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世界民族问题热点对各国社会政治发展的警示

2013年07月01日 07:43
来源:中央民族大学学报 作者:熊坤新

(三)形成巨大的难民潮

20世纪下半叶,世界各地大大小小的民族冲突、部族仇杀层出不穷,社会持续动荡不安,世代栖身的家园在战火与血腥中失去生气,众多生灵纷纷逃离,形成大股难民潮。

据巴勒斯坦中央统计局1966年的统计,巴勒斯坦难民约为470万人。这些难民大多生活在约旦、叙利亚、黎巴嫩及其他一些阿拉伯国家,过着寄人篱下、备受歧视的生活,强烈希望返回自己的家园,建立自己的国家。前苏联解体、南斯拉夫内战引起的社会动荡,造成大规模的难民潮,对西北欧形成了150万之众的移民冲击。伊拉克和土耳其对库尔德人反政府武装的镇压,造成了大量的难民。大批难民为躲避政府围剿,又通过不同途径逃往欧洲,形成一股非法移民潮,成为一个国际性的问题,目前仅德国就有约50万库尔德难民。1974年,塞岛的分裂使总共26.5万人成为难民,占当时塞浦路斯总人口的40%。在1994年卢旺达胡图和图西两族冲突中,曾有过24小时之内,25万人涌过边境,逃往坦桑尼亚的“世界纪录”。这期间,总共有大约100万人沦为难民。

二战以后的难民绝大多数来源于民族矛盾冲突严重的国家和地区。他们不仅自己生活困难,而且会给其栖身之地的政府和人民带来不便和难题,如安全、环境、经济建设等等都会因难民的涌入而面临挑战,激起国内民众的强烈不满,于是盲目的排外情绪和反政府情绪此起彼伏。一国或一个地区的民族问题带来的社会灾难已超出了一国或地区的范围。来自民族冲突严重地区的难民已经形成一个不可忽视的全球性的社会政治问题。

(四)威胁国家安全,冲击国家统治

民族分离主义的存在,严重威胁到国家主权的完整。

第一,民族分离主义者公然搞分裂活动或者叫嚣分裂独立,是对国家主权的极大挑战。

对民族冲突处理不好,会使国家主权受损,还会使一些别有用心的国家或集团浑水摸鱼,进行危害国家安全的活动。从某种程度上说,处理好民族问题就是保障国家主权完整,保证国家安全。如俄罗斯就意识到处理好车臣问题在维护国家主权上具有双重的意义。冷战后,巴基斯坦、阿富汗、伊朗、土耳其等伊斯兰国家的极端势力构筑了所谓“伊斯兰弧形地带”,进逼俄罗斯。由于伊斯兰势力的北进,俄罗斯南部出现了广阔的不稳定地带,而作为俄的“软肋”的北高加索,更是直接面对伊斯兰极端势力的北进。因此,制服车臣民族分离主义分子,不仅仅是保住车臣,也是稳定北高加索,确保俄罗斯南部边疆安宁的需要。只有稳定住车臣,巩固其边疆,才能有效地扼制西方大国在高加索特别是里海地区的角逐,才能抵制华盛顿宣布的“限制俄罗斯在里海问题上的所作所为”,利用车臣“削弱俄罗斯”,将俄罗斯“排挤出北高加索地区”的狂妄计划。只有这样,才能抵御外部势力的渗透。

第二,在任何一个多民族国家,如果某一地区狂热叫嚣民族分裂,就可能会成为民族分裂势力的带头羊,并引发出一系列的连锁反应,从而使国家安全“危机四伏”。

如俄罗斯随着车臣分离情绪的高涨,达吉斯坦、印古什、巴尔卡尔、卡拉恰伊等民族都有着不同程度的民族分离情绪,矛盾也时隐时现,成为俄不得不理会的一件大事。如果俄罗斯让车臣独立出去,其他民族分裂势力就会纷纷效仿,那么俄罗斯这个大国就会分崩离析。为防止车臣在北高加索地区乃至整个俄罗斯的多米诺骨牌效应,俄罗斯不得不下决心与车臣分离主义分子硬战到底。

(五)严重影响国际政治局势

民族问题是当今国际社会面临的一大现实难题,它对地区的稳定与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对世界地区间的合作与发展形成极大挑战,对整个和平与发展的国际环境也构成了威胁。民族问题已成为当今世界动荡不安的重要根源,是影响当今和未来国际政治和国际关系的重要变量。民族矛盾冲突的此起彼伏,严重破坏了国际战略格局的稳定,加剧了一些国家和地区局势的动荡和紧张。

