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论现代化进程中的拉美民粹主义

2013年01月05日 22:19
来源:学术论坛 作者:林红

二、作为民粹主义的庇隆主义

庇隆主义是考察拉美民粹主义的理想样本。虽然在拉美地区,巴西的瓦加西主义、秘鲁的阿普拉党、乌拉圭的新巴特列主义以至后来的委内瑞拉的查韦斯都被冠以民粹主义的名称,但庇隆主义与它们相比,在思想体系、影响深度和基本特征方面都更接近民粹主义,而且它的意义实际上已不局限于阿根廷,不局限于20世纪40~60年代,庇隆主义几乎可以说代表着拉丁美洲的民粹主义,直至今天人们仍然在拉美一些左派或者右派政府的政治实践中发现它的痕迹。

从民粹主义的视角来看,庇隆主义是一种建立在卡里斯马式领导、社会改革议程、跨阶级联盟支持的基础上、倾向于集权主义的复合物,它的民粹主义特点体现在其政治经济主张、社会基础和政治风格上。

1.主义上的人民性

庇隆主义者认为自己代表人民的当代价值观念。庇隆主义所声称的正义主义就是这种人民观念的表达,也是在政治上、意识形态上动员人民的工具。正义主义的第20条真理清楚地写道:“在这个国家的土地上,我们拥有最好的财富就是人民。”1950年庇隆曾宣布“正义主义在本质上是民众的”。1955年政变后,他又表示,这是人民和反人民斗争的新开端。因此,庇隆主义声称代表人民,既反对殖民主义,也反对寡头偏见,它的运动与拉美其他国家的“民众的”、“民众主义的”和“工人的”运动在本质上是一致的。同时,庇隆主义捍卫者坚信,庇隆主义“力图实现民族民众事业,是最伟大和最彻底的”〔2〕(P8)。

2.经济上的国有化倾向

经济上,庇隆制定了一系列社会经济改革政策,赢得了大部分阿根廷劳动者的支持。1946年3月,他上台后的第一件事是将阿根廷中央银行收归国有,结束了外国资本对本国银行的控制,之后又从外国资本手中赎买了电话网和铁路网,实现了国有化,从而顺应了阿根廷人民强烈的反抗帝国主义势力的情绪。为了赢得农民对庇隆政权的支持,他上台后颁布了一项垦殖国有土地和部分私有土地的纲领。据统计,庇隆政府从上台到1950年期间,赎回并转让给农民土地为45万多公顷,有3200户农民得到了这一纲领的好处〔3〕(P24)。庇隆以再分配政策为核心的社会经济改革建立了农民、工人的跨阶级联盟,这使得阿根廷民粹主义的社会基础要比其他地区更为广泛。

3.实践中的底层取向

从庇隆个人的政治实践也可以看到,他的荣辱兴衰以及庇隆主义的发展历程证明了,城市底层、劳工群众所起到的作用是至关重要的。庇隆主义党以劳工党为组织基础,重视对工会的领导和对无组织工人的动员,事实上,庇隆政府的最有力支持正是来自庇隆夫人埃维塔动员起来的底层社会成员“无衫汉”。埃维塔与工人阶级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控制着阿根廷劳工总联合会,在她的背后是四百万庇隆主义的忠实追随者。

由于“无衫汉”和部分中产阶级的支持,庇隆政府享有极高威望。庇隆第二次竞选时,以458万票对230万票顺利地战胜激进党竞选对手,决不是偶然的。外国观察家一般认为,军队和劳工是庇隆统治的两根支柱,因为在他统治的时期,军官得到了优厚的待遇,庇隆主义思想还被灌输到军官的下层中去。但是,在埃维塔的影响下,“无衫汉”成为了支持他的最坚实的基石,庇隆为了保持“无衫汉”的信赖和支持,在政府、参众两院和市政会议中都给“无衫汉”安排了一些席位。他给“无衫汉”留下了这样一个印象:他是真正为流汗的劳苦大众谋福利的伟大人物。阿根廷社会学家道尔瓜多·蒂·代亚(TorcuatoDiTella)认为,工人阶级的无自由权状态是他们追随庇隆的原因,庇隆主义是那些想参与国民收入和政治权力分配,但又找不到利益表达渠道的农民和工人群体,在军人和工业主等“反现状精英”的领导下的政治产物〔4〕(PP47-74)。

4.领导风格上的卡里斯马化

民粹主义对卡里斯马式领导的依赖在拉美地区是很典型的,庇隆主义的民粹特性除了表现在其底层取向之外,还表现在以个人魅力为基础的卡里斯马式政治统治。毫无疑问,庇隆的个人品质以及获得尊重的能力是他能在选举中获得成功的主要工具。

有关庇隆的个人魅力,可以在1945年的“十月事件”中得到印证。1945年10月,庇隆的政敌阿瓦洛斯将军为维护寡头势力利益,发动了一场旨在打倒庇隆的军事暴动,庇隆被投入监狱。在庇隆夫人埃维塔的策划下,阿根廷发生了大规模的劳工抗议。1945年10月17日,大约30万劳工群众在德梅奥广场举行大集会,他们高呼“还我庇隆”的口号,要求释放庇隆,集会的劳工从早上一直等到午夜时分。“无衫汉”们要求维护庇隆神话般的地位,他们对阿瓦洛斯的愤怒情绪最后迫使政变当局不得不释放庇隆。庇隆获释后立即到广场上发表了富有鼓动性的演说,他在玫瑰宫阳台上向呼喊他的名字并热切期待他出现的民众挥手致意,这一场景的确表明了庇隆与人民的直接联系,也证明了他的深受人民热爱的个人政治魅力。因此,当庇隆以工人阶级为主要社会基础,从他们那儿获得支持的时候,“无衫汉”由于庇隆的统治也获得了一定的参与现代社会的机会,获得了独立的政治意识,从而使他们得以从旧的社会行为模式下解脱出来〔2〕(P14)。从本质上看,“庇隆民粹主义导致了以政治弱势群体的名义与支持为基础的政治上的卡里斯马式的领导”〔5〕(P87)。

以上的特点反映了庇隆对阿根廷的统治的民粹主义倾向。但是,信奉自由民主的欧美学者认为,庇隆的统治在本质上是独裁的、集权的,因为“庇隆把法治变成了武力统治,并且系统地侵犯了通常被认为是民主制度之根本的个人权利,诸如言论、出版、集会和不受随意逮捕、监禁的自由”〔6〕(P33)。在这里,值得注意的是,庇隆在阿根廷的民粹式统治不仅是追求自我标榜的政治信念的结果,而且还是阿根廷人民自己选择的结果。

虽然庇隆主义有强烈的威权主义倾向--这是他从意大利法西斯职团主义那儿承接过来的东西,但是为什么民众会选择这种不民主的、集权主义的政治参与方式,而不是民主的或传统左派的道路呢?阿根廷学者赫尔马尼认为,在20世纪30~40年代,随着阿根廷现代化进程加快,那些既无政治经验又无工会经验的农民,潮水般涌入大城市的工厂,这是阿根廷迅速城市化的结果,“大量的民众迅速转移到城市,由农村的雇农一跃转变为城市的工人,他们的政治地位提高,但同时却没有现成的政治参与的渠道。由于本世纪初政府的镇压性政策,中产阶级政府的矛盾心理和相对失败……对民主的严格的限制,还有缺乏表达民众情感和要求的政党,从而使这些内部移民,成为那些能够给他们提供政治参与的冒险家所利用的唾手可得的力量”〔7〕(P231)。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现代化 拉美 民粹主义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