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赛义德·库特卜极端主义思想探微

2011年05月02日 20:09
来源:西亚非洲 作者:胡雨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二、库特卜主义的主要内涵

如果把1928年埃及穆斯林兄弟会创立视为现代政治伊斯兰运动的发端的话,那么其思想鼻祖首推创始人哈桑·班纳,但真正率先对政治伊斯兰理论进行系统分析、极端化诠释则非库特卜莫属。他的思想充分体现了极端伊斯兰主义的基本认知、手段、主体、目标,这些要素构成了贯穿其思想精华的一根主线。美国学者海拉尔·迪克米坚把库特卜的极端主义思想归纳为四个基本要点:

1.当代伊斯兰和非伊斯兰世界支配性的社会政治体系正处于蒙昧、无知的黑暗(贾希利叶,jahiliyya,ageofignorance),一种罪恶、非正义、挣扎、漠视伊斯兰神圣指导的状态。

2.虔诚穆斯林的任务是复兴伊斯兰,透过宣教(达瓦,dawa)和武装圣战(吉哈德,jihad)的方式,彻底改变贾希利叶社会。

3.彻底改变贾希利叶社会、使之成为真正伊斯兰社会是矢志不渝穆斯林先锋队(塔利阿,tali‘ah,Islamicvanguard)的职责。

4.坚定穆斯林的终极目标是建立真主统治(哈基米亚,al-Hakimiyya,sovereigntyof God),即结束所有罪恶、挣扎和压迫,确立安拉在地球上最高主权统治的社会。[3](P.85)

本文依循该思路,对上述思想进行深入的探讨。不过,无论是何种形式的极端伊斯兰主义,其理论预设的基点皆是一种危机意识,意即伊斯兰教始终处于被围攻的危机关头,各种反伊斯兰教的思想与实践,总是企图消灭最后天启的一神论教。只有抓住这一精神的始基,并把它放在二十世纪穆斯林社会和历史命运的大背景下进行释读,才有可能对赛义德·库特卜所体现出来的异乎寻常的危机意识和战斗般的呐喊才有真切的认识。

赛义德·库特卜认为,人们长期存在着一连串的错误认知,首先武断地认为:中世纪的“十字军东征”是受物质主义、帝国主义所驱使。事实上,十字军东征的真正目的是为了彻底摧毁伊斯兰教及其教义,而现代西方帝国主义延续了长此以往的图谋,不过迫不得已进行“乔装打扮,掩盖十字军东征的幽灵,它再也不能像中世纪一样赤裸裸地暴露其本来面目”。[4](P.91)其次,资本主义与马克思主义、基督教与犹太教、法西斯主义与民主之间的区别,同伊斯兰教与基督教的天壤之别相比皆是微不足道的。西方文明在道德上已经宣告破产,渐已走向终结。在库特卜看来,伊斯兰教与西方势不两立,无法共生共存。这是一场信仰者与非信仰者,世俗主义、资本主义以及社会主义与伊斯兰教之间的殊死搏斗。现代性正在抹杀伊斯兰教的正当性,西方世俗主义、消费主义文化时刻污染乃至吞噬伊斯兰的纯洁性与真实性。他宣布:“西方人引领人类世界的历史正在寿终正寝,这不是因为西方文明在物质财富上的破产,也不是因为丧失其经济、军事上的力量,而是因为西方秩序已经完成其使命,不再拥有赋予其支配地位的‘价值’储存……科学革命已经扮演完其历史角色,正如‘民族主义’和有限领土共同体已进入迟暮之年……伊斯兰的时代业已来临。”[5](PP.445-446)基于上述观点,库特卜对当今的世界秩序进行了无情的批判,对未来社会的性质进行了详尽描绘。

第一,贾希利叶。贾希利叶是库特卜极端主义思想的基石,他本人也被称之为“贾希利叶绝佳的阐释者”。[6](P.46)库特卜的“贾希利叶”概念与霍梅尼的“教法学家统治”(vilayat-Ifaqih,GuardianshipoftheIslamicjurists)理论并驾齐驱,被评价为二十世纪伊斯兰政治思想中最具原创性的思想之一。[7](P.521)“贾希利叶”一词见于《古兰经》(3:154,5:50,33:33,48:26)4次,意指真主降示先知穆罕默德天启之前,阿拉比亚处于多神信仰、偶像崇拜、道德沦丧的“蒙昧时代”,贾希利叶是知识、高贵、文明的对立物。然而,作为现代意义上的“贾希利叶”,最早出现在20世纪30、40年代毛杜迪(AbulAlaal-Maududi)、纳达维(AbulHasanal-Nadwi)等南亚伊斯兰主义者的论著中。毕竟,南亚是穆斯林世界的边缘地带,况且这些作品多半以乌尔都语撰写,自然其影响力颇受羁縻。1951年,库特卜在为纳达维论著《由于伊斯兰的衰落,世界丧失什么?》阿拉伯语版作序时,撷取了“贾希利叶”一词,特指一种“宗教蒙昧状态”。[8](P.150)库特卜在《在古兰经的阴影下》一书中写道:“贾希利叶(野蛮)意指人对人的宰制(哈基米亚),抑或对人的卑躬屈膝,而不是对安拉的服从。它意味着否定真主的神性与对人的谄媚。在此意义上,贾希利叶不只是一个特定的历史时期(指伊斯兰出现前的时代),而是一个事务的状态。此人类状态存在于过去、今天、或许将来,贾希利叶是伊斯兰的镜像对立物和不共戴天的敌人。在任何时空中,人类都面临着一个泾渭分明的选择:要么全然遵守安拉之律法,要么实施各式各样人造之法律。而后者就是贾希利叶状态。处于十字路口的人类面对选择:伊斯兰或贾希利叶,欧洲和美国所代表的现代贾希利叶,本质上类似于异教和游牧阿拉伯人的古代贾希利叶。在这两个社会体系里,人生活在人而非真主的统治下。”[9](PP.23-24)

[责任编辑:官君策] 标签:主义 思想 库特卜 库特 埃及穆斯林兄弟会 哈桑·班纳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