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车臣危机是俄罗斯衰落的结果

2013年07月01日 05:23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侯艾君

本文节选自:《车臣危机:历史根源与政治现实》,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研究生院世界史系2002年博士学位论文,作者:侯艾君

车臣危机是苏联解体以及苏联的共产主义制度崩溃以来俄罗斯社会动荡不安的一个表现。不论是俄罗斯联邦体制的各个环节,还是以杜达耶夫为首的车臣共和国的政府,都没有对政治危机采取现实主义的对策,结果现有的政治解决车臣危机的可能性由于双方的错误都没有很好地利用。

车臣问题旷日持久不得解决,是由于俄罗斯在苏联解体以后走向改革的过渡时期里,国力衰落的结果,也反映了俄罗斯政治控制能力相对或者绝对下降的现实。

也许现在谈论车臣战争(不,俄罗斯一车臣的军事冲突)的历史意义乃至其后果还为时尚早;今天,俄罗斯军队虽然对车臣的军事行动己经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并已经基本上在车臣控制和恢复了局势,并且正在为重建车臣而做种种的努力;但是,这决不是说,俄罗斯联邦政府己经解决了车臣的所有问题—不,这还非常遥远,车臣人的抵抗仍旧会象19世纪的高加索战争结束以后的局势那样,持续很长的时间。而且,俄罗斯与车臣的武装冲突所带来的后果,仍旧需要时间的积淀,才能够逐渐看得清楚。但是,仅仅是眼前我们能够看得到的影响和意义,就己经极其深刻:值得我们认真总结教训。

作为一个拥有主权的统一国家,俄罗斯在车臣的进行军事行动,是俄罗斯联邦国家的内部事务。这是基于:车臣并没有在法律上或者在政治现实中建立起独立国家,也没有在国际上得到承认,而俄罗斯对于车臣拥有无可争议的主权(有人从国际法的角度分析,认为车臣的政治法律地位是可以建立独立国家的)。因此,俄罗斯对于车臣进行的军事行动,是解决国家内部事务的行动。中国的兵家说过:兵者,国之凶也—对待它要慎而又慎:“战争是政治的继续”,这是西方兵家的名言;但是,从另一个方面说,战争也是政治的失败。因此,在处理政治危机的所有手段中,战争乃是最不应该提倡的,是下下策。政治的目标是在危机和冲突尚未发展、成熟的时候就将其化解、处理;而当危机冲突发展到它的最高形式,对于政治策略和手段的选择便没有那么从容了。俄罗斯一车臣的武装冲突正好表明了俄罗斯政治上的失败。有人认为,俄罗斯派军队到车臣是为了压制不驯服的车臣人的独立意志,以便在车臣人的白骨堆上建立俄罗斯业己失去的强国地位,并借以解决自己的内政问题:但是选择战争则反映出来的正好是一个国家的虚弱和脆弱。必须指出的是:俄罗斯政府在处理车臣危机的过程中,犯下了极其严重的错误;是俄罗斯政府的一系列严重错误,导致了车臣危机愈演愈烈,一直发展到非用武力不能解决的地步。而以杜达耶夫为首的车臣的民族精英,在把车臣民族推向民族苦难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俄罗斯政府与车臣的冲突,是地区与中央的冲突,是社会与国家的冲突,是社会体制之间的冲突,甚至在某种意义上也是文明的冲突。

