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1968年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 骚乱和失败带来的深度改革

2012年10月13日 19:46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美]小阿瑟·施莱辛格

参议员麦戈文的第一个行动就是任命衣阿华州参议员哈罗德·休斯担任副主席。作为麦卡锡的一个支持者,休斯对一九六八年选拔代表的过程首先作了认真的检查。他继续代表麦卡锡的追随者要求改革民主党。他的任命等于向“新政治派”的倡议人保证,委员会的工作将吸收党的所有各方面的势力,正如它包括了许多象得克萨斯州的威尔·戴维斯等忠诚的党员那样。参议员爱德华·马斯基有全国委员会成员乔治·米切尔作为他的代表;副总统休伯特·汉弗莱则可以由他的家乡州的唐纳德·弗雷泽为代表;艾德莱·史蒂文森第三代表了党内受他父亲鼓励的一些较大的残余派别的声音;密西西比州的艾伦·亨利博士,芝加哥的路易斯·马丁和纽约州的厄尔格雷夫斯则代表了热中于改善黑人地位的人,而得克萨斯州的艾伯特·A·佩纳则代表讲西班牙语的人的愿望。参加芝加哥代表大会的戴维·米克斯纳是麦卡锡的代表,曾在一次同警察的对抗中受伤,他是极力为青年人的利益辩护的。然而,占党员半数的妇女在委员会里只有三名代表。

全国委员会进行讨论时笼罩着一九六八年的可怕阴影。探入党的工作人员心中的激烈反组织情绪,在全国各地的征求意见会上都暴露出来了,虽然这种情绪通常由于得到地方党的头面人物和重要民主党发言人的合作而有所缓和。主要向题是要确保党在一九七二年不再遭到一九六八年那样的失败。“除非进行改革,”参议员麦戈文警告说,“否则下届代表大会比起上届大会来,将使上届大会象举行一次主日学校的野餐那样,气氛还算是好的。”补救办法似乎是清楚的,要么革新,要么继续四分五裂。的确,大多数发言是提到过去的纠纷而不是将来的前景。到处存在着一种亡羊补牢的气氛,企图弥补一九六八年的失败。这个事实说明了在指导方针方面为什么有一些极有意义的规定。

党内议事程序的争论顺利地解决了。一九六八年的代表大会宣布过去的单位投票法无效。这个果敢的决定,一下子彻底解决了在选举代表和表决提案方面最引起争论的一个问题。在核心会议和代表大会上不可能再存在多数派支配少数派的情况了。一个完整的代表团也不再可能在代表大会上使少数人按照代表团的意见进行投票了。也许,得克萨斯州的情况最能说明这些改革的必要。一九六八年,麦卡锡集团在州的参议员选区召开的代表大会上业已争取到有相当数目的代表。但是那样一个少数派在众议员选区一级失败了,当最后得克萨斯州的所有投票都代表了权势集团(以及保守势力)的意愿时,几乎有三分之一的选民在选举中失掉了他们的作用。虽然有些人争辩说加利福尼亚州的“胜利者得全席”的预选方式是违反单位投票法禁令的,但并没有作出任何努力来修改这种不民主的做法。

为了执行全国代表大会的其他一些决议,麦戈文委员会开始在全国召开了一系列的意见听取会。尽管某些州和地方党组织的主席抱敌视态度,但是这些会议还是就代表产生程序的实际问题从各个不同的集团那里收集了不少意见。虽然大多数意见来自那些“新政治派”的策士,但是要求改革的建议也来自某些预料不到的人士。例如,被人们认为是维持现状派的代表理查德·J戴利市长主张实行一种更加广泛的预选制度,其中包括如下一项规定,即“凡参加预选未满预选总数的三分之一的候选人不得被提名为总统候选人。(如有这项规定,一九六八年就不会提名休伯特·汉弗莱。“如果我们知道他的地位是多么脆弱,我们本来就不会选择他的,”这位市长私下说,“因为通过多次预选就会表现出这种脆弱”。)有一些意见则完全拥护从全国预选到废除代表大会等等一切做法。

但是大多数意见集中在挑选代表的制度经常发生变动这一点上。在某些州里。代表是在全国代表大会召开这一年产生的,而在另外一些州里,代表是在全国代表大会召开前一年甚至前两年产生的。在某些地方,尤其是在举行预选的州里,这是有条例规定的。在其他一些地方,复杂的核心会议和代表大会的做法是根据党章办理的,也有另外一些州则把这些形式混合起来变通使用。而且,不管是哪一种形式,实行起来又变化多端,有些例子可以用来说明各种做法极其不同。一个极端是加利福尼亚州的情况,那里的候选人提出候选名单,并且在全州竞选,得胜者获得全部代表团的代表权。在威斯康星州,代表们在众议员选区竞选,而候选人从每个单位尽可能地争取选票。在伊利诺斯州,每一个众议员选区只选出两名代表,其余的代表由全州党代表大会从得过半数票的人中间挑选。类似的差异在核心会议和州代表大会方面也存在。象衣阿华这样的州实行一种三级制的办法,从年初开始一直要拖延三个月,而罗德艾兰州一天之内就把这些事情办完了。各州议会在预选次序上互相竞争,看是首先举行(如新罕布什尔州),还是最后举行(如纽约州)。麦戈文委员会强调总统竞选运动的工作人员通过一九五三年以来的艰难困苦已学到不少东西。

有一些州,产生代表名单的规则从未写成条文,或者根本找不出有什么规则;另外一些州虽有规则和条例,但一贯遭到违反;大部分州产生代表的办法是由于传统的承认而自然形成,并非法律或正式党章的规定。这种制度(如果能称之为制度的话)之所以能保持下来,主要是因为似乎没有人对它关心或愿意就它进行争论。但是,由于一九四八年在密西西比州开始对这种制度提出挑战,每一次代表大会就不得不设法解决日益增多的关于代表资格的斗争。这些斗争越来越支配着公众对党和对它的行动的评价。在州一级,为争取做全国代表大会代表而进行的一场斗争留下了难以愈台的创伤。在意见听取会上,麦戈文委员会听取了过去十年来这种一再发生的斗争情况。很清楚,一九六八年全国代表大会尽管有其他的过失,但它在坚持要有明确和公平(即使不完全一样)的挑选代表的规章制度这一点上则是正确的。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民主党 代表大会 1968年 改革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