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拉美新旧民粹主义研究

2013年01月05日 22:28
来源:国外理论动态 作者:[美]塞巴斯蒂安·爱德华茨

七、新民粹主义与新宪政主义

新民粹主义者不仅仅通过选举获取政权,他们也利用包括制定新宪法在内的合法途径去推进其事业。在过去10年中,委内瑞拉、厄瓜多尔和玻利维亚都通过了新宪法;尼加拉瓜通过了一个允许议会为修改宪法而先采取行动的法案。三个新宪法都旨在重建国家、承认土着居民一些不可分割的权利及授予民众尤其是穷人和地方以大量非常具体的经济权利;三个新宪法都是在CEPS--一个由瓦伦西亚大学法律教授罗布托领导的合法智库--的帮助下起草的。

从学理和宪法理论的角度看,这些新宪法与世界上的多数宪法非常不同。特别是它们明显不同于多年来为多数拉美国家奉为模板的美国宪法所反映的理念。第一,根据“拉美新宪政主义”,宪法应该是不断变化进而能快速灵活地适应新政治环境的文件。它们应该易于修正和改革。如果没有重大变化,它们的预期寿命不应超过10年。法律学者罗布托和鲁本指出,现代拉美宪法是未完成的文件,具有时刻准备着由国家主权和权力的真正保管人--人民加以修改的倾向。结果是,对于所有角色尤其是商人和投资者而言,不确定性增加。由于游戏规则随时会变--可能因领导人的一时兴起而改变,投资者获得稳定预期的能力自然下降,导致从事长期规划和投资的意愿下降,给经济增长带来不利影响。第二,这些新宪法被寄予有助于取得特定政治目标的厚望。所有关于政治平等和公平的托辞都被遗忘。例如,在委内瑞拉,1999年宪法及2009年允许总统和其他官员可以不受限制地重新当选的修正的目标在于,构建一种基于“21世纪社会主义”原则的政治体系。第三,根据“拉美新宪政主义”,在行政权、立法权和司法权以外,增加了两种额外权力,即公民权和选举权。正是由于这两种额外权力,为推进政治和社会议程,新宪政主义认可并支持广泛的全民公投。也就是说,这一新教条将民粹主义的一个基本特征--民粹主义领导人为实现其目标而直接诉诸民众--上升到宪法的高度。

与美国宪法和拉美传统宪法完全不同,委内瑞拉、厄瓜多尔和玻利维亚的新宪法不是简洁的文件。相反,它们是关于生活各个方面的长而大块头的法律章节,调节社会、政治、经济活动的方方面面,为个体、团体和地方确立了大量经济权利。委内瑞拉宪法有350条永久条款、18条临时性条款。厄瓜多尔的2008年宪法有442条永久性条款。玻利维亚的2008年宪法有411条永久性条款。而阿根廷宪法仅有129条永久性条款和17条临时性条款,智利宪法仅有119条永久性条款和49条临时条款,美国宪法仅有7项条款。

将具体的经济权利置于宪法而非法律或规章之中,哥伦比亚1991年宪法是个先例。就此而言,委内瑞拉、厄瓜多尔和玻利维亚的新宪法比包括哥伦比亚在内的拉美其他国家或者世界其他地区的宪法都更为具体。

这些新宪法在很多方面可以归入法律学者罗宾·韦斯特(RobinWest)所说的“关于梦寐以求的生活及当前社会目标和抱负”的宪法,而不是“记录历史成就”的宪法。“这些宪法的核心是梦寐以求的政治目标应该致力的真正的自由和平等理想。”

哥伦比亚宪政学者毛里求斯·加西亚·比列加斯(MauricioGarcía\|Villegas)指出,“纲领性宪法”(aspirationalconstitutions)不同于“确认性宪法”(protectiveconstitutions)。前者是纲领性文件,旨在为实现民众的政治目标而使司法系统政治化;而以美国宪法为典型代表的后者寻求保护现状,包括保护民众的权利免受可能的伤害。加西亚从学理与哲学的视角将纲领性宪法与卢梭的思想、确认性宪法与孟德斯鸠的思想联系在一起。[5]此类观点明显不同于那些宪政经济学者的观点。他们提倡,宪法应该是用来保护个体权利、通过确保政府不陷入侵犯个体财产和违背其他许诺的方式来帮助社会解决与信度缺乏有关的问题的简短的文件。凯斯·斯坦(CassSunstein)认为,宪法应该保护社会免受来自传统与政治习惯的弱点与诱惑的侵害。