车臣危机的起因是由于苏联(以及俄罗斯)的衰落,而战争的进程乃至战争的后果都表明了俄罗斯的衰落:俄罗斯国家对于各个地方的控制能力的绝对或者相对下降,那些导致苏联解体的原因也导致了车臣危机的出现。因而,在很大程度上我们也可以把车臣危机的出现视为苏联解体的伴生物。此外,苏联的解体仍旧加剧了危机的发展和成熟。当许多人在为苏联解体而感到庆幸时(尤其是西方国家将苏联解体视为民主对专制和集权的胜利),另一个危险的方面却很少有人去在意。那就是,苏联的解体将许多潜伏的问题释放出来,而这些问题具有极大的危险,甚至具有毁灭性的能量。另一方面,则车臣战争的后果也使得俄罗斯进一步衰弱甚至衰落。俄罗斯在车臣花费了太多的人力和物力。如果从沙皇俄国征服车臣和整个高加索算起,则到今天为止,实际上,俄罗斯对于车臣民族的控制越来越力不从心。在苏联解体以后俄罗斯的政治制度向所谓新的联邦制转变,一则是对实现自由主义的政治理想的实践和运用,二来也是对现实的迎合和适应,而俄罗斯联邦仍旧在建立新的、符合自由民主的政治理想的联邦制的过程中。俄罗斯对于车臣、勒靶斯坦的危机的解决,乃是走向这一理想的具体的政治实践。如果我们将苏联解体以后,在前苏联地区的政治空间内发生的民族冲突、战乱频仍的动荡不安的现实,以及俄罗斯国内政治斗争中对子武力的重视和运用(俄罗斯仍旧不能拒绝使用武力),我们就可以认定,俄罗斯在走向西方式的民主制度的道路仍旧很漫长,俄罗斯的传统中缺乏足够的思想资源和历史基础。任何一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独特的发展史,而任何国家的历史也都会在很大的程度上影响到自己的民族特点,乃至社会政治生活。俄罗斯是一个庞大的国家:疆域辽阔,民族种族成分复杂多样,在她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充满了动荡和曲折。这样的国家在很长的历史时期里都面临内乱以及外来入侵的威胁,因此她积累了非常丰富的政治经验;这些经验当然也包括用武力甚至是极端的手段来解决棘手的社会政治问题。

另外,按照现在俄罗斯联邦境内的问题来看,则如果俄罗斯联邦的经济实力继续下降,中央的政治控制能力也将不断下降;那么,所谓的联邦制还将继续受到考验。有人认为,经济潜力的丧失,不仅会失去俄罗斯联邦制发展的民族政治基础,甚至还包括整个国家发展的民族政治基础。这样,俄罗斯的联邦制就会逐渐变成邦联制’。而是否会开始这一进程,在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俄罗斯的经济政治实力是否会继续下降,以及政治调控的成功与否。

俄罗斯再不可能象苏联时期那样,实现对人民的完全控制,强大的中央集权制度必须退出历史舞台了。而新的联邦制度也才只是在实践的过程中;前途如何仍旧难以逆料。在这一过渡期间,则俄罗斯境内的民族主义运动似乎依旧没有完全平息。而车臣则只是发生和发展较为极端,它远非唯一的,或者说最后的一次民族危机。在车臣由危机发展为军事冲突的整个过程中,俄罗斯政府及其历来的(包括苏联时期)民族政策对此负有极其重要的责任。此外,在车臣问题从危机走向冲突的过程中,俄罗斯联邦以及车臣共和国的政治精英人物起到极为关键的作用;由于俄罗斯政坛上的风云变幻,导致了车臣问题的复杂诡橘。俄罗斯的领导人和车臣的民族精英共同操纵的这一场政治游戏中,不论赢家是谁,而那些俄罗斯人与车臣人都是这场赌博的牺牲品。车臣战争导致的后果就是:造成了两个民族之间的深深仇恨。战争的创伤不仅会刺痛车臣战争的亲历者,还将影响未来的几代车臣人,车臣人的历史记忆中,除了叶尔莫罗夫时代,沙米尔,1944年对车臣人的流放,还将再加上20世纪和21世纪之交的车臣战争。车臣人将会用这样的历史来教育自己的后代,而车臣人对俄罗斯人的仇恨也随之将流传下去。有人说,俄罗斯在车臣的军事胜利还不如失败。这是说,俄罗斯政府将对以杜达耶夫等人为首的集团的讨伐变成了俄罗斯民族与车臣民族的世代仇恨,这就是其政策的严重失败之处。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车臣 危机 俄罗斯 衰落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