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拉美新旧民粹主义研究

2013年01月05日 22:28
来源:国外理论动态 作者:[美]塞巴斯蒂安·爱德华茨

本文摘自《国外理论动态》2012年第6期,作者:[美]塞巴斯蒂安·爱德华茨,翻译:刘玉,原题:《拉美新旧民粹主义研究》

塞巴斯蒂安·爱德华茨(SebastianEdwards)系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安德森管理研究生院教授;曾任世界银行拉美和加勒比委员会首席经济学家,拉美和加勒比经济协会主席,长期从事拉美问题研究,在学界具有相当影响。作者在研究拉美民粹主义宏观经济问题时,对民粹主义经济或经济民粹主义的界定堪称经典。本文从多个方面对拉美新旧民粹主义进行了比较分析,有助于更好地把握拉美民粹主义问题;同时也要注意,作者的一些观点具有明显的倾向性,值得商榷。本文是在其着作《落伍:拉美与民粹主义虚假的承诺》(LeftBehind:LatinAmericaandtheFalsePromisesofPopulism,UniversityofChicagoPress,2010)第8、第9章的基础上编译而成的。因此,如果对民粹主义问题有兴趣,可以参考该着作。

一、导论

经历了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的危机和失望以后,拉美成为民粹主义政治家的乐土。人们将失业率的增加、工资的下降、更高的贫困率和通货危机都归咎于华盛顿共识和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为代表的国际机构。(莫拉雷斯指出,本世纪初很多自认为中间派的民众把选票给了民粹主义候选人。这表明,很多选民不认可在华盛顿共识指导下进行的改革。)整个地区的民粹主义政治家都批评全球化、市场、竞争和资本主义,并主张,为了改善社会条件、减少贫困,必须大幅提高政府在经济事务中发挥的作用。在一些国家,外资公司被新当选的政府收归国有,贸易壁垒大幅提高,商业不断受到骚扰,官方数据为展现低通胀率而被修改,商业政策收紧,出口被课以重税,等等。

对拉丁美洲而言,民粹主义并非新事物。巴西的瓦加斯和古拉特、阿根廷的庇隆、智利的阿连德、墨西哥的埃切维里亚和波蒂略、尼加拉瓜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的奥尔特加(20世纪80年代)及秘鲁的阿尔瓦拉多和加西亚执政期间都有相关历史经历。在上述所有时期,政策以断续的财政扩张、金融馈赠、保护主义为基础,政府介入被用来重新分配收入和财富,最终都导致通胀失控、失业率增加、工资水平下降和大规模的货币危机。例如,根据联合国的数据,在加西亚第一任期间(1985-1990),秘鲁的通胀使工资的购买力缩水60%以上。桑解阵统治期间,尼加拉瓜的工资则令人惊异的缩水了80%。当前,阿根廷、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尼加拉瓜、巴拉圭和委内瑞拉等国出现的新民粹主义在几个方面与历史上的民粹不同。例如,在民粹主义领导人获取政权的方式方面,当下的这批人是通过民主选举上台的。

有三点需要说明。第一,当设计经济政策时,关注社会条件是没错的。考虑到该地区不怎么样的历史,减少不平等和贫困是任何经济发展蓝图或规划合情合理的目标,甚至是必含的目标。问题不在于强调社会目标,而是注重短期效应,依靠长期来讲不可持续的政策,短暂的“蜜月期”过后,往往引起停滞、通胀、失业和工资下降,不但未改善穷人的生活,反而使他们更加痛苦和忧心忡忡。第二,民粹主义并非左派的专利。虽然拉美地区的民粹主义多由具有左派和民族主义倾向的政治家领导,但出现右翼民粹主义的可能性也非常大。第三,并非所有的左派政府都采取民粹主义政策。部分与查韦斯和莫拉雷斯一道出现的新一代现代左翼政治家,其目标不是中止上世纪90年代的改革,而是修正这些政策。具体来讲,他们的目标是通过有效途径增加社会支出,推行有助于提高竞争和避免导致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过剩的现代监管制度,利用公共投资吸引私人投资,引进可以避免人为加强本币的汇率机制。这些被墨西哥政治学者卡斯塔涅达称为拉美“现代左派”的领导人认识到了利用世界市场的必要性,充分了解低通胀的好处;他们也承认实现增长和繁荣必须改革,以及市场往往为指导投资决策和增进生产率提供了合适的信号。即使经受了2008年危机的创伤,这些现代左翼政治家,包括巴西的卢拉、智利的巴切莱特和乌拉圭的巴斯克斯,也不愿采取保护主义政策,或中止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初的改革。

二、民粹主义和新民粹主义

民粹主义是个贬义词。它曾在较长的一个时期里被政治家们用来败坏政敌的名声。该词的否定涵义使我所知道的任何一位政治家都不愿自称为民粹主义者。那么,何谓民粹主义?民粹主义政权的要素是什么?其思想基础是什么?它的主要政策又如何?在界定民粹主义时,政治和历史学者通常都会提到由拥有鲜明个性和魅力的领袖领导的运动,这些人物对民众的吸引力来自围绕不平等的原因及解决办法的激烈言辞。他们的演讲以维护人民的利益以及反对寡头、公司、金融资本、商业部门和外资公司的利益为基调。在其关于拉美历史的名着中,爱德文·威廉姆森这样界定民粹主义:“某位政治家试图通过全面的允诺和对下层阶级的妥协来博取民众的支持从而赢得政权的现象。”他还指出,“民粹主义领导人缺乏社会变革和经济改革的连贯规划”。[1]

政治科学家保罗·德雷克指出,民粹主义者利用“政治动员、不断重复的辞令和精心设计的符号”去激励民众;也利用包括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在内的鱼龙混杂的联盟。他还提到,民粹主义计划通常“通过扩张政府激进主义、在一个不断加速的工业化进程中吸收工人、改良再分配措施”来应对“不发达”问题。[2]另一位政治科学家米歇尔指出,“民粹主义计划经常与社会主义的计划重合”[3]。

为获取其对具体政策的支持,民粹主义领导人通常直接面向大众,而非在传统政党内运作。为政治科学家所强调的传统民粹主义的其他方面主要有:作为“人民”的核心组成部分的下层和中间阶级的联盟,亲城市的言辞和政策,对代议制民主的明显模棱两可的态度,如果不是公开轻蔑的话。实际上,历史上的绝大多数拉美民粹主义都有专制主义倾向。多数经济学家都仿效了由我和麻省理工学院的鲁迪·多恩布斯(RudiDornbusch)于1989年提出的分析,将民粹主义定义为一系列旨在通过实行巨额财政赤字和扩张性货币政策以及通过增加公共部门工人的工资(这未被生产率的提高或其他经济状况证明为正当)来重新分配收入的经济政策。多恩布斯和笔者还指出,宏观经济民粹主义阶段总是以极度兴奋开始,以快速通胀(个别案例是极度通胀)、失业率上升、工资水平下降结束。此类政策一再失败,严重伤害了那些它们试图去取悦的群体,即穷人和中间阶级。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拉美 民粹主义 现代化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