其丰富的,不应把某一时期的具体做法视为不可改变的,而应与时俱进,依据形势要求和客观条件不断调整民主和集中的关系,发展民主集中制。其次,集中是必要的,在特定的形势下强调集中是有积极意义的,但过分集中特别是长期的过分集中,不仅会妨碍群众智慧的发挥,破坏集体领导,而且会导致民主集中制的蜕变,个人集权制的建立,会导致党的灭亡。第三,民主更是必要的,在共产党执政和领导经济建设时期尤其应大力发扬,但发扬民主应是有领导有步骤的,应从提高党员民主意识和完善民主集中制体制两方面入手开展这一工作。

总之,苏共的经验教训表明,民主集中制是关系到党的生死存亡的大问题。正如邓小平所指出的,“民主集中制执行得不好,党是可以变质的,国家也是可以变质的,社会主义也是可以变质的”。苏共的惨痛教训永远值得记取。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苏共 民主集中制 斯大林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