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俄共:四次重大分裂耗尽“内力”

2011年12月20日 15:39
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苏雨茜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本文来源:《南方周末》精选2004年8月5日第1069期,作者:苏雨茜,原题:《俄共:如何走向未来》

2004年7月3日,莫斯科,俄共第十次代表大会被迫在黑暗中进行。因为,会议开始不到15分钟,会场的电源就因为“技术原因”而被切断了。

黑暗掩盖了众多空缺的席位。依据大会公布的资料,应到代表317人中,实到247人。在手电筒的光束中,俄共总书记久加诺夫代表俄共中央向大会作了政治报告。他强调指出,俄共面临着严峻的历史抉择。手电的光束下那些空缺的座位,已经清楚地说明“严峻”所指。在经历了多次的党内激烈交锋之后,俄共分裂已成为一个事实。因为,就在久加诺夫进行报告的同时,另一个“俄共十大”也在同一个城市的某处进行。以伊万诺沃州州长吉洪诺夫为首的“俄共反对派”召集146名代表,并行召开会议。

尽管俄司法部已于8月3日正式宣布由吉洪诺夫主持召开的俄罗斯共产党代表大会不合法,俄共作为曾在俄政坛上发挥过举足轻重作用的最大反对党,其未来命运、特别是在俄未来政治社会生活中的地位和作用仍值得关注。

何曾如此混乱

久加诺夫当然有理由感到愤怒。因为,在这次会议的会前和会中已经连续出现了多次“意外”,先是“有人破坏地铁正常运营”,“误送”代表,然后是会场电源被“分裂者”切断,这一切似乎都指向久加诺夫主持的俄共十大。但更让久加诺夫愤怒的或许是分裂者的“另立中央”。吉洪诺夫主持的“并行的十大”严厉谴责了俄共中央以及久加诺夫的工作作风。不仅如此,这场大会还决定解除久加诺夫等俄共中央领导职务,并另行选举了由103名委员和74名候补委员组成的“中央委员会”。

明眼人从这场斗争中,可以清楚地看到今年5月初被开除出俄共的上届国家杜马副主席谢米金的影子。吉洪诺夫是谢米金的支持者和追随者之一。所以,这次久加诺夫与吉洪诺夫的较量实际上是与谢米金较量的继续。

由于俄共在2003年年底杜马选举中的惨败,谢米金曾试图在去年12月的俄共九大上推翻久加诺夫,但未获成功。在今年的总统选举中,谢米金又积极支持独立候选人格拉济耶夫,导致谢米金与俄共冲突激化,因此被扣上了“分裂俄共”的帽子。5月被开除后,谢氏公开聚集反对久加诺夫的党内力量,准备同久加诺夫彻底摊牌。

7月1日,在为俄共十大做最后准备的俄共中央第16次全会召开前几个小时,俄共副主席伊万琴科、中央书记波塔波夫和阿斯特拉罕金娜等宣布另立中央,不承认久加诺夫等俄共领导职务,推举伊万诺沃州州长吉洪诺夫为“俄共中央主席”,致使俄共7月3日召开十大的时候,出现了“一党两会”、“一党两主席、两中央”的分裂局面。

虽然,俄共十大新选出的中央委员会仍然选举久加诺夫连任俄共主席。但对于既成的分裂,久加诺夫显然到了不得不正视的时候。就在这次会议上,久加诺夫承认俄共中央和他本人对俄共分裂负有责任。随后,俄共采取了一系列“清理门户”的行动。大会开除了伊万诺沃州州长吉洪诺夫的党籍,并将俄共杜马议员团的5名参加“并行”大会的议员,开除出议员团。俄共十大针对分裂开出的药方是强化俄共的组织建设,为此,俄共修改了党纲和党章。新党章规定,新党员要经过6个月的预备期才可以被正式接纳入党。

此刻,来自党内外的支持或许是让久加诺夫惟一感到安慰的。分裂之后的7月6日,俄共中央书记拉什金表示,“俄共所有的地区分支机构都支持久加诺夫。”与此同时,俄农工联盟领袖哈里托诺夫、“亚博卢”民主党领导人亚夫林斯基等许多俄社会知名人士都声援支持久加诺夫,他们表示“对久加诺夫的攻击就是对俄罗斯政治和社会生活名誉的破坏”。新当选的俄共中央第一副主席梅利尼科夫最近在回答国际文传电讯社的记者的提问时说,“俄共已经进行了40多次全会和党的地区分支机构积极分子会议。所有与会者都表示支持久加诺夫。最近,俄共还要在其他地区分支机构中举行相应会议。”

但是,分裂对俄共造成的伤害已经无法避免了。尽管两派政治力量均坚持自己是俄共的“合法代表”,但俄此间许多分析评论认为,承认久加诺夫的共产党对普京当局更有利。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俄共 久加诺夫 吉洪诺夫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