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级战犯多冤屈?日本战败后军人的六种结局
2010年09月22日 22:22 中外书摘 】 【打印共有评论0

核心提示:经常有人觉得奇怪,日本人从日俄战争开始几十年里一直就在和俄国人过不去,怎么到现在反而想起请俄国人帮忙了。这其实没有什么奇怪的,首先是病急乱投医,大难临头看谁都是观音菩萨。其次就更加妙不可言,大正年间的日本人像杉山元们,几十年内老琢磨着要打俄国人,但莫名其妙的同时又对俄国人很有好感。铃木贯一郎首相就说得出谁听了都要昏过去的胡言乱语:“斯大林的体格和西乡隆盛很相像,都是大肚子,肯定都是重情义的好人,会帮日本忙的!”人家重情义就非得帮你忙?你这几十年都干了些什么?但日本人的思维方式可不这样,日语有一个词叫做“思いみ”,意思就是把自己的想法当成是现实了。像现在的靖国神社问题也是这样的思维逻辑:“我现在要和你亲近了,你怎么不和我亲近呢?”

1945年9月2日,日本外务大臣重光葵代表天皇,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大将代表大本营陆海军部,在美军战列舰“密苏里号”的甲板上签署了无条件投降书。

根据联合国占领军总部(GHQ)的命令,大本营于9月13日废止,其中枢部分参谋本部和军令部于10月30日正式消灭。陆军省和海军省也于12月1日被撤销。指导了日本军队的战争组织退出了历史的舞台,等待着那些指导者的是历史的审判。

一般来说,那些参加了战争的日本军人的命运分为六种:

一、指定为甲级战犯的高级军官。

二、指定为乙丙级战犯的高级军官和士兵。

三、被GHQ重新启用的高中级军官。

四、回到家乡重新开始新生活的军官和士兵。

五、被监禁在国外的军官和士兵。

六、自杀的军官和士兵。

第一和第二类:

甲、乙、丙级战犯

第一类和第二类军人,坦率地说,真正受到追究的只是一部分,还有很多没有受到追究。有两个原因:其一,在远东军事法庭起主导地位的美国,对日本文化、日本军制缺乏了解。应该说,美军从战争开始以后就对于结束战争后的战犯处理做了大量工作,从收集情报到审讯战俘,列出了一个庞大的清单。但是美国人没有(起码当时没有)理解日军参谋的这种特殊作用,和日本军队(特别是陆军)的“下克上”现象,而受其“政府管理军队,军队是职业军人的集团”这种西方固定观念的影响,在决定甲级战犯时是以政府关系为主。因此与陆军省有关的高级军官(课长以上)几乎全部是甲级战犯嫌疑人。而参谋本部的有关人员却几乎没有受到追究。比如田中新一、服部卓四郎等人根本没有受到追究,服部卓四郎还几乎被授命组建现在自卫队的前身警察队。

第二个原因是不少证据被彻底销毁,证人被封口。1945年8月14日御前会议决定了接受波茨坦公告以后,陆军军部就命令下属各部队、教育机关、附属机关销毁一切机密文件,各部队机关浓烟滚滚达数日之久。因此第一手证据极为缺乏,现在能看到的有关参谋本部的第一手资料,几乎都是几位反对扩大战争的参谋们偷偷留下来的。

日本人有一个抱团的习惯,而且日本陆军除近卫师团以外,均为“乡土联队”所组成。因此各地的“回乡军人会”之类的组织多如牛毛。而这些“回乡军人会”基本上都是和在役时相同的层次构造,因此只要军官们下了“钳口令”,就很难指望有人能出来说明事实。

第三类:

被重新启用的高中级军官

陆军省和海军省在1945年12月1日被撤销后,改名为“第一复员省”和“第二复员省”,主管从朝鲜半岛、中国大陆及东南亚各地遣返回来的部队和国内部队人员的复员工作。一开始被留用的都是原陆海军省的事务人员和文官。

但是从1946年年初开始,这两个复员省不断有原大本营的佐级参谋进出。那时是追查战犯风声正紧的时候,大多数参谋都改名换姓隐蔽了起来,因为听说GHQ逮着参谋就枪毙。怎么这些参谋突然敢如此大摇大摆地出入于光天化日之下?

他们的头儿姓“森”,在离GHQ总部第一生命大厦不远的日本邮船大厦办公,门口挂的牌子是“复员省战史编撰室”,但实际上是从参谋二部G2领取经费。原来这是G2下属的一个机关,后称“服部机关”,因为那位“森”不是别人,正是战败时驻抚顺的步兵第65联队长,原参谋本部作战课长服部卓四郎大佐。

谁也不知道服部和G2的维罗比少将是怎样搭上关系的,反正这个服部机关是越来越大。陆军有服部卓四郎大佐、杉田一次大佐(原参谋本部美国课课长)、原四郎中佐;海军有中村胜平少将(原航空本部总务部长)、大前敏一大佐、大井笃元大佐。顾问是有末精三中将(原参谋本部情报部部长)、河边虎四郎中将(原参谋本部次长)。

他们在干吗?表面上是因为军部的文件全部被烧,因此找来军部的人凭记忆编写战史。确实也是在写战史,以后以服部卓四郎一人的名义出版,书名叫《大东亚战争全史》。这本书是很有争议的一本书,因为是在美军的监督下由旧军参谋们编写的,所以除了歌颂美军之外就是替参谋们开脱。例如服部亲自策划的诺门罕事件居然不见提起。但是维罗比少将的真正目的还不在于此。维罗比少将是一个狂热的反共分子,他收罗这批人的真正目的是在于重新武装日本,为反苏战争做准备。

服部机关有点像秘密帮会,真正的内幕到现在还弄不清楚,也许是永远的秘密。据说朝鲜战争中,服部机关的成员起了很大的作用,因为从已知成员的经历来看,几乎都有朝鲜半岛或中国东北部驻防或作战的经验。

维罗比少将的建议是,这个“警察预备队”由服部卓四郎指挥,还提出了另外6个日本陆军高级军官的名单。本来吉田茂的思想和维罗比接近,但在阻止旧军阀复活这点上,和维罗比发生了尖锐的冲突。持自由派思想的GHQ民政部长惠特尼准将和吉田茂素来不对,这时候和吉田茂结成了统一战线,在麦克阿瑟面前拼命反对。

吉田茂在战时受过军部排挤,被特高警察和宪兵几次逮捕,所以对以东条英机为代表的旧军人深怀戒心。吉田茂推出的人物是原驻英武官辰已荣一中将,通过辰已荣一再集合了一批搞教育、兵站工作的旧军官,作战参谋佐级以上一个不要。

就是说现在的日本自卫队,确实流着旧日本军的血,但不是最坏的那部分血。倒是厚生省继承了陆军省和海军省的一部分衣钵。第一复员省和第二复员省后来成为了厚生省的第一复员局和第二复员局。现在的甲级战犯靖国神社合祀问题,就是厚生省一手制造出来的。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俞天任 编辑:刘嵩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