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戴隆斌:俄共很难在俄罗斯现行体制下复兴

2011年12月20日 15:32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杨超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1996年总统选举时,久加诺夫参加了总统竞选,这是俄共迄今为止表现最好的一次。在第一轮,久加诺夫得票和叶利钦只差三个百分点,他们两人双双进入第二轮投票,当然最后还是没选上,久加诺夫只得了40。3%,叶利钦得了53。8%,差13%还多的的票。他选不上的原因很清楚,一是俄共本身的政策与俄罗斯社会现实不符合,俄共还要搞社会主义,还要举斯大林旗帜,维护苏联,俄罗斯民众刚刚从苏联体制退出来,绝大部分不想回到从前,所以民众很难接受。对于民众来讲,宁可选择民主派也不愿意选择举斯大林旗帜的保守共产党,即使叶利钦搞得再糟,民众也不愿投共产党的票,在两者之间肯定选择叶利钦,尽管很不情愿。

另外俄罗斯共产党是左派,同别的派别完全划分界限,实际上失去了一些党派的支持,失去了有可能投票的人的支持。还有他们不掌握媒体资源,所以它在竞选宣传上处于劣势。再有叶利钦是政场老手,已经当过一届总统,势力上他大一些,叶利钦在民众中的形象是民主派、改革派。叶利钦时期社会确实很混乱,老百姓日子很不好过,但是他们认为这是暂时的,是可以忍受的,比起苏联时期自由多了,随便可以说什么,只要不违法,可以做自己想做的,所以宁可投叶利钦的票,也不愿意回到过去。

俄共最糟糕的地方在于吹捧斯大林

凤凰网历史:俄罗斯共产党今天如何反思苏联解体与苏联历史中的不正常现象?他们在意识形态上持什么样的观点?

戴隆斌:俄罗斯共产党今年9月刚开了第十四次代表大会,现在来看罗斯共产党的纲领、章程实际上是小修小补,还是没有什么根本变化,跟成立时差不多,实际上没有什么改进。在他们的纲领、章程里,对苏联历史、对社会主义的评价实际上还没有变化。具体来说:

第一,关于苏联解体。俄共认为,尽管苏联社会主义建设取得了巨大成就,赢得了全世界人民应有的尊敬。但是,在苏联发展符合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生产力的任务还远没有完成,也没有形成符合生产力要求的经济机制。在全国实行了最严格的国有化和社会生活各个方面的集中化,官僚主义膨胀,人民的自治组织受到限制,社会积极性和劳动者的首创精神不足,严重违反了“各尽所能,按劳分配”这个社会主义的主要原则。科技革命的成果没有充分与社会主义的优越性结合起来。苏联人已经意识到了变革的必要性——要求革新社会主义,要求从以前的社会主义形态向符合这个社会的真正民主建设本质的更成熟的形态过渡。但党的领导层常常延误做出符合现实要求的决定,在实施改革决定时又缺乏必要的坚定性,结果社会积聚了很多困难、问题和负面的趋势,妨碍了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发挥,使社会主义变形,遏制了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使许多人失望和灰心。损害苏联社会的危机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执政多年的党所存在的危机决定的。过分追求党员干部人数、缺乏领导干部的更替机制和年轻化机制,削弱了苏共。党没有能够防止阶级敌人向共产党内的渗透。由于对所发生的过程估计不足,由于对政权和意识形态的垄断,党的一部分领导人把党变成了“骄傲自大的党”。党的领导人与千百万党员和劳动者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党内的列宁主义者努力想解决迫切的问题,克服社会中积聚起来的一些负面趋势。但是这些努力被社会主义的叛徒以欺骗的手段利用了。在80年代下半叶,他们口头上宣称“更多的民主,更多的社会主义!”,实际上却在开展铲除社会主义的工作。他们千方百计破坏社会主义制度的基础--国有制;扭曲劳动集体和合作社的作用;没有采取任何应有的措施反对“影子经济”;削弱了国家的作用;缺乏计划,导致国民经济和消费市场的混乱;他们采用各种心理战的方法,向劳动群众的意识灌输恶意中伤苏联历史和俄罗斯历史的信息,听任反对苏维埃政权和联盟国家统一的“影子资本家”、民族主义者、反人民力量恣意妄为。上层领导人利用其地位,攫取全民财产,当他们的行为遭到要求保留社会主义制度和苏联的真正的共产党员反抗时,1991年8-12月就开始了反革命的转变,禁止共产党员活动。这些活动的可耻顶峰是公开背叛祖国的掌权者们签订别洛韦日协定,他们粗鲁地践踏人民的神圣意志--人民愿意生活在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中,这在1991年3月17日全民公决中反映得很明显。所有这些,最终导致了苏联的解体。到今年俄共十四大,久加诺夫还在说,90年代初苏联经济之所以陷入危机之中,不是由于社会主义有缺陷,而是由于戈尔巴乔夫的政策。是叶利钦和戈尔巴乔夫等人的背叛、变节行径导致了苏联解体。

