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现代日本与冲绳

2013年05月19日 22:38
来源:开放时代 作者:新崎盛晖

总统的咨询机关国家安全保障会议决定长期保有冲绳是在1949年初。人民解放军在中国大陆的内战中已经占有绝对优势,美苏对立也正在不断激化。美国政府在1949年7月开始的1950年会计年度里,第一次正式添加了冲绳基地建设的预算。7月4日,美国独立纪念日,麦克阿瑟发表声明说:“日本是阻止共产主义进军的壁垒”。

在确认了苏联拥有原子弹(1949年9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949年10月)、朝鲜战争勃发(1950年6月)等世界形势急速变化的情况下,把非武装国家日本建设成“反共壁垒”的政策也开始迅速地变为现实。

(三)日本的军备重整和冲绳

非武装国家日本的军备重整是从1950年8月发布警察预备队{28}令(即日生效)开始的。美陆军省很早就已经在讨论日本有限制的恢复军备的问题,朝鲜战争使对日本重整军备持否定态度的麦克阿瑟也开始认识到当地的地面部队作为美军战略补充力量的重要性。两年后,警察预备队变为保安队{29}(1952年7月保安厅法公布,10月保安队正式成立),又过了两年,改称为自卫队{30}(1954年6月自卫队法公布,7月施行)。

将非武装国家日本建设为“反共壁垒”的下一步政策就是美军在日本的永久驻扎。朝鲜战争使美国认识到了作为进攻基地、后方支援基地的日本在美军战略上的重要性。另一方面,正如“朝鲜特需”{31}、“朝鲜热”等说法所显示的,凋敝不堪的战后日本经济也通过协助美国战争,为今后的发展打下了基础。日美同盟正是建立在这样一种相互利用的关系上。日美安保条约{32}为美军在日本的永久驻扎提供了条约上的根据。随着日本的独立,联合国军(占领军)原则上应该撤离日本,但占大多数的美军却根据日美安保条约的规定作为驻日美军而赖在了日本。

在早期的对日占领政策中,冲绳的分离军事支配是和日本的非武装国家化联系在一起的。然而,当日本开始重新军备,美军已经可以把整个日本当做基地的时候,冲绳的军事支配不仅没有丝毫减弱,反而日益增强。这是因为美国认为,以主权国家之间的条约为根据的日本的基地并不安定,而在美国单独支配下的冲绳基地可以克服这一缺点。具体地说,在日本建设基地必须以亲美政权的存续为前提,而冲绳的基地,可以按照美国政府的意愿随心所欲地维持、强化。

对日和平条约{33}第三条就冲绳的地位作了如下规定:

日本国对于合众国向联合国所提出的有关把冲绳、小笠原纳入以合众国为唯一施政权者的国际托管制度{34}下的任何议案都表示同意。至议案的提出、通过为止,合众国对包括领水在内的岛屿的领域以及居民有权行使行政、立法、司法上的全部及部分权力。

如果美国想要对冲绳实行排他性的军事统治,就不能把冲绳纳入联合国的托管制度内;如果想把冲绳置于战略托管下,就必须获得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承认,即得到苏联的同意;如果要把冲绳置于非战略托管下,就必须接受联合国托管理事会的定期审查。所以,美国并不打算向联合国提议把冲绳置于托管制度下。也就是说,以一个既不可能实现,也无意去实现的提案为前提,美国让日本承认了其在提案之前,对冲绳、小笠原实行全面统治的权力。尽管避免了吞并的坏名声,但美国却获得了吞并所伴随的所有利益。所以,对日和平条约第三条从条约成立伊始,就被称为“法的怪物”。

就这样,冲绳成为了美国世界战略中的“太平洋的枢纽”{35}。这不仅显示了冲绳的地理位置,同时也显示了冲绳作为联结太平洋地区的共同防卫条约——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三国之间的太平洋共同防卫组织条约(ANZUS条约)和美菲、美韩、美台之间的共同防卫条约的枢纽的位置。1952年4月28日,对日和平条约和日美安保条约同时生效。

三、日本的独立和美军政下的冲绳

(一)美民政府和琉球政府

随着对日讲和的动向越来越明确,在冲绳,要求回归日本的活动也越来越频繁。奄美、冲绳、宫古、八重山等各个岛屿通过绝大多数选民的署名以及议会的决议,对日本把包括奄美群岛在内的琉球列岛弃置于美军政之下的独立提出抗议,明确要求“回归到和平宪法之下”。但日美双方政府在决定琉球列岛的地位时,却完全没有把琉球居民自身所明确表达的意见考虑在内。

事实上,美国在具体讨论对日讲和问题之前,已经确定了对冲绳实行排他性统治和建立军事基地的方针,当地美军也已经开始着手制定相应的体制。1950年,美军政府改称为美民政府{36},尽管名称不同,但实质上并没有区别。首任民政长官是美远东军司令官麦克阿瑟元帅,民政副长官是美琉球军司令官比特勒少将。1957年,远东军被收编进太平洋军,与此同时,根据总统行政命令,美琉球军司令官被改称为高等专务官{37}。

最初,美军曾在奄美、冲绳、宫古、八重山四个群岛上分别设置了居民自己的群岛政府{38},但1952年4月撤消了当地政府,在美民政府下设置了统一的琉球政府。琉球政府虽然采取了三权分立的形式,但其权限极为有限。

琉球政府行政主席由美民政副长官(后来的高等专务官)任命,不得不直接或间接听从美军的指示。琉球立法院虽然由居民直接选出的议员构成,但实际上选举会受到美军的干涉,而且立法活动被限制在和布告、命令{39}(实质上就是美军的命令)不相抵触的范围之内。

例如,为了处理基地建设中频频发生的劳资纠纷,琉球立法院试图制定《劳动基准法》、《工会法》、《劳动关系调整法》等三项法案,但因遭到美民政府的阻挠而迟迟没有进展。等到法案好不容易成立,就在劳动三法快要公布(1953年8月)之前,美民政府却发布了116号命令《关于雇用琉球人的劳动基准及劳动关系法》,规定和基地有关的事务所雇用的劳动者不适用于立法院制定的劳动法,必须按照116号命令办理。1955年3月,民政府又发布了145号命令《工会的认可手续》,规定任何工会组织都必须经过民政府的认可,加强了对工人运动的干涉。而战后日本的工会法却是在GHQ的民主化指示下制定的,两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日本和冲绳,“战后民主主义”也存在着质的差别。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日本 冲绳 琉球 美国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