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俄罗斯政府并未真正解决车臣问题 和平靠“维持”

2013年07月01日 10:12
来源:当代世界 作者:周良

车臣恐怖主义

1995年6月14日,车臣武装冲突持续七个月的时候,车臣最有名和可怕的恐怖分子头目沙塔尔·巴萨耶夫(ShamilBasaev)(2006年被刺杀)带领195名武装分子在俄罗斯南部城市布琼诺夫斯克(Budennovsk)的医院劫持了1600多名人质,最终至少129名人质遇害。

此后,车臣恐怖主义袭击浪潮汹涌而至,深深的不安全感弥漫了整个俄罗斯。最可怕的恐怖主义袭击还包括:1996年1月,车臣恐怖分子袭击了俄罗斯南部城市基兹利亚尔市(Kizliar)的普通医院和妇产医院,劫持了3000多名人质,最终至少11名人质遇害;2001年9月1日,俄罗斯学校暑假结束开学第一天,车臣恐怖分子袭击了俄罗斯南部别斯兰市第一中学将1100多名刚参加完开学典礼的学生、家长和教师劫为人质,最终超过334名人质遇害,巴萨耶夫表示对别斯兰学校劫持人质事件负责;2002年10月,车臣恐怖分子袭击了莫斯科杜布罗夫卡剧院并劫持了900多名人质,至少130名人质遇害;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的恐怖主义袭击,比如俄罗斯一系列公寓爆炸案、绑架、闹市爆炸、火车站爆炸、机场爆炸、地铁爆炸、飞机劫持、攻击政府建筑和工作人员等恐怖主义袭击,这些大都是由车臣人或者其它族群的车臣支持者实施的。

联合国难民署的人道主义工作者文森·科舍泰尔就在1998年成为车臣恐怖分子绑架案的受害者,他称绑架后被铁链锁在车臣一个黑暗的地窖床架上长达317天。文森·科舍泰尔回忆他在当地工作时感觉“确实危险。很多混乱的团体在这一带横行,特别是车臣地区。可以明显地看出,这些有组织的犯罪团伙和有政治目标的武装人员都是交织混杂在一起的。”

文森·科舍泰尔接着说:“直接劫持我的人是讲奥塞梯语,但我很快意识到他们只是极为庞大的犯罪集团的一小部分,强大的犯罪团体控制了这些绑架行业……所有这些(犯罪团体)都得益于车臣当局事实上的庇护。这些团体的领导人都住在车臣,但他们不只雇用了车臣人,还雇用了印古什人、奥塞梯人和其他族群背景的人,他们在(车臣)临近的地区绑架目标人物。”

所幸文森·科舍泰尔最终被俄罗斯特种部队营救。但是数以千计的恐怖主义受害者并没有那么幸运……

车臣不再回归恐怖主义

1999年9月是车臣命运的转折点。当时,部分车臣军阀做了一个让人惊讶的决定:进攻俄罗斯信仰穆斯林的地区达吉斯坦,把俄罗斯卷入新的战争。也许是意识到新的战争无望获胜,车臣宗教领袖艾哈迈德·卡德罗夫(AkhmadKadyrov)带着一些团体头目倒戈投向俄罗斯阵营。

艾哈迈德2004年被暗杀后,他的儿子拉姆赞·卡德罗夫(RamzanKadyrov)逐渐巩固权力,并最终使车臣再次融入俄罗斯(1996年俄罗斯军队撤离车臣,车臣事实上处于独立地位)。拉姆赞公开反对恐怖主义,并开始向恐怖主义宣战。2004年,现已故的著名记者安娜·波利特科夫卡娅(AnnaPolitkovskaya)采访当时年仅27岁的拉姆赞时,拉姆赞强调“他的人”和其他军阀手下的区别:“你不应该在提及部队人员时用‘谁的人’来指代。‘我的人’有自己的政府职位——他们是联邦政府的警察、联邦安全部门人员和调查官。”不得不承认,这确实进步了。

安·尼娃最后一次到访车臣是在2011年,她评价现在的车臣是“颇为安全的”。同时,她也补充了一些担忧:“但是现在情况不太正常,也很不稳定。拉姆赞·卡德罗夫被接受是因为他的背后有克里姆林宫的支持。俄罗斯和车臣关系的深层次问题只是被忽略了。那些武装分子,来来去去,总在周围。车臣的年轻一代人在成长时看到了太多血腥暴力。”

应否担忧国际车臣恐怖主义?

根据美国联邦调查局(FBI)2013年4月21日公布在网上的刑事指控材料,“有理由相信一号嫌犯(在2013年4月15日波士顿马拉松赛)是塔梅尔兰·察尔纳耶夫,二号嫌犯是他的弟弟焦哈尔·察尔纳耶夫。”

两兄弟的车臣血统引起了这样的疑问:是不是车臣恐怖主义变成了国际恐怖主义?