冷战结束后,处于转轨中的国际社会一直动荡不安,其显著的特点之一就是民族冲突、各族纠纷明显加剧。一些多民族国家的民族分离使原有的全球政治版图化为乌有,并对有关国家的领土完整构成重大挑战。随着苏东体系瓦解,这些地区因民族危机而导致的严重混乱局势,打破了欧洲大陆自二战以来的战略稳定,从而使前苏东地区成为当今世界最难以预测也是最动荡不安的热点地区。在民族主义浪潮的席卷下,世界上能避免民族冲突的净土所剩无几。

第一,从整个世界格局上说,当前民族问题已成为牵动整个国际关系格局演变的重要因素之一。

一国之内民族问题的爆发为大国干涉别国提供借口,成为国际斗争的又一新焦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利用别国的民族冲突插手他国内政,以达到其战略目的或获取政治、经济利益的目的,这已是当代国际社会一个不争的事实。他们一方面打着“人权”、“民主”、反对民族压迫的幌子,干涉或压制社会主义国家和与美国有直接战略利益之争的国家,如俄罗斯、南斯拉夫等国,以达到用民族主义反对国际战略对手的目的。另一方面,在第三世界等有重要战略地位的地区,借助这些国家中的少数民族武装力量来对抗政府,达到控制第三世界战略要地,取得战略优势的目的。

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公然以武力干预南联盟科索沃问题,使本属一国内政问题的民族问题成为外部势力“国际干预”、“人道主义干预”的对象,动摇了公认的国家主权与领土完整不受侵犯、不干涉他国内政等国际关系准则。在科索沃冲突中,它不但使巴尔干地区国家卷进去,而且导致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对南斯拉夫的武力干涉,俄罗斯的介入则体现了美国与俄罗斯的较量。前苏东地区国家的分裂、民族冲突和政局剧变,特别是苏联解体后,其后果之一是造成国际力量对比失衡,地区冲突频频。中东欧国家从苏联集团对抗西方的前沿阵地,变成美、欧、俄争夺的战略缓冲地带,大部分国家西靠,加入或意欲加入北约、欧盟,有可能逐步演化为西方的战略前哨。

目前,多数国家对民族分裂主义的危害已形成共识,不少国家采取了打击或联合打击分裂势力的措施。但国际社会对由民族主义引发的危机通常进行调解斡旋的做法已出现了变化。近年来,对民族冲突的国际干预明显增多,这也势必会引起更大的国际敌对情绪。

第二,从地区层面上来说,民族问题与领土争端、宗教因素交织,特别是民族分裂、极端宗教势力与国际恐怖活动纠缠在一起,导致一些国家之间关系紧张,冲突不断,造成地区局势动荡不安。

高加索地区和中亚地区的冲突,折射出民族分裂、极端宗教和国际恐怖主义势力相互勾结利用的特点,不但影响地区的和平与稳定,而且波及周边国家和地区。现时,民族矛盾的跨国性质以及相互交错,也使民族问题引起国家间冲突的危险有增无减。有些国家的关系因民族问题日益紧张,如罗马尼亚和匈牙利的特兰西瓦尼亚的归属问题、印度和斯里兰卡的泰米尔问题、印度与巴基斯坦的克什米尔问题等。一些因民族问题而引起的国家矛盾很快上升为战争,严重地破坏了地区和平和全球安全。

第三,从民族冲突的发展趋势来看,跨国族际矛盾诱发的国际冲突已成为国际冲突的主要类型。

冷战结束后,东西方关系的缓和使以军事对抗和政治角逐为主题的国际冲突日益淡化,取而代之的是以民族争端为主的国际冲突。这些冲突都与跨国族际争端密切相关。跨国民族所引发的民族问题呈上升趋势,在世界上举不胜举。如前苏联与阿富汗之间爆发的苏阿战争,与阿富汗拥有塔吉克、乌孜别克、吉尔吉斯等同源跨国民族不无关系;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的争端也是争夺塞浦路斯的问题;波黑战争、巴以之争、印巴冲突等,都属于跨国民族问题。民族矛盾诱发与加深的国际冲突已成为冷战后国际冲突的主要类型。基于不同民族文化的民族敌意、民族仇视、民族偏执和民族狂热增加了国际冲突政治解决的难度,转型时期的民族问题已成为国际社会的焦点,并与和平发展的世界一体化进程相悖,严重地影响了国际社会的安全与稳定。

总之,世界民族问题热点对各国社会政治发展的影响越来越不可忽视,对各国政府、政党及其执政者的警示作用越来越明显。各国政治力量如果要保持社会稳定、和平安宁,就必须对世界民族问题热点有清醒的认识,并采取积极有效的措施予以防范,将其可能萌发的势头消灭在萌芽之中。一旦出现争端或冲突,最好用政治手段加以解决,亦需通过各国政治力量进行协调,军事手段则是解决这类问题迫不得已的一种极端手段。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民族问题 民族 政治均衡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