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1992年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 克林顿接受总统候选人提名

2012年10月13日 21:08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美]比尔·克林顿

本文摘自:《我的生活:克林顿回忆录》,作者:[美]比尔·克林顿,出版:译林出版社

7月11日,希拉里、切尔西和我飞到纽约参加民主党全国大会。我们连续五个星期都很顺利,而布什和佩罗仍在争执不休。头一次,有些民意调查显示我处于领先。全国大会将进行连续四夜的电视转播,我们的优势有可能得到加强,也有可能被削弱。在1972年和1980年,民主党自毁形象,因为美国人民正电视上看到的是一个分裂的、毫无生气的、组织纪律观念极差的党。我决心小让这一幕重演。民主党全国大会主席罗恩·布朗也是这么想的。哈罗德·伊瓦斯和罗恩的副手,大会执行主席亚历克西斯·赫尔曼负责运作事宜,确保我们展示的是团结、全新理念和全新领袖。共和党掌控白宫12年之后,基层的民王党人迫切希望赢得大选,这不是坏事。不过我们仍需要做大量的工作,才能让全党团结起来,展示一个更加良好的形象。比如,我们的调查显示,大多数哭国人不知道希拉里和我有一个孩子,并认为我出身富豪权贵之家。

对被提名者来说,大会是令人陶醉的场合。这次大会尤其如此。过去几个月里,我一直被说成是靠不住的卑鄙小人,现在却被奉为真善美的典范。在新罕布什尔及其后几个州的初选中,我遭受着对我人格的攻击,不得不竭力控制我的脾气和疲劳时不停抱怨的倾向。现在我却必须控制自我感觉,牢记不要因为所有这些赞扬和媒体的肯定性报道而飘飘然。

大会开幕以来,我们在党内团结方面进展顺利。汤姆·哈金早前就支持我了。现在鲍勃·克里、保罗,聪格斯和道格·怀尔德都讲话表示支持。杰西·杰克逊也这样做了。只有杰里·布朗坚持不表态。哈金现在已经成为我最喜欢的政治家之一,他说杰里需要时间给自尊心疗伤。另外还有一个小小的危机:罗恩·布朗拒绝让鲍勃·凯西州长在大会上发言,不是因为他将表达反对堕胎的立场,而是因为他不同意支持我。我倾向于让凯西发言,因为我喜欢他,尊重反堕胎的民主党人的信仰,认为我们在其他问题上的主张和我要使堕胎“安全、合法和减少”的许诺将使他们中的许多人投我的票。但是罗恩很固执。他说,我们可以在一些议题上存在不同意见,但是不致力于在11月获胜的人不应该得到发言的机会。我尊重他以此改造民主党的党纪,同意了他的意见。

大会开幕的夜晚,我党七名联邦参议员女候选人被隆重推出。希拉里和蒂珀也短暂地露了面。随后便是比尔·布拉德利参议员、芭芭拉·乔丹众议员和泽尔·米勒州长的主旨演讲。布拉德利和乔丹名气更大一些,演讲也很出色,但是米勒讲了以下的旧事,把听众感动得热泪盈眶:

我父亲是一名教师,我出生才两个星期,他就去世了,留下一个年轻的寡妇和两个幼小的孩子。但是我妈妈对上帝的信仰——还有罗斯福先生在电台的声音——给了我们生存下去的力量。父亲去世之后,母亲靠双手清理出一小块高低不平的地。每天她都会涉水走进附近的小河里,河水是冰凉的山涧水,她从河中拣出几千块光滑的石头盖房子。我一边长大,一边看着母亲用从小河里拣来的石头和在独轮车里搅和的水泥盖好那座房子——直到今天她的手指印还留在上面。她的手印也印在了儿子的身上。她把她的骄傲、她的希望和她的梦想深深地印在我的灵魂里。所以,你们瞧,我理解丹·奎尔说孩子最好有双亲抚养的意思。这是毋庸置疑的。如果他们有信托基金也是很好的事情。我们不可能人人都生而富有、英俊和幸运。所以我们就有了民主党。

然后他颂扬了从富兰克林·罗斯福到卡特的所有民主党总统,说我们相信政府可以改善教育、人权、民权、经济、社会机会和环境。他批评共和党推行向富人和特殊利益集团倾斜的政策,支持我在经济、教育、医疗保健、犯罪和福利改革方面的计划。他的讲话是强有力的民主党宣言,正是我希望全国人民听到的信息。2000年泽尔·米勒当选为参议员之后,佐治亚州变得保守起来,他也是如此。他成了布什总统最坚定的支持者,同意大幅度减税导致赤字猛增,却过分便宜了最富有的人,另外他赞成的预算方案却使贫困孩子无法参加课后计划,失业工人得不到工作培训的机会,警察无法上街巡逻。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使泽尔改变了什么对美国最有利的看法,但是我将永远记住他为我、民主党和1992年的美国所做的一切。

第二天的重头戏是政纲的发布和卡特总统、汤姆·哈金和杰西·杰克逊的演讲。杰西一旦决定支持我,便全力以赴,热度简直可以把整座楼房掀翻。不过当晚最慷慨激昂的演讲都是关于医疗保健的。杰伊·洛克菲勒参议员讲的是所有美国人都得到医疗保险的必要性。他的观点在我的新罕布什尔州朋友罗恩·马乔斯和朗达·马乔斯身上找到了很好的例证。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即将降生,而小罗尼的心脏切开手术使他们背上了10万美元的巨额医药费。他们说感觉自己像二等公民,但是他们认识我,而我将成为他们“未来最大的希望”。

重点推出的两个医疗保健发言人都是艾滋病患者:鲍勃·哈托伊和伊丽莎白·格拉泽。我希望把政治家们长期以来忽视的这个问题带进美国人的起居室,成为他们关心的话题。鲍勃是为我工作的同性恋者。他说:“我不想死。但是我也不想生活在一个自己被总统看成敌人的美国。我可以面对因病死去的厄运,却不能承受因政治而死去。”伊丽莎白·格拉泽是一个美丽聪慧的女人,保罗·迈克尔·格拉泽的妻子,丈夫曾在大获成功的电视连续剧《警界双雄》中出任主角。第一个孩子降生时,她因为大出血而接受输血,因此感染了艾滋病毒。她又因为喂奶把病毒传给了女儿,儿子还在子宫里便受到传染。在大会发言之前,伊丽莎白已经创立了一个小儿艾滋病基金会,到处游说以增加对科研和保健的资金投入,她女儿艾里尔已经死于艾滋病。她希望有一个可以对艾滋病采取更多行动的总统。我当选总统之后不久,伊丽莎白也在与艾滋病的搏斗中失败了。希拉里、我和其他无数爱她和以她为榜样的人都非常伤心。谢天谢地,她的儿子杰克活了下来,杰克的父亲和伊丽莎白的朋友将继续她的事业。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民主党 全国代表大会 1992年 克林顿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