案件发生后,车臣领导人拉姆赞卡德罗夫立即否认这次恐怖主义袭击和车臣政府存在任何联系。他在社交网站Instagram上写道:“悲剧事件发生在波士顿。我们已经表达了对美国人民和波士顿人民的慰问……不论他们是否有罪,任何将车臣和察尔纳耶夫兄弟相关联的行为都是徒劳的。他们在美国长大,他们的观点和信念也都是在那里形成的。罪恶的根源也应从美国去寻找。”

有关案件调查的报道显示,塔梅尔兰和车臣、达吉斯坦的极端分子存在暗中联系——塔梅尔兰最近曾在车臣和达吉斯坦地区停留几个月。对此,安·尼娃也确认了车臣战争后在俄罗斯北高加索地区仍大量存在恐怖分子和极端分子,但是她认为两兄弟即使罪名成立,也只是他们单独的犯罪行为,和车臣无关:“我不认为他们背后有车臣恐怖主义组织支持。”她还强调:“虽然可能有针对俄罗斯的车臣恐怖主义,但肯定没有国际车臣恐怖主义这样的东西。”车臣也确实没有任何动机或者需要去袭击美国或者制造国际恐怖主义。

一方面,目前正在风口浪尖,众怒难平,不怪罪于车臣人确实很难。扎拉·穆尔塔扎利耶娃对所有被袭击的人表示慰问。她同时感到很悲哀,因为虽然两兄弟几乎没有在车臣生活过,但“察尔纳耶夫兄弟的车臣血统吸引了过多的媒体关注”。她担忧地说:“自从战争以来,车臣人总是被贴上恐怖分子的标签”。

另一方面,试图理解嫌疑人的车臣背景并不意味着为他们寻找理由开脱。文森·科舍泰尔,这位恐怖主义的受害者强调:“我是站在受害者一边!”他进一步解释道:“想到那些绑架我的人,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不论他们有多么充分的理由来伪装和辩解自己的行为,他们就是罪犯。我很担心有时候媒体会试图从政治或宗教方面来解释这些恐怖分子的行为,让他们看上去和其他的犯罪似乎有所不同,好像这是什么可以从轻的情节。”

车臣问题背景

车臣武装冲突始于1994年,根据官方说法是源于车臣从俄罗斯分裂独立的野心。20世纪90年代,东欧剧变最终导致苏联和南斯拉夫分裂。车臣是第一个所幸也是唯一一个俄罗斯在1991年以后发生的武装冲突。

从现行国际法的角度来看,车臣独立的理由实际上是很难成立的。

苏联是二级联邦体制。第一级联邦是通过1922年《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成立条约》确立的,当时有15个共和国加入联邦,根据此条约加盟共和国有权退出联邦。但1991年由俄罗斯、乌克兰和白俄罗斯领导人签署了所谓《别洛韦日协定》,宣布废除1922年苏联成立条约,苏联直接解体为15个共和国,俄罗斯(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是其中一个共和国。

1991年之前,车臣是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里面的车臣-印古什苏维埃社会主义自治共和国。车臣不是15个加盟共和国,属于俄罗斯内部的第二级联邦,其地位是由俄罗斯宪法规定的,而不是由苏联联邦条约规定的。因此,车臣独立缺乏法理支持。

接下去发生俄罗斯军队和车臣游击队的两次武装冲突。这两次冲突被俗称为第一次车臣战争和第二次车臣战争,官方则称为“护宪行动(RestorationofConstitutionalOrder)”和“反恐行动(Counter-terroristOperation)”。

第一次车臣战争(1994年-1996年)涉及到俄罗斯叶利钦政府时期的优柔寡断和据称存在政治家和军队领导层的腐败。结果,车臣的武装分子获得了现代武器,俄罗斯军队未能获胜。第一次车臣战争结局是俄罗斯军队撤离车臣,车臣事实上处于独立地位。车臣获得“独立”但没有完善法律治理,结果就是车臣武装分子在附近地区横行,参与大量的绑架等犯罪案件。

接下来,让人惊奇的是,1999年8月,车臣武装分子攻击了邻近穆斯林人口占多数的俄罗斯达吉斯坦地区。

1999年8月9日,普京被任命为俄罗斯总理。随后,他果然采取军事行动(第二次车臣战争)并最终成功镇压了车臣叛乱,使其在俄罗斯选民中赢得了良好的形象。第二次车臣战争的大部分武装冲突是在1999年-2000年。

其中,俄罗斯控制车臣的转折点是车臣宗教领袖艾哈迈德·卡德罗夫倒戈投向俄罗斯阵营。艾哈迈德在武装分子中有很高的精神权威,他重申车臣是俄罗斯的一部分,并成为车臣第一个被克里姆林宫支持的总统。虽然艾哈迈德给备受战争折腾的人们带来了和平,但他自己最终在2004年恐怖主义袭击中遇刺身亡。

拉姆赞·卡德罗夫,艾哈迈德·卡德罗夫的儿子和继承者,设法巩固亲俄罗斯的车臣政府。拉姆赞自己是在游击队中长大,说俄语时口音很重,有时被指责有独裁的野心。不论如何,不可否认的是他确实有效地控制了车臣横行的暴力。

战争导致的伤亡和难民外流,使车臣人口出现灾难性减少的后果。车臣人口1994年为1,307,071,到了2001年已下降到996,427,下降了24%。得益于和平回归、政府补偿和车臣传统的高生育率,2012年车臣人口已达到1,302,165,回到了战争前的水平。

当然,对于战争死难者来说,一切都已于事无补……

(注:作者LarisaSmirnova(苏梦夏)是居住在中国的俄罗斯人,是厦门大学外籍教师,法国国家行政学院ENA、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双硕士)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普京 俄罗斯 车臣 宗教问题 独立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