例如,厄瓜多尔2008年宪法规定,政府有义务寻求整合拉美的政治、经济和金融(第423条),政府有义务寻求粮食主权(第410条),政府有义务为科学研究提供基金(第388条)。该宪法禁止社会安全领域的私有化(第367条),规定政府应该确保所有老年人免费享受健康服务和医疗,而不考虑他们的收入或财富(第37条)。该宪法还规定,为了实现梦寐以求的生活,厄瓜多尔公民有不撒谎、不懒惰的责任(第83条)。

但是,对于如何为这一长串指令和义务提供财政支持,新宪法却只字未提。考虑到厄瓜多尔虚弱的征税能力,及其税收管理制度方面的传统缺陷,很多义务要求得不到经费支持的可能性非常大,政府也很可能为民众提供不了宪法指令的很多服务。这很可能会导致一长串愿望得不到满足,甚至会引发严重的宪法危机。有意思的是,由于其将美元作为自己的通货,政府在面对宪法义务时,不能求助于有通货膨胀倾向的资金供应。这意味着,该国当前以美元为基础的货币体系在将来可能被取消--由于将美元作为法定货币的做法未在宪法中得到规定,这可以通过制定一项普通法来实现。

在讨论委内瑞拉1999年宪法时,广泛引用法律学者罗布托和鲁本有关拉美新宪政主义学理基础的观点非常有用:“这是一种为了推进高级民主,强调整体主权,政府在社会中扮演新角色、民主和参与式立宪过程的新宪法途径。为了增强内部力量的机制、人民主权的正当性以及促成政府和社会之间形成新关系,它改变了经典宪法模式。它是一种建立控制所有公共权力的民主形式、参与式民主的机制、国有资源的公共所有权、分配财富的新形式、为全世界认可的最广泛的权利目录的宪法。从此角度讲,玻利瓦尔式宪法不仅仅是拉美新宪政主义的产物,也是从传统宪政主义向符合拉美人民的真实需求的更真实、更具原创性原则转变的链条中的一环。”[6]

关于委内瑞拉1999年宪法和查韦斯根据“21世纪社会主义”原则创造一种经济和政治体系的政治诉求之间的关系问题,罗布托和鲁本认为:“玻利瓦尔式宪法必然是一种未完成的宪法。由于解构旧制度与建构新制度是相互平行而又不是同时进行的两项工程,它不可能是其他的方式。因此,1999年宪法的目标不是确立一种最终的模型,而是提供充分的时间去考虑新模型,避免面对回到旧制度的威胁。”[7]

2009年2月,通过全民公投,修改了委内瑞拉宪法,为查韦斯及其他官员打开了不受次数限制重新当选的大门。许多分析家预测,这一不受限制重新当选的条款也会在玻利维亚和厄瓜多尔宪法中出现,或许还会在拉美地区其他国家的宪法中出现。此类条款的支持者强调,他们所做的只是让国家的基本法律吸收主权的最终享有者--人民的愿望。他们还认为,诸如绝大多数欧洲国家实行的议会制度允许特定政党或联盟不受限制地重新当选,由于政党支持其领袖,他或她能够在不受限制的时段内领导行政机构。但是,此类认识却忽视了非常重要的两点。第一,在议会制度中,是能够非难首相的,这是一种在委内瑞拉宪法中不可能的选择,在委内瑞拉,部长们可以被非难,但国家的主要行政长官是不能被非难的。第二,在绝大多数拉美国家,政府干预政治程序是非常普遍的现象。而允许不受限制的重新当选很可能增加政府的干预与介入。在还政于民的表象下,具有专制倾向的民粹主义领导人为使自身的统治永久化、给自己的亲友谋取利益、为自身提供“人民意愿的真正代表及宪法的忠诚拥护者”的合法外衣创造了条件。如此,后果是非常可怕的。有迹象表明,在形成2009年2月的宪法修正案期间,委内瑞拉政府动用公共基金去支持“不受限制重新当选”。据记者何塞·科尔多巴(JosédeCórdoba)报道:“投票过程以将大量政府资源用于支持查韦斯的活动为特征。例如,政府控制的媒体不停地报道查韦斯的信息……作为委内瑞拉诸多运动中的常态,存在潜在的威胁。譬如,如果他们投票反对,成千上万的政府工人将会失业……警察驱逐了通过游行号召委内瑞拉民众反对这一举措的大学生。”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拉美 民粹主义 现代化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