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国际危机处理中的“首脑外交”

2013年06月04日 18:47
来源:昆明理工大学学报 作者:吴宝金

事实上,自危机伊始,美苏两国领导人便一直亲自控制着局势的发展,将危机控制在可操作的范围内。危机期间,肯尼迪和赫鲁晓夫在具体行动上基本都保持了克制和忍让的态度,小心翼翼,竭力避免冲突升级,力图减少战争风险。两者在使用权力时也都遵循一种较富弹性的策略,即不要将对方逼至绝境从而迫使它为拯救生存利益而诉诸核战争。例如,危机爆发前夕,针对苏联在古巴部署导弹,肯尼迪政府成立的“执委会”曾提出多种应对方案,甚至包括“全面入侵古巴”或“空袭”等强硬措施在内,然而肯尼迪总统毅然选择了较为温和的封锁方案。这样一方面以公开摊牌的形式彰显了美国的实力,对苏联施加了有限的压力;另一方面又留有回旋余地,使事态缓慢地发展,给苏方较充裕的时间去考虑对策,防止对方“过度反应”。又如,危机中曾有一架美国U-2飞机在古巴上空执行任务时被一枚苏制萨姆导弹击落,导致局势骤然严峻起来。事后,赫鲁晓夫对苏联军队未经自己授命竟动用导弹击落美机,大发雷霆。这个事件很大程度上促使赫鲁晓夫作出了从古巴撤出导弹的决定。肯尼迪在事后,面对军方强大的压力,继续坚持和平解决危机,从而为危机的最终解决铺平了道路。美苏两国领导人处理危机时达成的这种默契,固然与核战争给两者造成的恐惧心理是分不开的,但更主要的还是两者主动妥协的结果。肯尼迪后来在反思古巴导弹危机的教训时说:“最重要的是,当保卫我们自己的切身利益的同时,核大国必须避免发生那种会使对手不是选择屈辱性的失败就是选择发动一场核战争的对抗。”

为了解决危机,美苏两国领导人还利用一切机会,在各种场合展开了大量的外交活动。其中,最主要的莫非要属美苏两国首脑级的直接接触。国家领导人集中掌握着国家权力,国家的政策和战略也均由他们最终决定,因此他们之间的沟通自然也就最有效。这次危机的缓和正是通过肯尼迪和赫鲁晓夫频繁地互通一系列充满火药味的信件来实现的。从1962年10月22日到12月14日间,两者之间往来的信件就有25封。其中在10月26日至28日仅仅三天的时间里,肯尼迪与赫鲁晓夫之间措词严厉的书信竟达五封之多,这些信件在当时对双方是选择生存还是毁灭起了关键性的作用。事实证明,也正是这五封信件最终打开了解决危机的僵局。10月26日,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给肯尼迪发出一封冗长的亲笔信。信中,赫鲁晓夫首次承认苏联在古巴部署了导弹,但解释说这样做是想帮助古巴自卫;同时他建议以美国解除封锁和保证不入侵古巴为条件换取苏联从古巴撤除或销毁导弹。肯尼迪得知消息后,认为危机出现缓和的迹象,于是立即召集白宫、执委会人员讨论复信。然而,由于程序上的原因,未等肯尼迪发出回信,赫鲁晓夫给他的第二封信就已经先遣到达。与上一封信不同,这封信是苏联中央主席团达成一致、由苏联外交部签发的正式文件。令肯尼迪吃惊的是,信中苏联提高了要价,体现出实质上不同的立场:除重申苏联将从古巴撤出导弹外,提出美国也必须从土耳其撤出自己的“丘比特”导弹。最后,“执委会”根据罗伯特·肯尼迪建议,决定避开赫鲁晓夫第二封信中的要求,仅针对其第一封信答复。回信中提出,苏联“在联合国适当的监督和核查下”从古巴撤走进攻性武器,并保证“不再把类似的武器体系引进古巴”;美国则“迅速撤销目前所实行的隔离措施”,保证不入侵古巴;同时强调,除非在24小时内得到保证,否则美国就要采取军事行动。如此一来,美国再一次在危机中掌握了主动权。10月28日上午,赫鲁晓夫主持中央主席团会议时,收到肯尼迪的回信。会议立即决定发出回执。在致肯尼迪的信中,赫鲁晓夫表示苏联政府愿意接受美国政府旨在消除冲突而提出的条件。苏联妥协的消息传到华盛顿后,肯尼迪认为迫使苏联从古巴撤出导弹的目的已经达到,美国的军事威胁也已消除,于是立即作出答复,表示欢迎“赫鲁晓夫主席作出停止在古巴建立基地、撤除进攻性武器并在联合国核查下运回苏联的这一项具有政治家风度的决定”,并赞扬“这是对和平的一个重要的建设性的贡献”。至此,美苏两国就解决危机基本上达成了谅解。此外,危机处理过程中,美苏两国政府高层之间保留了高度公开和透明的信息渠道,确保了危机的顺利解决。为了赢得时间,赫鲁晓夫10月27日和28日的两封信都是公开发表,并及时进行了广播;对于赫鲁晓夫28日的回执,肯尼迪更是在未取得正式文本之前就作出答复,并由“美国之音”作了同步广播。这种特殊的作法确保了危机期间对方政府能够尽快获悉信件的内容,避免了因程序上的耽搁而致使对方作出非理性决策的可能性。这种方式也使世界其他国家能够及时跟踪美苏两个核大国的政策,从而免除了他们对大国间秘密交易的恐惧感;也反过来在某种程度上约束了美苏两国的行为。

