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拉美实行民粹主义初衷:为穷人谋福利 实现再分配

2013年01月05日 22:03
来源:管理世界 作者:樊纲 张晓晶

进口替代战略以扭曲市场为代价,最终导致拉美工业化发展严重滞后。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看到,1980 年代以来直到2000 年,拉美整体工业化水平并不高,有些国家甚至出现了倒退现象。例如,1980 年与2000 年相比,有关国家制造业产值占GDP 的比重变化如下:阿根廷由30.3%降为16.1%;巴西由27.2%降为19.8%;智利由19.3%降为17.4%;哥伦比亚由21.5%降为13.7%;秘鲁由29.3%降为14.6%;乌拉圭由28.6%降为17.9%(见表5)。如果我们以非农产业(主要是加入服务业)占GDP的比重来衡量,工业化程度会有所提高,但不会改变拉美工业化整体水平较低这样一个基本结论。尤其是,如果和城市化比较起来,拉美工业化就显得严重滞后了。

拉美的工业化发展不足,城市化却是发展过度,这二者存在着极大的不平衡。拉美城市化发展,也是和民粹主义的积极推进有很大关系。推进城市化,形成大量的城市工人阶层,是对原来的城市权贵、精英阶层的一种消解,是努力缓急贫富差距、赢得民众支持的重要举措。这也导致了城市化的过度发展。 表6 显示,2000 年拉美城市化水平达到75.3%,仅次于北美,超过了欧洲与大洋洲,是亚洲的两倍。但与此同时,工业化水平只是在30%左右(见图1)。这个差距是非常大的。而拉美的很多问题,就都与工业化与城市化发展不平衡有关。比如,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大量农村劳动力向城市转移,但这种转移却是在一个没有工业化支撑的情况下完成的。因此,大量进入城市的农民并不能找到工作(见前面的分析)。于是形成大量失业或者非正规部门的就业(见下面的分析),进而形成大量的城市贫民(窟),他们成为民粹主义的重要支持力量。

(3)外资依赖与国有化浪潮拉美经济赶超的另一个方面就是国有化战略,即想办法摆脱外资依赖,通过政府主导来推进工业化。拉美长期以来的外资依赖与其殖民地历史有很大关系。如果从一个长时段的历史来看,外资依赖不是今天才成为拉美的问题,其实在上个世纪初就已经如此,甚至更严重。

表7显示,从外资占GDP的比重来看,全球整体而言,一战前达到最高,为89%(1914),这也是早期全球化的鼎盛时期;而1990年这一比例不过是42%,还不到一战前的一半。而从拉美来看,外资占GDP的比重则从1914年的271%下降到1990年的47%。有意思的是,与拉美和非洲比起来,亚洲一直是比较低的,最高不过40%(1914),1990年为32%,显然这和殖民地的历史有关。非洲与拉美长时期成为发达国家的殖民地,而亚洲更多是半殖民地。因此,外资在拉美,(至少在民族独立之前)其实不过是一种变相的国内投资而已;反而是二战以后,强调民族独立,对于外资进行限制,外资流入才有所下降;而推行金融自由化引起新一轮的外资进入,拉美外资才由33%(1980)上升到47%(1990)。

拉美外资依赖,一方面是历史遗留问题,别一方面也和拉美没能建立起强有力的工业体系(如前面提到的滞后工业化)有关。正因为外资依赖成为问题,民粹主义便以敌视外资、强调国有化(nationalization)而赢得民众的支持。比如拉美一些资源出口型国家(如委内瑞拉)都开始“向左转”,实施国有化。一段时期以来推行新自由主义而形成的较严重的外资依赖,成为民粹主义卷土重来的重要理由。

(4)福利赶超

民粹主义的初衷是实现再分配的目标。因此经济赶超只是手段,福利赶超才是目的。民粹主义的福利赶超主要体现在两大方面:加强劳工保护和增加社会支出。而在1990年代之前,增加工资几乎是民粹主义改善劳工福利的最重要手段。

1)加强劳工保护与非正规部门的大量就业

拉美民粹主义政策向劳工利益倾斜,这从劳工立法中可以看出来:1)高度就业保护,特别是对在国营企业和大型私营企业工作的工人实行就业保护。劳资双方一旦签订劳动合同,往往是长期的甚至是终身的,类似于中国的铁饭碗。2)集体谈判居重要地位。主要工会组织的集体谈判成果往往成为本行业和全国各行业的工资、劳动条件和各种福利的标准,且协议一旦形成,很难改变。3)高社会福利保障。拉美的社会保障水平在发展中地区是最高的,虽然保障程度不及发达国家,但社会保障税率却接近或高于发达国家。1987~ 1988 年, 在拉美较早建立社会保险制度的阿根廷和乌拉圭,其社会保障税率分别高达34%~ 45% 和54%~ 57% ,接近欧洲国家;有不少国家为20%~ 30% ,也高于加拿大和美国。近几年的改革基本上没有降低社会保障税率。多数拉美国家的社会保障税大部分来自雇主。显然,这会抬高雇主的成本(刘沅,1997)。

具有鲜明民粹主义特点的劳工立法对拉美就业产生了较大的负面影响。

A、拉美国家的劳动市场在工资和就业两方面均具有刚性。这就使劳动市场缺少流动性,无法发挥合理配置劳动力资源的功能。这种状况加剧了拉美1980 年代的经济衰退。B、劳动力费用较高及其对降低失业率的制约。由于社会保障税和解雇赔偿最终都会作为劳动力费用进入生产成本,而雇主所关注的是生产效率和产品的竞争性,在劳动力费用较高的情况下, 必然尽量避免雇用更多工人。从长期看, 这样做会促使企业主以资本替代劳动, 从而不利于失业问题的解决,整个社会就业水平下降。Heckman(2000)的研究表明,就业保护的弹性非常高,相当于一个月报酬的预期解雇成本会引起就业下降1.8 个百分点。而以拉美为例,2000 年的平均解雇成本相当于工人3.04 个月的报酬,因此会引起就业率下降5.5%。C、非正规经济部门的存在与扩大。由于正规部门必须支付社会保障税和解雇赔偿金,而非正规部门可以逃避此项开支, 因而正规部门的劳动力费用远高于非正规部门,这也是非正规部门不断扩大的一个重要原因。

表8 显示,进入新世纪,很多拉美国家非正规部门的就业都超过了50%,即一半以上的劳动力在非正规部门就业。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城市化的快速推进与工业化发展的滞后,使得整个社会不能很快地吸纳这些从农村转移到城市的劳动力,这是基本原因。另外,大量非正规就业还由于正规就业部门门槛高,因为存在着对正规部门的劳工保护(包括最低工资制,社会保障等)。保护劳工的利益本身并没有错误。但如果民粹主义领导人为了获得支持不顾财政限制,不顾市场规律,不断地提高实际工资的时候,结果可能适得其反,即造成了正规部门雇佣工人成本上升,从而就业机会减少,大量劳动力只有进入非正规部门,妨碍了劳工收入的真正提高。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拉美 民粹主义 福利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