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论现代化进程中的拉美民粹主义

2013年01月05日 22:19
来源:学术论坛 作者:林红

本文摘自《学术论坛》2007年第1期,作者:林红,原题:《论现代化进程中的拉美民粹主义》

在拉美研究中,民粹主义是一个十分有用的概念。20世纪30~60年代,拉美政治生活的突出特征便是以城市为基础的民粹主义的出现,以至几乎整个南美大陆的现代发展都被认为带有鲜明的民粹主义特征。本文试图探讨民粹主义在拉美生成的历史必然性,对堪称拉美民粹主义代表的庇隆主义进行分析,同时总结拉美民粹主义的独特性。

一、现代化与拉美民粹主义的应运而生

多数学者认为,民粹主义始终是拉美政治的鲜明特色,正如詹姆斯·梅勒所说:“从左派到右派的所有政治势力,被迫以这种或那种方式调整它们的政治行为,以适应民粹主义的挑战。无论是好还是坏,民粹主义从一开始就一直是拉丁美洲的重要的政治势力。”〔1〕(P7)因此,拉美研究者们大多愿意应用这一概念来对拉美所经历的一系列政权变迁和政治变革进行描述。显然,民粹主义在拉美的独特表现与拉美自身特定的政治经济环境无法分开,要对拉美民粹主义的形成及其在当代的盛行有深刻的理解,必然要分析拉美现代化的进程及其所导致的政治经济变迁。

拉丁美洲国家与其他第三世界国家相比,早在19世纪后期到20世纪初期就已获得了独立。在获得独立国家地位的过程中,它们都不约而同地由于与欧洲的历史联系而较早地和较长期地经历了议会政治,不过,这是一种不同于欧洲的寡头制的有限议会政治类型,其特点是各种议会势力由松散的贵族团体和各种政治俱乐部组成,而不是由以民众为基础的组织化的政党组成,拉美的议会民主制并不是在充分的政党政治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进入20世纪后,寡头的政治垄断地位受到新的政治精英的严重挑战,寡头议会政治开始受到削弱并走向崩溃。然而,新的政治精英的出现以及大众的广泛政治动员的开始,不像欧洲那样出现在大规模的工业化之后,而是在此之前。换言之,以拉美国家为代表的后发工业化国家,从寡头代议制向大众政治的过渡,是发生在工业资本主义弱小之时〔2〕(P94)。

欧洲国家基本上是在工业化有了相当发展之后,才形成广泛的有组织的政党,即在工业化基本完成后才出现传统的政治结构的衰落。而拉美恰恰相反,议会政治的发展发生在大规模的工业化之前,例如在阿根廷,它在19世纪开始引入西方的自由思想和议会体制,但国家工业化程度仍十分低下,直到1930年,阿根廷的工业生产才仅占国民生产总值的22。8%,而且大多数工业活动都与出口部门密切相关。

拉美在工业化完成之前采用西方议会政治不是一种简单的新马克思主义者所解释的附带现象或表面形式,因为政治与文化变革在这种选择中起到了关键作用,以政党竞争、普选权或相对广泛的选举权为内容的议会体制尽管具有寡头政治的特点,但它实际上已为政党政治结构的早期组织打下了基础,因此,正是由于拉美比较早地接受了多党制度,拉美民众在工业化到来之前已过早地进行了政治动员,为民粹主义准备了很好的社会基础。当然,多党制度发育发展的过程也正是寡头政治走向末日的过程。

此外,拉美寡头政治的瓦解还与商业化和城市化等社会发展因素有密切关系。19世纪后期,拉美各国的出口部门有了迅速增长,外资大量涌入,拉美经济完全被纳入国际市场并表现出对国际经济关系的高度依赖性。在外来力量的影响下,拉美启动了商业化进程,以适应欧洲对原材料和世界市场的追求,而西欧商业的渗透、国内市场的发展和某些经济部门的货币化都是这一进程完成的标志。

随着商业化的进展,拉美城市化发展十分迅速。20世纪20年代,智利、阿根廷等国尽管工业化水平仍很低,但城市化甚至超过了一些欧洲国家在工业化发展同一时期的水平,比如智利1920年前后在2万人以上城市中的人口占总人口比例为21。2%,阿根廷为32。7%,在智利10万人以上城市人口所占的比例是18。2%,而阿根廷为27。1%,相比之下,英国和德国当年的水平仅为10。2%和10。1%。

拉美迅速的商业化和城市化推动了国家权力的扩张,国家干预迅速增长,涉及了扩大出口的基础设施建设、农产品价格的保护以及货币流通总量的调整等诸多经济领域。此外,在大的城市中心,为缓解商业经济压力,国家扩大了财政支出,以确保可提供最低限度的市政设施,而政府支出增长则导致了政府雇员的扩张,这种国家机器和服务部门的过度膨胀是超经济实力的,与当时的国家工业化水平是不相符的。

在政党政治、国家扩张、商业化以及城市化等诸多政治和经济因素的共同作用下,拉美各国传统的寡头政治不断被削弱直至瓦解。这种在工业化完成之前,即在强大的工业无产阶级和工业资产阶级出现之前,就已经开始的寡头政治向政党政治的过渡和转型,提供了民粹主义运动形成的条件,因为缺乏独立的工会组织和大量的无产阶级政党来把握这种转型所带来的机会。在国际经济的意义上,拉美民粹主义完全可以被看作是在全球经济中因独特的经济地位和国家抉择所带来的结果,而在国内现代化和社会转型意义上,民粹主义则是寡头政治向现代议会政治过渡的必然产物。

总之,拉美从19世纪农业社会迅速向20世纪工业和城市化社会的过渡,是一个政治和社会经济制度的结构性变革时代。很显然,这场结构性危机的最大结果是寡头政治制度的崩溃,它体现为传统的社会控制方式已很难适应转型中的社会控制,无论单纯诉诸镇压还是单纯利用传统的庇护制度,都难以把现代化进程中出现的庞大的劳工阶级群体统合到传统的寡头制度之中,一种新的社会整合方式成为必要。民粹主义运动弥补了旧的寡头阶层和大众社会之间的裂痕,确立了追求民族经济独立、打破半封建社会结构、促进社会公正的目标,成为了现代拉美社会控制的主要政治形式。因此,民粹主义作为拉美政治的一种选择,代表了对社会转型所带来的严重结构性危机的激烈政治反应。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现代化 拉美 民粹主义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