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二十世纪的民族主义与恐怖主义

2011年05月02日 21:12
来源:世界民族 作者:朱素梅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一)民族分离主义既是冷战后民族主义最突出的表现形式,也是民族主义类型恐怖活动的主要诱因。此次民族分离主义浪潮肇始于80年代末的苏东剧变,由于前苏联和东欧国家长期以来在解决民族问题上的失误和错误,以及现实中由改革所产生的政治社会危机,民族分离主义势力逐渐在苏东各国形成气候并呈迅速扩展之势。在前苏联,许多非主体民族强烈要求摆脱俄罗斯的控制,实现自治或独立,如在车臣地区,由于部分车臣人要求脱离俄罗斯的目的难以实现,便频频制造恐怖事件。1995年6月和1996年1月,车臣极端分子制造了劫持千余名人质的特大恐怖事件。在巴尔干地区,前南斯拉夫波黑地区的3个民族为争夺地盘而陷入恐怖仇杀之中,科索沃阿族分离主义组织“科索沃解放军”则企图以恐怖活动来达到实现独立和最终建立“大阿尔巴尼亚”国的目的。

这股以民族分离为目的的恐怖主义浪潮也影响到西方国家和世界其他地区。在英国,北爱尔兰两派教徒之间的冲突不断增多,爱尔兰共和军的极端派别“真正爱尔兰共和军”屡屡以爆炸事件表达其独立的要求。一些多年来处于活动低潮的恐怖组织,如法国的“科西嘉民族解放阵线”和西班牙的“埃塔”,也趁机活跃起来。在南亚,斯里兰卡的“泰米尔猛虎组织”自90年代初接连刺杀了多名斯里兰卡军政要人,印度的锡克教分裂分子也不断制造针对印度教领导人的爆炸事件。

冷战后的民族分离主义运动更多地表现出消极的一面。这是因为,一些极端民族主义者往往不顾历史和现状以及其他民族的利益,甚至在有关政府作出很大让步的情况下,仍坚持极端要求并继续制造恐怖事件,从而极大地破坏了稳定的国家结构和国际社会的安宁。由于任何一个多民族国家都潜伏着爆发民族分离运动的可能性,因此可以预料,由民族分离主义引发的恐怖活动将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继续存在和发展。

(二)宗教与民族主义一向有着紧密的联系。由于宗教文化构成了有宗教信仰民族的主体文化,在那些宗教势力占国家主导地位、宗教影响极深的民族中,民族意识的觉醒从一开始就同宗教传统有着血肉联系。民族主义往往借助宗教为思想武器来发展、壮大自己。(注:参见刘士田、田文林:《当前国际政治中民族主义潮流的主要特征》,载《世界经济与政治》,1995年第3期,第134页。)当前,世界形势剧变,原有的价值观冲击着人们,宗教作为一种超自然的神灵崇拜,满足了人们寻求精神寄托的要求。同时,许多有宗教传统的国家在其推行社会改革、仿效西方模式实现现代化的过程中,非但没有实现国家富强、独立,反而滋生出政治腐败、贫富分化等一系列弊病。对现实的极大不满刺激了传统宗教思想的复苏。(注:参见刘士田、田文林:《当前国际政治中民族主义潮流的主要特征》,载《世界经济与政治》,1995年第3期,第134页。)由于以上原因,宗教性质的恐怖活动在冷战后迅速增多。据统计,目前世界上25%左右的恐怖组织具有宗教性质,其中的典型代表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极端组织。

极端原教旨主义者一贯推崇恐怖主义手段。冷战结束以来,一些激进的原教旨主义分子无视以理性、开放为特征的全球化趋势,坚持狂热、偏狭的宗教理念,他们不断以恐怖手段向世俗政府挑战。在巴勒斯坦地区,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分子连续制造恐怖事件,激化阿、以矛盾;在埃及,“穆斯林兄弟会”的极端分子不断向政府发起进攻,1996年11月,他们制造了卢克索血案;阿尔及利亚的“伊斯兰拯救阵线”在遭到取缔后,活动转入地下,在近二三年内连续制造了大规模屠杀村民的事件。

一些原教旨主义者还利用自己的经济实力,向青年人提供优裕的福利条件,由此赢得了为数众多的支持者。活跃在被占领土上的“哈马斯”就凭借其得到的巨额国外援助,向被占领土的巴勒斯坦人提供救济。目前,“哈马斯”在被占领土的支持率已超过40%,对巴解组织的世俗权威构成严重威胁。在中亚地区,原教旨主义极端组织在外国势力支持下,召募大批穆斯林青年参加恐怖组织的训练,实施恐怖行动。极端宗教民族主义组织的确是一股不容忽视的恐怖主义势力。

(三)冷战后恐怖主义的目标选择,从打击对手更多地转向滥施暴力于无辜,恐怖分子往往大规模袭击普通民众及大型民用建筑,其手段较以前更隐蔽更残忍,很难防患于未然,因而其危害性极大。近年来,世界各地发生了多起以袭击平民为目标的特大恐怖事件。例如,1995年6月,车臣分裂主义者袭击闹市区,将上千名平民劫为人质,半年后,他们再次扣押约3000名人质,制造了震惊世界的“五一镇人质事件”;1996年1月31日,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的中央银行大楼被炸,造成86人丧生,1400人受伤;1997年,阿尔及利亚发生多起大规模屠杀村民事件,共有近千名无辜村民被害;1998年8月15日,英国奥马镇商业区发生爆炸案,造成至少28人死亡,200多人受伤。恐怖分子之所以如此残忍地向无辜平民下手,主要有两个原因:其一,民族主义的复仇性与宗教的非理性,使那些活动受挫或处于弱势的极端民族主义分子不顾一切地制造大规模流血事件,发泄民族仇恨,有的敢死队员甚至不惜以“人体炸弹”来以身殉教;其二,信息传播媒介的发达,使恐怖分子更加注重恐怖活动的效果,恐怖分子往往将目标选定在人口稠密的闹市区或重要建筑物内,以便在平民中制造恐怖气氛,引起社会关注,达到向政府施压的目的。

恐怖主义的巨大危害性还表现在恐怖分子利用核武器和生化武器进行恐怖袭击的危险性加大。高科技的发展和普及、核原材料的走私,使极端分子利用核制品和生化制品进行恐怖袭击成为现实的可能。据报道,有的恐怖组织试图高价购买黑市核原料,例如车臣的分裂分子曾扬言要对俄军方发动核袭击。利用神经毒气伤害无辜的事件已经发生。高科技恐怖主义给人们心中投下了恐怖的阴影,严重危害了社会的安定。

[责任编辑:官君策] 标签:恐怖主义 民族主义 the 民族主义浪潮 1975年 恐怖活动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