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戴隆斌:俄共很难在俄罗斯现行体制下复兴

2011年12月20日 15:32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杨超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第三,不能正确地对待苏联历史。直到今年9月份召开的十四大,俄共还在大喊要为捍卫苏联历史而战。对一些已经有公论有确凿证据的历史公案仍然采取虚无主义的态度。比如说卡廷事件,卡廷事件时苏联枪毙了几万波兰人,然后集体埋掉了,后来档案也公布了,尸骨也挖出来了,检验报告也出来了,是苏联军官干的,苏联人干的。但久加诺夫他们死不承认,说都是假的,是别有用心的人干的,他们还煞有介事地要求总统梅德韦杰夫去查,说这个事情是德国法西斯干的。这样的态度,怎么能让公众信任他们呢?

俄共继承了苏联的终身制 党内没有选举

凤凰网历史:俄罗斯共产党成立20余年,党的主席一直是久加诺夫,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俄罗斯共产党为何无法选出新的领导人?

戴隆斌:俄共恢复成立现在已经有将近20年了,二十来年总书记一直是久加诺夫,为什么还是久加诺夫?从领导体制讲,俄共继承了苏联体制的终身制,没有任命,没有任期,实际上俄共内部、俄罗斯民众都认为俄共从强盛走向衰落的重要责任在久加诺夫,久加诺夫自从1993年上台就没下来,俄共党员对他怨言很多,好几次指名让久加诺夫下台,可久加诺夫自己认为责任不在他,他认为党分裂、党的影响力下降是没有及时把党的分裂分子清除出去,没有把俄共的敌人打倒,所以他认为要坚决的与俄共敌人做斗争,把党内反对派清除出去,认为总书记非我莫属,决不能下台,下台俄共就完了。2004年久加诺夫到北京出席世界政党会议时接受采访,当时他60岁,他说我这个年龄是政治家成熟的年龄,我现在精力很充沛,可以跟任何人赛跑,跑得比谁都快,言下之意就是说不能下,也不想下,只要他自己不下,他就牢牢掌握俄共的权力。俄共每次代表大会所谓的选举,都只是走一个程序,还是老一套选举办法。俄共衰落久加诺夫确实要负很大责任。

俄共现在是老年党 是守旧保守的象征

凤凰网历史:在今年俄罗斯共产党纪念十月革命的集会上老年人居多,这是否说明俄共在青年人中没有影响力?俄共是否会随着老党员的离去而消亡?

戴隆斌:太老了,俄共党员都很老,十月革命纪念活动中为什么老人居多?俄共现在确实是一个老人党,影响力逐渐的下降。一是党员数量下降,刚开始时有50来万,2004年是25万党员,2005年18万8,2006年是18万4,其中60岁以上占了48%,30-60岁的占43%,30岁以下的只占7%。2009年15万1,现在有所反弹,2010年12月份大概是15万4,多了几千人。2006年党员的平均年龄是58岁,2011年9月24号召开的十四大党员代表代表的平均年龄是54岁,所以俄共名副其实是老年党。按照这样下去,俄共自然就会慢慢退出政治舞台。如果没有较多的年轻人补充到俄共队伍里来,再过10年或者多一点时间,俄共里的老人就很多不在人世了,俄共即使没有解散,俄共的人数会更少,到那时,进入杜马的门槛恐怕也要费很大的气力了。

从目前的情况看,俄共在年轻人中的影响力很低,大家对加入俄共不感兴趣。当然不光对加入俄共不感兴趣,现在俄罗斯年轻人对加入其他党派也不太感兴趣,有一组数据说俄罗斯大概三分之一的人想去做生意,做银行家,当经理,有10%的人想成为暴发户,只有很少的人想从政,所以这与俄罗斯整个社会也有关系。年轻人更不愿意加入俄共,因为俄共在俄罗斯是守旧、保守、回归以前的象征,老年人因为是苏联时期过来的,参加俄共是对以前社会主义的信仰很坚定。对以前的生活,尤其是勃列日涅夫时期的稳定很怀念,那个时期尽管收入不很高,但非常安逸,各种福利待遇都有。只要有点身份、地位的人都有别墅,所以那帮老人怀念那个时候的生活。

俄共很难在俄罗斯现行体制下复兴

凤凰网历史:依靠合法斗争方式,俄罗斯共产党能否再次复兴壮大?

戴隆斌:至于谈俄共的发展前景,我对俄共始终不看好,俄共的纲领章程及对苏联历史的评价与俄罗斯社会格格不入,大大脱离俄罗斯社会的发展进程和现状,也脱离世界发展现状,他们的基本观念还停留在苏联时期,没有创新也没有改变。虽然它很想复兴,但在目前俄罗斯已经稳定的宪政体制下,想复兴掌权,我认为基本没有可能性。

目前来讲在可预见的十来年内,他在民众中还会有一定影响力,它要是想起来,起码要解决几个问题:

第一,观念要转变,现在俄罗斯大部分人尤其是年轻人对政治不感兴趣,他就想如何发财,如何多赚点钱,自己发展更好一些,社会主义对他们来讲是遥远的东西,共产主义对他们来讲是虚无缥渺的东西,俄共一再讲他的社会主义,对共产主义深信不疑,所以俄共对他们没有太多吸引力。

第二,俄共必须对它的决策有准确的定位。定位在什么地方,是一味跟政府作对,还是想在这种比较稳定的宪政体制下赢得民众的支持与认同,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现在一味地反对政府的现行政策肯定没有市场,因为在现行的政治经济体制下,经济在不断发展,人民生活水平在不断提高,俄罗斯的大国地位在不断找回,要与这种发展趋势作对,无异于以卵击石。俄共想要发展的话,必须在现有的宪政体制下开展活动,如果不在这种体制下开展活动就是违法的,一旦违法就更发展不起来了。但俄共恰恰不是,它现在的定位是苏联社会主义的维护者和恢复者,要恢复苏联,恢复苏联式的社会主义,举着斯大林的旗帜,肯定斯大林,这肯定是置于政府的对立面,这个决策定位就不对。

第三,俄共没有钱,这帮人都很穷,财政是很大问题。虽然他们现在也有网络电视台,有线电视台,但他们没有钱,统一俄罗斯党为什么发展得快?因为他们手里掌握很多资源,俄罗斯现在还不是完善的政党体制。俄共没有钱所以搞不了媒体,竞选缺乏资金,它的影响力肯定很难提高。

当然,摆在俄共面前的问题远不止上述这些,还有很多。比如队伍建设问题,目前俄共在党的建设方面面临党员队伍老化、新生力量严重不足等问题。在年龄及人员结构上,俄共基层党员基本上以55岁以上的退休人员为主,25岁以下的党员所占比例很小;支持俄共的选民大多来自农村和中、小城市,受高等教育的人不多。此外,还有加强领导层团结的问题,领导体制更新的问题,等等。总之,俄共要摆脱目前的困境,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即使退一万步讲俄共上台,它也只能在这种多党制的体制下生存与发展,它也超不过这个东西。它要想发展,上台与否都得改变以前的东西,这是很显然的。所以我认为俄共能维持一段时间,大概一段时候还会往下走,如果要发展取得民众支持,它的纲领和章程必须得变,这样才能与现实社会相衔接。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