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拉美经济停滞的制度、文化与历史原因

2013年01月06日 19:15
来源:经济学家茶座 作者:韦森

本文摘自《经济学家茶座》2008年第3期,作者:韦森 系复旦大学教授,原题:《拉美经济停滞的制度、文化与历史原因》

近些年来,有许多学者把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拉美各国的经济发展停滞归结为新自由主义政策下市场经济的破产。事实究竟如何?我们不妨回顾一下拉美各国的发展史。

在20世纪80年代之前,拉美国家在经济和政治上较普遍采取了国家资本主义的工业化体制和战略,在对外贸易上,则主要采取进口替代的贸易政策,并有一段经济增长时期。然而,到20世纪70年代末,这种体制已经危机四伏,其中包括大规模的国有企业严重亏损,政府负有沉重的外债,加上严重的通货膨胀,经济增长已经趋于停滞。90年代之后,拉美国家大力推行了所谓的“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改革措施,其中包括国有经济的私有化,贸易的自由化,开放资本市场,减少政府干预,等等,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然而,由于拉美各国政府在其市场化改革过程中只是注意了国有企业的私有化和减少政府干预,而在市场经济运行所必需的法制建设方面则着力不够,且步履维艰,导致一个法治化的市场经济一直未能在拉美各国成型。用199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道格拉斯·诺思的说法,拉美国家的市场交易很大程度上仍然是人情化关系化的(personalexchange),权钱交易在市场化过程中大行其道。这一社会过程的一个自然结果是,在拉美国家的市场化改革过程中,社会财富高度集中,贫富差距不断拉大,贫困人口比例在40%以上还不断攀高。整个拉美国家基尼系数多年来都超过50%。社会财富和社会收入分配严重分化,自然会影响到社会的安定,从而也最终制约了经济的长期增长动力。

除此之外,拉美在具体经济政策的制定和实施上也有诸多失误。譬如,在私有化过程中,拉美各国大量引入外资,在一方面促进了经济增长的同时,另一方面也导致本币高估,从而损害了出口和本土工业的发展,导致经常项目赤字不断攀高。在此情况下,各国被迫通过本币贬值或压低产品价格来调整实际汇率,结果导致本国的债务负担加重。最后,政府不得不紧缩开支来偿还外债,而紧缩政府开支又反过来进一步加剧了拉美经济的衰退。

从20世纪90年代之后拉美国家的实际经济过程来看,把拉美的经济停滞简单归结为市场化的失败,是不公平的。其实,不同于经济政策史,从当代经济思想史来看,无论哪门哪派,其基本观点都不是人们通常所理解的那样只是简单地主张经济的“自由化”、“私有化”和“市场化”问题,也少有天真的“市场万能论”者。当然,无论是以弗里德曼为代表的芝加哥学派,还是以米塞斯和哈耶克为代表的奥地利学派,以及以布坎南为代表的公共选择学派,他们的确主张要把推动社会经济增长的主要角色还给市场,以充分依靠市场价格机制和竞争机制去推动经济增长和社会进步,但是他们几乎同时也强调,市场经济必须要有法治和民主政制的保障,否则,市场化过程就会产生某种腐败的、不稳定的市场经济,也会导致社会财富分配中的极度不平衡,并从而引发严重的社会问题,并在最后走向某种权贵资本主义之路。

进一步的问题是:尽管拉美各国在20世纪70年代起启动了民主化改革,为何在经济市场化过程中没有建立起确保市场经济运行的法律制度?沿着这一思路探究问题就会发现,这说到底与西方社会演化的两条历史路径有很大关系。按照诺思的历史分析,在近现代西方社会历史上,一条成功的路径是英美式的。从1215年的《大宪章》运动开始,到1688年的光荣革命,英国经历了一系列相对和平和渐进性的宪政民主政制的建设与演变过程,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英国的民主政制和法治社会就逐渐形成了,并在这个过程中建立起了非常完备的保护产权和市场交易的法律制度。作为英国的前殖民地,美国在继承英国普通法制度的同时,也充分吸取法国民主政治的理论和实践,并走出了一条自己的独特的法治与宪政民主政制建设之路。在宪政民主政制的建设过程中,美国也逐渐形成了其现代金融制度、贸易制度和现代工业组织,从而确保美国经济在19世纪后半期和20世纪中的一个长期增长趋势。

近现代西方社会历史演化中的另一不甚成功的路径是西班牙、葡萄牙所走过的道路。从历史上来看,西、葡的兴起要早于英、法。新航路开辟后,西班牙和葡萄牙在拉美和世界其他地方较早建立了自己的殖民地,并掠夺了大量的财富,从而大量白银流入了西、葡。然而,由于在近代历史上,西、葡两国的皇权专制一直非常强大,现代民主、法治和宪政体制迟迟未能确立,有效保护产权和市场运行的法律制度也没有相应地建立起来。因而,流入的大量白银没有在西班牙和葡萄牙停下,而是辗转流入了荷兰、英国、法国和其他欧陆国家,并变成了这些国家经济起飞的“原始资本”。按照诺思的观点,在大量白银经由西班牙和葡萄牙而流入英国和欧洲大陆其他国家时,其途经之地物价猛涨,引起了所谓的“价格革命”,并通过一系列社会机制和社会过程对欧洲国家的经济与社会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最后导致荷兰、英国、法国和德国的相继兴起。但是,在同一历史时期,西班牙和葡萄牙均没有启动其社会财富创造和经济迅速增长的发动机。

从拉美国家近代历史发展过程的整体来看,其历史发展的演化路径是,随着西班牙和葡萄牙殖民者在拉美地区建立起殖民地,他们亦把自己的文化传统、社会制度乃至语言也带了过去,从而导致了拉美走上了一条与美国、加拿大这些英法殖民地完全不同的发展路径。墨西哥和美国的得克萨斯州地理位置接近,各方面的自然条件也很相似,但为何其经济发展差异如此巨大?再从大一点范围来说,南、北美的自然条件差别并不大,南美的自然资源也非常丰富,或许还比北美更为富庶,然而,由于不同殖民者带入的文化差异,加上政治和法律制度“基因”的不同,导致拉美各国与北美大陆在民主和法制建设以及整个社会体制的历史演变路径上发生了重大的差异,其各自的经济发展路径也大相径庭。由此来看,拉美国家自20世纪70年代后经济发展步履维艰,还有着久远而客观的文化、历史、传统和制度原因。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拉美 经济 民主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