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水平轴思想——关于冲绳的“共同体意识”

2013年05月19日 13:49
来源:开放时代 作者:冈本惠德

可以说,我的情况也相同。前面也提到,把冲绳看作是停滞的、落后的、守旧的血缘共同体意识支配的区域的视点背后,有“近代”理性主义支配、可以不受任何人拘束、有生气地活下去的东京想象。即使那里也有贫困和压抑,也是可变的。变革不容易,但是有可能,怀着期待。我要冲出冲绳的志向,某种意义上,和伊波的志向相同。当然,伊波没有止步于个人的志向,而是怀有冲绳和冲绳所有的人们要怎样才能摆脱落后的切实的关心,这成为伊波的一种苦涩。并且,比起从政治和经济侧面分析冲绳摆脱落后,伊波提示与人的意识的表现方式、精神主义和文化方面相结合,展示出一种启蒙学姿态。所以,伊波的视点和我的只是想逃脱冲绳的方式,即使在想摆脱冲绳落后上有所相同,但也有决定性的差异。尽管如此“,本土”和“冲绳”的关系,作为对“本土”的向往表现出来的意识的方式,还是有共同的地方。这种对“本土”的看法,就是把冲绳视作落后地区,否定它的生活方式,通过与中央的同质化获得“近代”的想法,不只是我一个人的想法,也是以伊波为首的前辈们对“本土”的视线的存在方式。

那么,幻想“近代的理念”,无法从中看到国家意志,反复无媒介地尝试接近“近代的理念”正是冲绳的近代,这种意识不只是我一人,在冲绳的人们中间也可以看到,这种意识的存在方式,需要把它对象化。

可是,给了想从冲绳逃开的我以很大刺激的是,本以为已经逃脱开的冲绳,其实还活在我的内心深处。毫无疑问,我就是冲绳人。比如,在寂寥的租住的房间里听到无线电里传来冲绳民谣的旋律,浑身就剧烈地颤抖。对于认为冲绳民谣单调、体现社会结构停滞、应该拒绝的我来说,真是一个刺激。并且,在冲绳时没有觉得有多大意义和感动的山之口貘的《会话》,好像带着新的意义重新浮现:

是哪里人?女子问道

啊我的家乡到底在哪里我点上烟刺青和三弦就浮现在眼前有着图画般风俗的我的家乡!

在望不到头的那一边

望不到头的那一边?女子说

对望不到头的那一边从日本列岛南端还要

稍稍向前女人们头顶猪仔光着脚走路习惯了这

忧郁方向的那个我的家乡!

南方

南方?女子又问

南方就是南方住在浓蓝的海里那常夏的地

带龙舌兰梯梧番木瓜这些植物簇拥着被笼罩

在白色的季节下那不是日本人吗说得通日语吗

一片窃窃私语中世间的成见们寄寓的那个我的

家乡!

亚热带

亚热带!女子又说

就是亚热带我的女子难道眼不见亚热带近在眼前!我生在亚热带说日语的日本人像望着酋长土人空手道泡盛酒那样眺望着我寄寓着世间成见的那个我的家乡!

山之口貘的这首《会话》诗,是人们谈到冲绳人的意识,特别谈到在与“本土”的关系时,不得不提到的诗。

在《会话》中,面对“家是哪里?”的询问,主人公没能回答“冲绳”,而是以“最那边”、“南方”、“亚热带”等回答。把这一切直接看作主人公的自卑感完全可能。事实上,很多书里都有介绍,很多冲绳人把户籍迁到东京,隐瞒自己的出生。如果,我们剔除对作者的理解来考虑,得出这样的判断也不为怪。

例如,昭和七年六月号的《妇人公论》上刊载的名为久志富佐子的冲绳出生的女性所写的《走向毁灭的琉球女手记》中,描写一个冲绳出生的男子为了出人头地,断绝和亲戚朋友的交往,把户籍迁到东京,一直隐瞒自己的出生。作品的题目在东京冲绳人之间引起争议,出版社遭到抗议。肯定相似的例子也不少。从这些事实来考虑,把《会话》的主人公对出生地的支支吾吾与自卑感和歧视联系起来,并不是没有根据。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冲绳 琉球 日本 共同体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