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俄罗斯政府并未真正解决车臣问题 和平靠“维持”

2013年07月01日 10:12
来源:当代世界 作者:周良

从历史上看,车臣和俄罗斯两个民族素来积怨很深,民族仇恨难以消弭,近10年来的两场战争又加深了车臣人对俄罗斯人的仇恨。如何化解民族间的仇恨情绪,也是普京急需考量的难题。

应否担忧国际车臣恐怖主义?来源:人民网

新华网消息英国《金融时报》28日发表题为《车臣与恐怖主义》的文章,文章主要内容如下:

“前几个月,战争看上去不太可能发生,(武器)价格比较低”武器商阿斯兰别克解释道,“以后每个人都想要自己的武器,价格开始上涨。现在价格已经回落了。”看上去人人都有了自己的武器。

——安·尼娃《战争的母狗:一个女记者在车臣战线后的报道》

美国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震惊了全球。随后媒体称,爆炸案的嫌疑人是车臣难民家庭背景的塔梅尔兰·察尔纳耶夫(TamerlanTsarnaev)和焦哈尔·察尔纳耶夫(DzhokharTsarnaev)两兄弟。据报道,两兄弟中塔梅尔兰仍是俄罗斯国籍,而焦哈尔已在2012年取得了美国国籍。

嫌疑人的车臣血统,吸引了全世界的广泛关注。为了透过嫌疑人的身世进一步了解车臣因素在波士顿爆炸案中的影响,我采访了三位有着特殊经历的传奇人物,他们和车臣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安·尼娃(AnneNivat),著名的独立记者、作家,世界上最杰出的车臣问题独立专家之一。她的突出之处在于曾在车臣战争时期未经许可就大胆地闯入战地进行研究。关于车臣问题,她已经出版不少著作,代表作是《战争的母狗:一个女记者在车臣战线后的报道》(ChiennedeGuerre:AWomanReporterbehindtheLinesoftheWarinChechnya)。

文森·科舍泰尔(VincentCochetel),联合国难民署官员,曾于1998年遭武装分子绑架到车臣,在被囚禁了长达317天后被俄罗斯特种部队解救。

扎拉·穆尔塔扎利耶娃(ZaraMurtazalieva),已在俄罗斯监狱服完八年半徒刑的年轻车臣女子,她因“企图在莫斯科组织恐怖主义袭击”而被判决。但至今为止,她始终坚称自己是无辜遭陷害的。

车臣人的普通生活

车臣人是少数民族,生活在俄罗斯南部北高加索地区的山地乡村里——目前全世界的车臣人总数也才150万人。

我没去过车臣,但是小时候我就认识了车臣朋友——上世纪90年代初,有一家车臣人就租房住在我家隔壁。车臣人妈妈很年轻,我觉得她很漂亮,只是她带着头巾,这么年轻却和俄罗斯奶奶一样带头巾,不太时尚的感觉。他们家还有一个深色卷发的小男孩。记得有一次车臣人妈妈和我在路上玩羽毛球的时候,车臣人爸爸还在家里洗碗。总之,他们没有穆斯林激进分子、民族主义者之类的感觉,只是很和善、很友好的人。

“车臣人非常眷恋自己的家园。”安·尼娃说,“他们最近因为故乡发生种种不幸才开始背井离乡移民国外。我认识很多在国外的车臣人,他们很多是难民,在融入其他社会族群方面表现得还行吧。他们学习当地语言,在当地找工作:比如,男人做保安,女人做保洁工。他们保持低调,生活比较辛苦但是他们总是能找到办法让自己生活得好一些。”

尽管有着被车臣武装分子绑架的不愉快经历,文森·科舍泰尔还是承认:“我曾共事过的绝大多数车臣人是亲切的、热情好客的人民。车臣武装冲突使大量无辜平民受害,流离失所的车臣人还是生活有尊严和很坚强。一部分车臣武装分子选择了没有人性的恐怖主义暴力,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车臣人都支持他们的恐怖主义袭击。绝大多数车臣人都希望和平的生活,和所有人一样,他们关心的是家庭、子女教育、工作机会、医疗服务水平和自己的文化被尊重。”

“记得战争以前,我有很多俄罗斯族同学和俄罗斯族老师,我们都生活得非常平和。”扎拉·穆尔塔扎利耶娃说,“但是战争改变了一切。(战争发生后)一大堆电视新闻报道说车臣人多么多么坏,而人们相信电视上说的。2003年我到莫斯科的时候,莫斯科人甚至很少叫我们车臣人,更多的时候是叫我们‘黑人’、‘黑毛’等侮辱性的外号。这真的很恶劣。”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普京 俄罗斯 车臣 宗教问题 独立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