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流血的伤口——俄罗斯车臣问题的回顾与前瞻

2013年07月01日 00:38
来源:奥一网 作者:雅科夫

3、“819”事件

不过,此时在车臣掌权的,依旧是苏联共产党,车臣人民全国代表大会实际上只是个反对派组织,直到“819”事件的发生。在这次不成功的政变发生时,苏共车臣——印古什当局站到了“紧急状态委员会”的一边。当时的车臣当局为了配合“紧急状态委员会”,逮捕了车臣分裂势力的“思想家”扬达尔比耶夫。这次为期三天的戏剧性政变失败后,整个社会出现了一股“反共歇斯底里”,苏共迅速瓦解,在车臣也不例外。

由逮捕扬达尔比耶夫引起一些人的骚乱,参与骚乱的人占领了苏共格罗兹尼市委大楼,并把它变成了自己的指挥部;市委大楼旁是克格勃大楼,当地克格勃领导人维·伊万年科看到这种情况不知道如何是好,急忙打电话请示叶利钦,可怎么也联系不上,因为“819”后大权在握而踌躇满志的叶利钦去索契渡假去了。〔16〕没有上级命令的伊万年科没有敢承担起用武力平息暴乱的责任,事后,他不无遗憾地说:“当时只需要花少量流血的代价就能制止住激进分子……”

匪徒们在强力机构的无所作为面前越发肆无忌惮,共和国领导人扎夫扎耶夫被赶下了台。8月28~29日,已经武装起来的匪徒封锁了格罗兹尼的街道和广场,抢占了共和国部长会议、广播电视中心和机场大楼。当时已经在莫斯科得势的叶利钦和俄罗斯最高苏维埃主席哈斯布拉托夫(【注】鲁斯兰·哈斯布拉托夫是车臣族人,但他坚决反对车臣独立)派出了一个由“激进民主派”组成的调查委员会,到车臣与武装分子会谈。在当时,俄罗斯的“激进民主派”们是把杜达耶夫匪徒当成“民主力量”来看待的,因此,这个委员会的报告是这样写的:反对派提出了最高苏维埃自行解散、选举车臣——印古什共和国总统继而解散共和国政府的要求,“民主力量的要求有充分根据,这些要求再拖延不决,会导致该地区的内战和民族间的战争。”〔5〕

由于是和“紧急状态委员会”作对,车臣匪徒得到了莫斯科的“激进民主派”的赞许和支持。9月4日,杜达耶夫宣布共和国最高苏维埃已经被推翻,9月6日,一批武装暴徒占领了车臣——印古什最高苏维埃大厦,试图反抗的人民代表遭到殴打,格罗兹尼市苏维埃主席维·库岑科当场牺牲。至于库岑科的死,有不同的说法,有人说他是跳楼自杀,而俄罗斯议会调查委员会得出的结论是:年近六旬的库岑科是被暴徒们从苏维埃大楼的窗户里扔出去活活摔死的。〔16〕9月15日,车臣最高苏维埃被迫宣告自行解散。

4、如此“选举”

有人说杜达耶夫是“车臣人民主选举出来的总统”,实际上情况不是这样。1991年10月27日,杜达耶夫领导的“车臣人民全国代表大会”在其自行划定的区域内进行了总统和议会的“选举”,将车臣—印古什14个行政区内的6个区,也就是不赞成“车臣人民全国代表大会”宗旨的那些地区的居民排斥在选举之外,〔5〕也排斥了一切非车臣族的选民,而且整个选举都处于武装分子的严密监控之下。即便如此,杜达耶夫也只获得了12%的选票〔18〕(【注】另一说是只有10%~12%的车臣选民参加了这个所谓的“选举”〔2〕),当选为车臣“总统”。

这个时候,莫斯科的激进民主派们才明白过来,杜达耶夫不是什么“民主派”,而是一个靠拳头说话的强人。因此,1991年11月2日,俄罗斯人民代表大会做出决议,认为这一“选举”是非法的。〔5〕但是,此时的俄罗斯“激进民主派”正在紧锣密鼓地谋划肢解苏联,因此实在没有更多的精力来理会杜达耶夫的分裂活动。因此,车臣“议会”针锋相对地作出决议,认为俄罗斯联邦人民代表大会的决议在“拥有主权的车臣共和国”领土上没有法律效力。

杜达耶夫“当选”车臣“总统”后所发布的第一个总统令,就是在1991年11月1日宣布车臣为主权独立国家。〔16〕与此同时,杜达耶夫武装分子开始袭击驻车臣的苏联—俄罗斯军队,抢夺武器弹药。

实际上,车臣人在苏联瓦解的过程中积极谋求独立,也并非没有一点根据:既然苏联可以被几个政客的秘密协议所肢解,既然塔吉克、乌兹别克、哈萨克、土库曼、吉尔吉斯、阿塞拜疆这些穆斯林共和国都可以独立,那么为什么车臣的穆斯林不能独立呢?这个问题正如当年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的塞尔维亚人所想的一样:为什么穆斯林可以从南斯拉夫独立出去,而塞尔维亚人就不能从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独立出去?笔者认为:民族分裂是个非常难以解决的问题,它具有危险的传染性。对于一个多民族组成的国家而言,某一个民族独立或者分裂出去问题并不是很大,真正的问题在于它的示范效应。如果说,波罗地海国家从苏联的独立引发了苏联解体的危机,那么车臣从俄罗斯的独立将会引发俄罗斯解体的危机。除非这个国家的大部分人能够平静地接受国家不断分裂成若干小共和国的事实(例如捷克和斯洛伐克的“和平离婚”),否则流血冲突将在所难免。

民族冲突不同于一般的冲突,民族冲突肯定是全民参与,而且特别血腥。多民族国家往往都具有一个主体民族征服其他弱小民族的历史,而这种历史很难说都是令所有人愉快的回忆。因此一旦这种冲突爆发出来,历史的恩怨,加上为了争取本民族的地盘和利益,民族冲突的双方都会做出种种非常残酷的暴行,单纯指责哪一方都是没有意义的。人们都还对波黑战争和卢旺达内战的残酷性记忆犹新,这仅仅是发生在一些人口稀少、军事力量不强大的小国,冲突尚且如此残酷;如果发生在俄罗斯这样前超级军事大国境内,那么必然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1927年 车臣族人 绥靖区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