同时,美苏两国领导人之间还建立了畅通的秘密外交渠道,及时消除了双方的误解,避免了局势不断恶化,对化解危机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危机期间,美国司法部长罗伯特·肯尼迪与苏联驻美国大使多勃雷宁二人几乎天天会晤,商讨局势。特别是在关键时刻,他们之间的联系往往起着十分重要的“预警”作用。

自10月15日美国证实苏联在古巴部署有导弹至10月28日美苏相互妥协、达成谅解,前后共历时13天。在此期间,美苏两个核大国彼此“眼珠对着眼珠瞪了一下”,最终却谁也未敢越雷池一步。11月20日,美国宣布取消海上封锁,古巴导弹危机正式宣告结束。

三、结语

古巴导弹危机是国际关系史上的一个里程碑,也是东西方冷战期间国际关系走向缓和的一个转折点。危机中形势跌宕起伏,极富戏剧性,然而美苏两国领导人沉着冷静,彼此妥协,最终使危机缓缓落下了帷幕。虽然危机中由于双方处于极端敌对的状态,加之时间异常紧迫,两国领导人未能安排举行直接会晤,也无可能实现互访,但是两者果断决策、频繁通信、在电视或广播上公开发表声明、建立秘密外交渠道的作法,为解决危机提供了不可多得的机会,成为和平解决危机的关键。而这些恰恰体现了国际关系中“首脑外交”的显著优点。

古巴导弹危机的解决使美苏两国从核战争边缘撤了回来,使人类避免了一场浩劫,但更重要的是,两国通过首脑外交解决危机的作法为国家之间面临激烈冲突、遭遇重大危机时,提供了一种有益的、行之有效的处理危机的模式。危机过后,为增强信息沟通,避免不必要的冲突,美苏两国签订协议,建立了“热线”。这为国家领导人个人从事外交事务提供了一条新的途径,也进一步增强了首脑外交在危机处理中的作用。随着通讯手段的发展,热线电话现在已经成为世界各国处理紧急事务的桥梁。与此同时,随着国际格局多极化与世界经济全球化的发展,首脑外交已经为当今大多数国家的政治首脑所接受,而且成为国家间交往中一种频繁使用的外交形式。不仅如此,首脑外交从形式到内容都在发生着变化,并日益呈现出公开化、制度化、全球化等新的特点。如今,多边首脑会晤的形式日趋普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之间的互访也更加频繁;经济、社会发展问题逐步成为首脑外交中关注的焦点。

尽管如此,首脑外交在缓和当今世界重大危机和解决地区热点问题中所起的实质性作用并没有减弱,反而还在进一步增强。当前,国际关系发展的总体趋势是“以对话取代对抗”,但是地区冲突或战乱时有发生,重大国际危机如朝鲜核危机和伊朗核危机等迟迟得不到解决,世界的和平与安全仍然受到严重威胁。因此,世界各国领导人适时亲自参与危机处理、操控局势、消除误解,不但有助于促进危机或冲突的缓解,防止大规模战争的爆发,而且势必会对国际社会产生积极、深远的影响。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