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拉美左翼民粹政权实质:精英将贫民作为政治工具

2013年01月05日 23:09
来源:学术界 作者:林红

本文节选自:《学术界》第121期,作者:林红,原题:《论民粹主义产生的社会根源》

在一般的理解中,民粹主义与精英主义是两个相对立的概念,这种观念来源于莫斯卡、巴列图等人阐释的精英论。这一理论的基本理念是“少数人管理政府”,这与民粹主义所追求的“民治”的民主制度显然不符合,民粹主义历来主张直接民主、大众参与,反对代议制。但是,民粹主义并非一种简单的反精英主义的学说。事实上,精英主义是潜藏在民粹主义背后的逻辑。一个处于现代化转型中的社会,准备好了动员对象———中下层社会成员或所谓“大众”、“人民”,积累了足够的忿恨和不满,但是如果没有一个精英阶层的全情投入和精心设计(不管是出于精英间的竞争需要,还是该阶层某些成员的自觉意识),民粹主义不可能成为一把批判的利器,不可能形成强大的对现行体制的冲击。

民粹主义以“人民”为依托和旗帜,但他们崇拜的只是作为抽象整体的“人民”,而且这个“人民”在民粹主义者看来具有双重性,既是力量的源泉,但又是救助的对象。如俄国民粹派一方面强调农民的朴实、崇高,提出“知识分子应当拜倒在农民脚下”的命题,但另一方面又强调要束缚农民。俄国民粹派当年的“英雄驾驭群氓”的理论更证明了实质上精英(或知识分子阶层)在操控着“人民的觉醒”。一些社会精英认为,平民大众的普遍不满充其量只是一种自发情绪,把这种自发情绪提高到自觉水平,则是敏锐的富有责任感的精英分子自觉的使命。因此,民粹主义的形成与精英阶层的觉醒与设计有必然的联系。

在面临深刻的社会变革与社会转型的历史时期,必然会出现各种形式的发展危机,这些危机除了触发农民和城市底层社会的不安全感、不公平感之外,也会导致一些试图主导现代化进程、控制其模式和方向的精英分子的失败感和改革欲望。托丘尔多·迪·特拉强调,当资产阶级中的精英人物产生反抗现状的动机时,民粹主义就有可能出现。因为在一定社会条件下,当精英和大众产生了共同的激情时,共同的不断上升的期望会造就大批可以动员的市民群体。他认为,“在动员起来但还未成为独立组织的平民群体的政治运动中,这些民众由扎根于社会中层和上层的精英领导,在领导者和被领导者之间由具有超凡魅力和个人化的领袖连接在一起”。迪·特拉在这里强调的是底层社会与上层精英因共同的不满而联合起来的特征,突出了民粹主义的社会整合性。

根据迪·特拉的分析,以下两种情况容易产生精英阶层对现状的不满情绪,导致他们最终转而诉诸并投靠“人民”:一种是与外部比较时产生的不满。经济欠发达国家的精英阶层在与经济更发达的国家精英阶层的比较中发觉了差异,他们为自己国家的落后,为自己所在阶层的恶劣地位而感到灰心和羞辱,这是教育的普及在某种意义上超过经济增长的后果。另一种情况是在内部比较中产生的不满情绪,它存在于社会团体之间。在社会内部的比较中,深怀不满的团体主要是那些受过教育、但感觉无法施展其才华的人,也包括面临社会地位有所降低的传统团体,他们深受经济增长的影响和半技术化的高收入的新阶层影响。前一种情况的典型是19世纪的俄国、20世纪的秘鲁以及亚非一些新兴国家,后一种情况则可以阿根廷的庇隆主义为代表。

因此,当我们仅仅从表面上考察民粹主义与精英主义的关系时,最显而易见的是二者之间鲜明的对抗性,它们在价值理念和政治诉求上的巨大鸿沟,以及精英阶层与大众社会之间的格格不入。但更深入的考察却表明,精英主义实质上是产生民粹主义的一种内在推动力,精英阶层与中下层社会在某种情形下的暂时融合反映了精英阶层的一种策略性选择,精英阶层是民粹主义政治动员的设计者和主导者,大众只不过是可以提供合法性的动员对象而已。某种意义上说,民粹主义是概念上的“底层的主义”和实际上的“精英的主义”。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拉美 民粹 精英 平民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