第二,关于斯大林。苏联解体以来,围绕对苏共历史人物评价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息,特别是对斯大林的评价。很长一段时间俄共尽管坚决捍卫苏联70年取得的历史性成就,但一直没有正面对此做出回答。直到1999年12月21日斯大林诞辰120周年纪念日,久加诺夫在拜谒斯大林陵墓时说,斯大林不仅是20世纪俄国历史,而且是整个俄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国务活动家。斯大林执掌政权后,把俄国从一个散乱、分裂的国家建成世界上最强大、最伟大的国家之一,在苏联建立起了全部现代化的工业,为人类进入宇宙作了最充分的准备和积累,奠定了科学理论基础,建立了世界上最优秀的教育体制。他说,人们只是注意到并指责斯大林破坏法制、进行大清洗等活动,但却忽视了在斯大林领导下,国家取得了一系列重大的成就这一现实。后来,久加诺夫在2004年为纪念斯大林诞辰125周年而写的文章中高度赞扬斯大林的历史功绩,肯定他在社会主义工业化和卫国战争中的贡献,说他是“伟大的国务活动家”和“强国的建设者”。但又说,斯大林“为了主要的事业对人冷酷无情”,“在明显情况下犯了错误”,“以致后来不得不对之进行长久的和痛苦的纠正”。久加诺夫还认为,斯大林的“一国建成社会主义”理论就是“斯大林模式的俄罗斯地缘政治学”。而雅尔塔-波茨坦体系的建立是斯大林地缘政治理论的成功体现。“斯大林在斯拉夫国家基础上建立了新的大陆地缘政治同盟——‘社会主义大家庭’。”这大大加强了国家的安全,使苏联成为世界超级大国。久加诺夫赞扬斯大林“最大限度地扩大了对沿海和沿大洋地区的势力范围”,并为斯大林的地缘政治理论没有得到进一步发展感到遗憾。2008年11月,久加诺夫在俄共十三大政治报告中进一步强调,在斯大林时期的30年代,尽管犯了悲剧性的错误,但是不应该忘记斯大林所取得的伟大成就,正是在30年代,苏联奠定了强大的生产、科学基础,为苏联打垮法西斯提供了保证。十三大通过的经过修订的党纲也强调,为了赶上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斯大林实行的工业化、农业集体化是必须的,事实证明是正确的。现任共产主义青年联盟中央第一书记、俄共中央委员和中央书记尤里·阿福宁还提出,要用年轻的斯大林的形象来吸引青年人入党,他认为,“年轻时的斯大林既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又是布尔什维克战斗队员。这样的形象对于俄罗斯青年人来说,也许具有吸引力”。可见,俄共党内现在对斯大林还赞赏有加。直到现在,俄共也没有改变对斯大林的评价。今年12月10日,俄共的莫斯科大游行还举着久加诺夫和斯大林的头像。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