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世界民族问题热点对各国社会政治发展的警示

2013年07月01日 07:43
来源:中央民族大学学报 作者:熊坤新

(一)政策失误导致民族不平等

一些多民族国家由于历史上就存在着严重的大民族主义问题,在现行政权中又没有对此倾向进行很好的纠正和克服,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还沿袭了大民族主义倾向,进而进一步加深了民族矛盾和隔阂。如前苏联是在沙俄帝国的废墟上建立起来的,历史上根深蒂固的大俄罗斯沙文主义的影响一直阴魂不散。虽然列宁时期对大俄罗斯主义予以坚决的反对,实行了民族平等等一系列政策,但是列宁逝世之后,前苏联逐步背离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民族理论和社会主义民族平等原则。在斯大林时期,虽然前期坚持了列宁的民族政策,但后期在具体处理民族问题上仍难以完全克服大俄罗斯主义的影响。20世纪30年代中期肃反扩大化,错误地清洗了许多无辜的民族干部;卫国战争时期,又将伏尔加河流域的德意志人和克里米亚的鞑靼人等8个少数民族全都当做叛变投敌的嫌疑犯强行迁往中亚和西伯利亚。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时代对解决民族问题缺乏应有的探索,甚至还宣称苏联的民族问题已经“一劳永逸地解决了”,对内继续推行大俄罗斯民族主义,实行国家干部的俄罗斯化,践踏少数民族的政治权利,抹杀少数民族的历史功绩。在前苏联党、政、军等高级干部中,70%是俄罗斯人,17%是乌克兰人,这种状况严重地刺激了许多民族的不满情绪,加剧了各加盟共和国的分离倾向,使民族分离主义成为导致前苏联解体的重要原因之一。

有些国家在克服历史上遗留下来的大民族主义倾向时又矫枉过正,用一种民族主义倾向掩盖另一种民族主义倾向。如前南斯拉夫铁托时代为了消除历史上大塞尔维亚主义的影响,其民族政策带有明显的扼制和削弱塞尔维亚的倾向,当时流行的一个说法是“弱塞强南”。这一倾向对塞尔维亚共和国表现得尤为突出。南通过修宪,在塞境内匈牙利人聚居区设立了伏伊伏丁那自治省,在阿尔巴尼亚人聚居区设立了科索沃自治省,使得塞尔维亚共和国实际上一分为三,从而大大地削弱了塞族的势力和影响,加深了他们的不满情绪,客观上就导致了米洛舍维奇上台后大塞尔维亚主义思想的回潮,为科索沃危机埋下了隐患。

有的国家根本不承认境内某一少数民族的存在,表现出民族虚无主义,如土耳其不承认有库尔德人,希腊不承认有马其顿人。又如在语言文化上,采取歧视或压迫的政策,人为地制造矛盾。对一些民族的语言采取禁用、限用或降低其地位的做法,直接伤害到该民族的情感。前面提到过的斯里兰卡的民族问题即是例子。

另一种情况是在宗教问题上国家政策的不平等。如苏丹政府不顾南方90%以上居民是属于非伊斯兰教信仰者的实情,1983年颁布伊斯兰法,强行在全国实行伊斯兰化,严重侵犯了南部人的利益和伤害了他们的感情,激化了民族和宗教矛盾,南方反政府武装乘机扩大力量,迅速发展成为强大的“解放苏丹人民军”,苏丹南北势不两立的局势就此形成。

(二)冷战格局的变动释放了压抑已久的民族矛盾

民族问题作为社会问题的一部分,也是世界问题的一部分,它受政治的影响极大,世界政治格局也毫不例外地影响了世界民族问题。

冷战时期,由于美苏两大集团的对峙,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的对立居于主导地位,民族利益服从于冷战的总体战略,国内矛盾服从于国际矛盾。在这一国际制衡机制的约束下,民族积怨、种族对立和地区霸权主义退居次要地位。冷战结束后,被两极格局抑制的民族矛盾、种族仇恨和宗教纠纷、领土争端等民族间的抵触情绪一下子倾泻开来。尤其是前苏联的解体为民族分离运动提供了历史性的机遇,各加盟共和国相继独立,成为主权国家,并很快得到国际社会的承认,给那些一直处于松散的民族聚居、地方分权势力相对较强的多民族国家中的少数民族以极大的鼓舞。在许多民族问题根本没有得到彻底解决或存在严重民族问题的国家中,部分民族独立分子乘机打出“争取民族自决权”、“反对民族压迫”等口号,利用同一民族的共同心理认同感,乘中央政府集权力量衰落又遇到经济困难之机,试图摆脱中央政府的领导,开始谋求民族独立或自治,并同国外民族势力相呼应,将民族分离的意愿付诸于政治实践,继而转化为武装和暴力冲突。前南斯拉夫的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马其顿三个共和国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分别提出独立要求,并得到不同的国际势力支持,从而引发了长达数年的民族战争的。冷战结束使力图填补前苏联瓦解后部分地区权力真空的地区霸权主义也重新抬头,一些地区性大国开始追逐地区霸权,挑起民族冲突和民族战争。

此外,冷战格局的瓦解带来的另一个后果是美国成为世界惟一超级大国,由于美国到处挥舞人权和制裁的大棒,也直接刺激了民族主义的激情,民族分离主义情绪也一天天高涨。如它对伊拉克和古巴的制裁、对阿富汗和伊拉克发动的战争等,就对民族主义起到了极大的诱导作用。

(三)国际霸权主义势力的恶意干涉及“民主化”浪潮的影响

冷战结束以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继续推行霸权主义,利用国际干预直接插手别国内政,导致一些国家民族冲突难以平息。如非洲索马里、刚果(金)、苏丹、尼日利亚等国都是在美、英、法等大国的插手下引发国内政治危机的。再如法国插手干预卢旺达内部事务,对胡图族和图西族有意利用,造成两大民族间数百万人的伤亡。在中东,美国为了消灭萨达姆政权,对闹独立的北部库尔德人又是提供禁飞区,又是提供“道义”、军事和经济上的援助,一定程度上使库尔德人问题复杂化。西方国家直接插手别国内政导致民族冲突恶化的最突出事例就是科索沃危机,它开创了用武力干涉他国民族问题的先河。美国近两三年来后绕过联合国擅自发动的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更是将民族问题因素进一步复杂化。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民族问题 民族 政治均衡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