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世界民族问题热点对各国社会政治发展的警示

2013年07月01日 07:43
来源:中央民族大学学报 作者:熊坤新

大规模民族冲突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第一次车臣战争中,俄军4000多人丧生,3000多人失踪,17000多人受伤,车臣方面的损兵折将也达10万多人。就是这样循环往复的大规模战事,使有民族分离主义倾向或者说有民族冲突存在的地区变得鸡犬不宁、民不聊生。

三种形式无论表象如何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极度血腥,严重危害社会。一般而言,民族问题的这三种表现形式是交替出现的,但恐怖主义活动则越来越频繁,严重地影响着各国社会政治的良性发展。

警示之二:民族问题争端的焦点

(一)索要基本权益的纷争

在民族问题热点地区,由于历史上或现实中民族歧视和民族的不平等,一些弱小民族的某些基本权利得不到有效保障,加之二战后民族主义思潮的泛滥,民族冲突中斗争的焦点就集中在争取民族基本权利之上,如争取本民族语言文字发展使用权、宗教信仰自由权、经济发展权及平等的受教育权力,等等。

在斯里兰卡,民族矛盾的直接导火线是僧伽罗人和泰米尔人关于语言文字使用权与教育权利之争。1972年,斯里兰卡新宪法“给佛教以最高的地位”,正式规定僧伽罗语为惟一官方用语。由此,斯里兰卡揭开了无休止的民族冲突和骚乱序幕。另外改革大学教育制度也是激起泰米尔人愤怒的又一关键因素。在大学录取分数线上,改为30%按分数线录取,70%按地区分配录取,因此,许多成绩优秀的泰米尔学生被排斥在大学校门之外,并出现了这样的现象:1977至1981年,在政府招收的国家公务员中,93.6%是僧伽罗人,而泰米尔人只占4.9%,因为很多泰米尔中学生根本上不了大学。这些规定直接影响到泰米尔人教育上的利益,从而影响到其政治上的权利,于是两族之间的不和也就拉开了序幕。

在印度,这样的问题也比比皆是,如在比哈尔邦和北方邦操乌尔都语的人占很大的比例,但这两个邦的乌尔都语都未被定为官方语言,因此出现了要求把乌尔都语定为第二官方语言的运动。再如阿萨姆邦的阿萨姆人和孟加拉人也出现了语言之争,在阿语被定为惟一官方语言后,很多地方都发生了“语言”骚乱,并导致暴乱。

(二)高呼独立或公开分裂

由于民族主义的泛滥,在政府权力集中的情况下,各民族聚居区日益强烈地要求得到更多的自主权,直至单独建立联邦。有些地区的民族冲突逐渐演化成民族分裂行动,想建立理想中的单一民族国家。

要求民族独立是世界各地大部分民族问题或冲突中最常见和最为突出的现象,也是大部分民族问题斗争的焦点。有的民族冲突是一步步恶化,最终打出独立旗号的,如斯里兰卡的泰米尔问题。也有的民族冲突是从一开始就公然举起独立大旗,如魁北克问题伊始就以闹独立的面貌出现,车臣问题如此,伊拉克及土耳其的库尔德人问题、法国科西嘉民族问题亦如此。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要从原来的母体国中分离出来,有自己独立的主权。建立单一民族国家是很多民族主义集团的最终理想,但其不符合这个多民族的世界及社会发展主流,社会发展需要的是大联合的协作发展与稳定。正如程广乾在《当代世界民族问题研究的几点思考》一文中所说的一样:“多民族国家内部的民族分裂主义或分离主义从下面以‘民族自决’的名义对国家主权的完整性提出挑战,这可能使国家陷入‘碎片化’、‘袖珍化’的险境。”[2]于是冲突就围绕着独立、分裂,反独立、反分裂展开,双方无论是武斗,还是停下来安静地坐在桌边谈判,都离不开独立这个焦点:一边声称为独立、为“民族自决”而战,为争取自由而战;一边声称国家利益至上,要为维护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而战。于是战火绵绵无绝期。

警示之三:民族问题政治关系的复杂性

谈起民族问题对世界各国政治的影响,那就不能不谈它的政治复杂性,正因为其背后有复杂的政治背景或者说政治原因才会对各国社会政治产生强烈的影响,甚至可以说是当前世界政治最大的“震源”之一。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民族问题 民族 政治均衡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