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戴隆斌:俄共很难在俄罗斯现行体制下复兴

2011年12月20日 15:32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杨超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不同政见者麦德维杰夫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

凤凰网历史:在叶利钦宣布苏共为非法后,苏共党员包括高层大多束手无策,反倒是麦德维杰夫这样的苏共反对者站出来反对叶利钦的政策,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为何苏共党员不出来维护自己的党?

戴隆斌:苏联“8·19”事变以后,苏共和俄共都被宣布为非法,宣布停止一切活动。像罗伊·麦德维杰夫这样的人起来反对,这怎么评价?刚才我已经说了,因为苏共高层特权阶层,他们不是束手无策,而是静观其变或者说高兴其变,希望变的人实际上占的比例比较多,变了更好。麦德维杰夫这类人在苏联时期被打为另类,是持不同政见者,但实际上他是一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首先他是一个学者,其次他是一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他只是对苏联历史,对斯大林时期的历史进行了一些研究,他认为十月革命和列宁主义是正确的,但苏联在斯大林时期变成了一个官僚化的社会主义和假社会主义的变种;他尖锐地批判斯大林时期的种种“病态”,但又认为应肯定这一时期苏联人民在建设社会主义方面所取得的伟大胜利。麦德维杰夫自己也认为自己是马列主义者,拥护社会主义。但他的观点官方不认可,官方认为他是另类,不能评价斯大林。他实际上只是认为斯大林模式,很多地方是错误的,斯大林大30年代的大镇压是错误的。但他肯定不反苏共,他坚决拥护共产党,他只是不拥护斯大林时期的共产党,他拥护列宁时期的共产党,所以一旦宣布共产党为非法,他心里面肯定接受不了。所以,他反对叶利钦的政策也就理所当然了。

至于普通群众,我上面已经讲了,大多数老百姓包括普通党员,都认为苏共已经不代表人民的利益,那他们干嘛要起来维护共产党呢?所以,当苏共、俄共被宣布为“非法”后,从上到下都没有什么反应,默默地接受了这一决定。

俄共政策与现实不符导致影响力下降

凤凰网历史:俄罗斯共产党成立后,发生了多次分裂,导致分裂的原因是什么?1996年俄罗斯总统大选中,久加诺夫以微弱的优势输给叶利钦,失败原因是什么?

戴隆斌:俄共从1993年恢复成立后,一度影响很大,但1999年12月议会选举后,俄共在国家杜马中失去优势,成为少数派。2003年12月议会选举时,俄共只取得52个议席,在国家杜马中影响式微。与此同时,党内矛盾很多,俄共多次发生组织分裂,危机越来越严重。先是2000年,以舍宁为首的“激进派”退出俄共,另建新党;接着是2002年,以谢列兹尼奥夫为首的“温和派”与俄共分裂,另建“复兴党”;后来是2003年,以格拉济耶夫为首的29个左派组织建立“祖国”联盟,与俄共分道扬镳。2004年7月,伊万诺夫州州长的弗拉基米尔·吉洪诺夫另立中央,与久加诺夫针锋相对,分别开了党的第十次代表大会。最后,俄罗斯司法部经过调查,认定有281名俄共党代表确认自己出席了久加诺夫组织召开的党代会,超过法定人数,会议合法有效,而吉洪诺夫另立的“俄共中央”则是非法的。从那以后俄共稍微好一些,因为只剩下久加诺夫这一派。

俄共为什么连续发生分裂?我觉得一是跟当时国内的形势有关,原来俄共在叶利钦时期非常有号召力,是国内第一大党。其影响如此之大,很大一方面也是沾了当时国内形势的光。叶利钦时期,俄国政局不稳,经济形势非常糟糕,老百姓的生活水平与以前相比严重下降,使得俄罗斯很多普通民众尤其是低层的包括退休的老人,有很大一批人支持俄共。但是为什么到了20世纪末21世纪初,俄共的影响就每况愈下呢?这是因为恰恰在这个时期,是普京主政的时期。在普京主政时期,俄罗斯政局相对稳定,政权建设得到加强,寡头左右政治的局面得到扭转,政治建设开始步入法治的轨道。经济持续稳定增长从普京2000年开始执政算起,俄GDP连续三年分别增长了9。0%、5。0%和4。3%宏观经济环境明显改善居民收入逐年增加,生活水平稳步提高。俄共原来批评叶利钦有其现实依据,现在拿什么批评普京呢?现在要批评普京不好,不批评也不好,于是俄共内部就产生了分歧,以久加诺夫为首的这批人,认为他们要充当政府的反对派,要批评普京。另外有一批人觉得不应该,互相之间就产生矛盾。普京的支持率稳定维持在70%以上,这就使得俄共失去了攻击的目标,也失去了越来越多的人支持。面对国内持续向好的政治经济形势,俄共的号召力自然削减,内部的分歧也就自然出现。

另一方面,俄共本身不合适宜的策略所致。俄共自成立以后,就以当局的反对派自居的。在叶利钦时期,俄共就认为自己是叶利钦政府“不妥协的反对派”。到了普京上台后,对普京政府的态度摆来摆去,刚开始,觉得普京可能和俄共有某种共同之处,因为普京也举着爱国主义的旗号,所以,一改过去“不妥协的反对派”的立场,改为“建设性的反对派”,久加诺夫还公开赞扬说:“普京有能力把俄罗斯建设成为强有力的公正国家,这样的国家模式也正是共产党人一直努力的方向”。但是不到一年,当俄共发现普京实行的方针与他们完全不一样时,于是,俄共又转而强化了其反对派的立场,到2002年4月3日,久加诺夫宣布,俄共今后将“采取与当局强硬对抗的立场”。策略的反复,不仅说明俄共对自身的政治定位动摇不定,而且导致党内不断发生分裂。以舍宁为代表的“激进派”,就是在俄共决定同普京政权合作时宣布退党的;而以谢列兹尼奥夫为代表的“温和派”,则是在俄共强化反对派立场时与俄共分道扬镳的。吉洪诺夫等人的分裂活动,更多的是为了同久加诺夫争夺党的领导权,带有权力斗争的色彩。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