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宗教极端势力与民族分裂主义者勾结

2013年07月01日 05:32
来源:东欧中亚研究 作者:赵龙庚

本文节选自:《从世界民族分裂主义看车臣危机》,作者:赵龙庚,原载于:《东欧中亚研究》2002年第2期

宗教极端势力为车臣民族分裂活动推波助澜,成了民族分裂主义者的帮凶

1。冷战后车臣伊斯兰势力迅速崛起。伊斯兰教是18世纪末和19世纪上半叶在车臣和印古什逐步传播、确立的。20世纪初,在车臣和印古什计有2675座清真寺、140所宗教学校,还有38个伊斯兰教教长、850个毛拉。在苏联时期当局对车臣、印古什人的伊斯兰教活动曾采取过限制性措施。从1957年车臣人被恢复名誉到1978年,车臣的清真寺没有举行过宗教仪式,青少年也不能在伊斯兰学校接受宗教教育。戈尔巴乔夫的“民主化改革”为宗教活动提供了宽松的条件,特别是苏联解体、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消失进一步促进了伊斯兰教“广泛而深入地渗透到车臣的社会政治生活中去”。从1978年起车臣先后开放了400多座清真寺,创办了各级宗教学校,选派了众多青少年赴近东和中东接受宗教教育。车臣共和国舆论工具经常进行宗教宣传;在社会和劳动集体以及政府机关开会时履行宗教仪式已成习惯;许多高级官员也在驻地附近的清真寺参加集体祷告。80年代后期,随着伊朗革命的成功,伊斯兰势力急剧膨胀并向世界其他穆斯林地区渗透和扩张。叙利亚、约旦、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土耳其、利比亚等国的传教士纷纷来到车臣等北高加索一些共和国,积极宣传瓦哈比派教义,大力发展瓦哈比教派力量。据报道,国外传教士最初一次性付给当地每个毛拉1000~1500美元,后每个月付100~150美元。由于当地穆斯林和国外传教士大力发展和扶植瓦哈比教派力量,车臣、达吉斯坦逐渐成为俄罗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最活跃的地区,其“权威”和影响超过了当地政权机关。1993年2月,杜达耶夫通过制定宪法草案把伊斯兰教定为国教,于是“伊斯兰原则”开始在车臣社会扎根。在第一次车臣战争期间(1994~1996年)及战后,车臣和达吉斯坦的瓦哈比派分子进一步加强组织上的联合,筹建统一的车臣—达吉斯坦国家。作为第一步,1997年8月,在格罗兹尼35个车臣、达吉斯坦以伊斯兰为取向的组织联合成立了新的伊斯兰宗教组织“伊斯兰民族”。此后,又陆续成立了其他类似的伊斯兰机构。这些瓦哈比组织在该地区随后的事态发展中起了“极其消极的作用”。

2。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成了车臣民族分裂主义者进行分裂活动的意识形态工具。1991年11月初,联邦中央决定在车臣实行紧急状态,并试图取缔“车臣族全国大会”。以杜达耶夫为首的民族极端势力则在群众中“进行宗教煽动和政治动员”,很快组织了6万多人的国民卫队与俄军抗衡。与此同时,信仰伊斯兰教的鞑靼斯坦和北高地区的一些共和国积极声援车臣,由14个民族组成的高加索山地民族联合会宣布自愿人员总动员,准备以武力支持车臣。

在第一次车臣战争期间,“伊斯兰思想”为车臣分裂势力“争取民族独立的斗争”提供了“政治和宗教理由”;为“消灭和驱赶异教徒而进行‘圣战’的思想”鼓舞和团结了车臣全社会,特别是青年;民兵们带着写有《古兰经》经文的绿色袖章,宣布自己是伊斯兰战士,并“发誓不惜自己生命为伊斯兰教而战”。伊斯兰极端分子通过“洗脑和威胁恫吓”甚至使印古什和达吉斯坦部分信仰瓦哈比派教义的居民也站到了杜达耶夫政权一边。当俄军途经那里开赴车臣时,这两个共和国的部分居民竟以各种手段阻止俄军向前推进,甚至公然对俄军采取武装行动。

1996年俄车签订“哈萨维尤尔特协议”后,车臣分裂主义者在其掩护下,加紧推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特别是把瓦哈比主义作为建设伊斯兰国家的“统一的意识形态”。车臣原总统马斯哈多夫多次表示要遵循伊斯兰教义,宣布成立最高伊斯兰教法典法院,在车臣全面实行伊斯兰教法典制度,按伊斯兰法典治国。与此同时,他们为谋划建立伊斯兰共和国,加紧实施国家机制化和组建武装部队;从上到下建立各级权力机构;发行车臣护照和货币;把车臣语变成国语;向国外发出建交建议,宣布要同俄罗斯建立外交关系,声称要加入独联体、欧安会和联合国。据车臣当局公布的材料,车臣武装包括总统卫队(约2000人)和“车臣军”(约1。6万人)。

3。车臣民族和宗教极端势力与国外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相勾结,用恐怖活动作为民族分裂的手段。车臣极端势力在政治斗争和军事行动失利的情况下就以恐怖活动为手段,并与国外恐怖分子相勾结。第一次车臣危机期间,当车臣非法武装被俄军赶到山区,陷入困境时,他们就以恐怖活动为手段,于1995年6月制造了惊人的布琼诺夫斯克市人质恐怖事件,将100多名市政机关工作人员和800多名医院伤病员扣为人质。第二次车臣危机爆发前后,他们又多次进行恐怖活动,仅1999年就至少制造了15起恐怖事件,造成338人死亡,550多人受伤。目前,在车臣境内,车臣非法武装实施的针对俄军和车臣临时政权的各种恐怖活动(其中包括自杀性恐怖活动)仍时有所闻。车臣恐怖分子的活动与国外原教旨恐怖分子的支持有密切的联系。据报道,在高加索、巴尔干和世界各地,原教旨主义集团为“圣战”提供巨额经费;享有“高加索狼”之称的车臣原教旨恐怖分子最高首领巴萨耶夫通过控制毒品通道从国外原教旨势力手中获得武器;国外原教旨势力在车臣和达吉斯坦的学校里训练青少年制造炸弹,埋地雷,使用枪支和学习游击队员的生存能力。国外原教旨分子还直接参与车臣非法武装的恐怖活动。1997年12月22日夜晚,约旦籍车匪“司令”哈塔卜率领部队袭击了驻扎在距车臣边界100公里的布伊纳克斯克市俄军的一个坦克营,破坏了城市电力设施,使整个城市陷入瘫痪;1999年哈塔卜又在该市用70万美元进行了一次爆炸性破坏活动,造成几十人死亡。

上述情况告诉我们,对于民族分裂主义叛乱武装一定要除恶务尽,不留隐患;对于宗教极端势力也必须保持高度警惕。宗教极端势力和民族分裂势力是一对孪生子,这两股势力一旦形成合力,必将给统一的国家和民族带来严重的灾难。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车臣 俄罗斯 宗教极端势力 民族分裂主义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