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戴隆斌:俄共很难在俄罗斯现行体制下复兴

2011年12月20日 15:32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杨超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苏共没有创新机制 死水一潭

第四,没有创新机制,死水一潭。

它表现在哪些地方呢?一是社会制度,自从斯大林模式在苏联确立以后,苏联一直沿着斯大林模式不断地发展巩固、苏联的保守势力非常强大。有几次改革,比如说赫鲁晓夫改革、柯西金改革,都以失败告终,勃列日涅夫十几年很稳定,这说明他死水一潭,斯大林模式延续了几十年,社会制度不变。

理论上的教条主义,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绝对化,甚至打着列宁主义旗号,利用列宁主义理论来牟取个人利益。比如说20年代党内斗争都是以列宁主义的名义来打倒对手,打倒以后让大家不敢说话,不敢有不同意见,只要有不同意见,就说是反列宁主义,反列宁主义就是反党,不只从官位上给他弄下来,还要在身体上消灭他,30年代大清洗把老布尔什维克基本上搞光了。

从20年代末开始,斯大林在文化体制、意识形态上搞了几次大清洗,30年代、40年代不断的在文化意识形态里进行清洗,把学术问题和政治问题混为一谈,只要有跟官方不同的声音,就把它作为政治问题。所以在文化意识形态里有一种守旧思维,使得大家都不敢说真话,只是吹捧领导人,对现实问题与黑暗面根本不敢去揭露。大家都不想创新,也不敢去创新。创新是不可能的,只能是理论上的注释性的东西,只能注释领导人的讲话,学习领导人的讲话,不让去创造,也不敢去创造,一旦创造,一旦有什么新的花样、新的想法、新的观点就会被作为另类打倒,所以在学术界和意识形态领域里只是千人一声,千人一面。

还有在文化里一味夸大把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拒绝外来文明,尤其是资本主义的东西,认为一切资本主义都是洪水猛兽,所以排斥资本主义文化,不接受新事物。实际上民众心里也有怨言,但有话不敢说、有怒不敢言。戈尔巴乔夫改革后提倡新思维,一下子把舆论都打开了,打开后各种声音都来了,结果局面又控制不好,没有控制住,所以又泛滥,苏共从一个极端走到另外一个极端,就是这么一种体制。当然苏共垮台、苏联解体的原因远不止这几条,它是各个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

8·19政变发动者是不愿失去特权的人

凤凰网历史:戈尔巴乔夫实行改革,但也未能取消特权制度,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发起8·19政变的官员的动机与特权有多大的联系?

戴隆斌:面对特权,每个人的心理都是一样的,有了特权谁都想永久享受,不愿意削减,只想增加,更不愿意失去。苏联特权阶层的特权很多,各种职务有不同的待遇,比如高级职务有别墅汽车,有什休假券有旅游券,医疗补助,在特供商店买东西很便宜,特供商店里都是很高级的东西。特权阶层拿到这样的特权肯定不想放弃,赫鲁晓夫时期曾经改革改过,想把特权取消一部分,结果遭到一致反对,这也是赫鲁晓夫下台的重要原因。到了勃列日涅夫时期,又把赫鲁晓夫取消的那些特权全部改回来了,并且还提高了享受特权的范围和标准。

8·19这批人实际上也是享受特权的领导人。特权阶层基本上分为两大类,一类是瓦解执政根基的人把掌握的执政资源变为私有的人,在戈尔巴乔夫时期有很大一批,这些人到叶利钦时期有的摇身一变成了新体制的官员,有一部分人变为企业的总经理、董事长。

还有一类是不愿意失去苏联时期特权的人,8·19这帮人恰恰是对戈尔巴乔夫改革不满的保守势力,他们表面上的动机是为了稳住苏联、不让苏联解体,为了坚持马列主义,不搞多元化,实际上为了保住其既得利益。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