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赛义德·库特卜极端主义思想探微

2011年05月02日 20:09
来源:西亚非洲 作者:胡雨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三、库特卜主义的影响

库特卜的思想穿透力是深刻且广泛的,为伊斯兰运动提供信仰、信心凝聚力,将政治目标与神圣使命紧密结合。“他炽热的风格迸发出尊严、团契、一致和普世性的宏大激情,高扬读者对伊斯兰伟大的认识。透过他的批判,其风格也能催生愤怒和厌恶。”[15](P.58)1967年“六·五战争”阿拉伯国家的军事惨败,成为了穆斯林世界的历史转折点和分水岭,致使阿拉伯民族主义的式微与伊斯兰主义的崛起,库特卜主义顺理成章地成为了纳赛尔主义的替代物与矫治方案,确立了中东乃至穆斯林世界的话语霸权地位。

海拉尔·迪克米坚评价道,库特卜为20世纪50、60年代日趋衰落的埃及穆斯林兄弟会,以及70年代埃及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思想的复兴起了“关键性的承上启下作用”,成为了极端组织的精神支柱和行动指南。其作用体现在:(1)作为一位理论家,库特卜对伊斯兰主义意识形态的重新确立和重新定位赋予了强有力的影响;(2)作为兄弟会的著名成员,库特卜为兄弟会与其武装分支组织之间提供了组织的延续性;(3)作为一位行动者,库特卜蔑视国家政权,不畏强暴,他为年轻一代好战分子提供了可资模仿的殉教典范。[3](PP.84-85)70年代从埃及穆斯林兄弟会内部分化出的伊斯兰解放组织、赎罪与迁徙组织、伊斯兰圣战组织、伊斯兰集团等都深受库特卜极端主义思想的影响。鉴于库特卜著述抱有十分明显的反政府、反世俗的倾向,竭力抨击现存的政治秩序,他的书籍被阿拉伯乃至穆斯林各国威权政府严加禁止,在埃及,如果有人拥有一本库特卜撰写的书籍,将有牢狱之灾。

在国际层面上,20世纪60年代,沙特等海湾君主国家尤其是费萨尔国王统治时期(Faisalibn Abdul Aziz Al Saud,1964-1975),为了抗衡纳赛尔的泛阿拉伯主义、阿拉伯社会主义的影响力,一方面掀起了大规模的对外宣教活动,在世界各地大肆修建清真寺、宗教学校等宗教场所,宣传瓦哈比主义以及库特卜思想。1973年石油危机后大量石油美元源源不断地流入海湾君主国的腰包,更为国际性的宣教活动提供了坚实的财政保障。另一方面。沙特等国也给予大批兄弟会成员政治庇护,包括库特卜兄弟穆罕默德·库特卜(Muhammad Qutb)、优素福·卡尔达维(Yusufal-Qaradawi)在内的极端主义者流亡海湾国家。穆罕默德对库特卜著作进行了系统的整理、编辑与出版发行,很快便风靡一时,成为信奉伊斯兰极端主义思想必读之经典。不仅如此,这些政治流亡者广泛散布海湾国家的教育系统、新闻媒体、宗教实体以及沙特主导的伊斯兰国际组织之中,逐渐地控制了中东国家的思想界和意识形态领域,加之无形中瓦哈比主义(Wahhabism)与赛莱菲叶思潮(Salafiyya)、库特卜主义之间的相互影响和相互渗透,逐渐成为伊斯兰世界的主导性思潮。穆罕默德·库特卜的学生本·拉登就是这种混合意识形态衣钵的直接继承人。

结语

库特卜的伊斯兰极端主义思想充分反映了阿拉伯乃至穆斯林世界在现代化过程中所面临的发展困境,体现了处于边缘化、相对剥夺且对现实抱有强烈不满和憎恨的穆斯林中下层民众的激进心态。面对全球化背景下强势西方文明的挑战,库特卜渴望振兴伊斯兰文明的力量,追寻日渐侵蚀的认同和权力。

库特卜思想是特殊时空下的“非常道”之产物。有学者就指出,库特卜的极端主义思想,滥觞于监狱,传播于监狱。[16](PP.411-433)他亲身经历了威权主义政权对兄弟会的残酷镇压、无情打击的高压政策,本能性地得出结论:当今埃及国家政权是非伊斯兰、贾希利叶的暴政,必须借助于暴力革命加以推翻。库特卜透过对伊斯兰教义极端化诠释,提供了一个“造反有理”的理论依据,是对传统政治文化的颠覆以及兄弟会创始人哈桑·班纳的和平渐进路线的创新性毁灭。一方面,他既违背了《古兰经》中一以贯之的中道观;另一方面,他也偏离了政治伊斯兰的主流派思想。兄弟会第二任总训导师哈桑·胡代比(Hasanal-Hudaybi)在《宣讲师,不是审判者》一书中,就曾批评库特卜的“真主主权论”缺乏《古兰经》的依据。[17](P.124)实际上,在伊斯兰运动内部一直就存在着两条道路之争:一种是革命性的,认为社会的伊斯兰化是在国家权力的作用下发生的;另一种倾向是改良性的,认为社会和政治行动的目的主要是自下而上地是社会伊斯兰化,由此而产生一种既成事实的伊斯兰国家的出现。库特卜只不过是革命性道路的典型代表。[18](P.24)

库特卜把伊斯兰文明及国家的衰亡和式微直接归咎于缺乏正确指导的信仰和精神,希冀通过复归原旨教义和信条,达到动员民众、凝聚人心的目的,进而实现伊斯兰复兴的夙愿。事实上,中东国家所面临的人口膨胀、水资源缺乏、财富不平等分配、基础设施落后、工业化步履维艰、经济边缘化等诸多问题,是单纯依靠宗教动员、道德复兴、毁灭一切的暴力哲学所无法承载和解决的,终究宗教信仰与现实的政治、经济事务是不可同日而语的。这也是库特卜极端主义思想的内在根本缺陷。由此,不少学者断言,从90年代起政治伊斯兰已表露出衰败的迹象。究其原因在于,无法实现其基本主张的概念化、制度化,无法纾解穆斯林世界所面临的生存与发展危机。此时的政治伊斯兰变为毫无意义的空洞说教,正如马克思所说:“理论在一个国家的实现程度,决定于理论满足这个国家的需要的程度。”[19](P.10)

[责任编辑:官君策] 标签:主义 思想 库特卜 库特 埃及穆斯林兄弟会 哈桑·班纳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