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凯末尔世俗主义改革:全面转向欧洲资本主义文明

2011年01月28日 18:06
来源:西亚非洲 作者:毕健康

字号:T|T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三)凯末尔世俗主义改革———国家与宗教

凯末尔世俗主义改革包括国家制度重构、社会生活的激进改革和价值观与文明取向的切换,极大地推进了土耳其社会的世俗化。奥斯曼帝国国家与宗教失衡的二元结构,其本质是国家先于和高于宗教;伊斯兰教为帝国的扩张提供强大的内在动力,为帝国政权提供政治合法性;与此同时,宗教机构融入国家机关,成为国家的附属机构,二者又合二为一,尤其是在素丹兼任哈里发后;乌莱玛和宗教机构在政治、司法和教育上有巨大的权力,是国家之下的重要力量。凯末尔世俗主义改革的革命性,或者说与此前世俗化改革的根本区别,在于政治合法性的切换。帝国合法性的源泉是伊斯兰教,凯末尔领导下土耳其共和国的合法性来自于人民的授权,其立论基础是西方的“主权在民”理论。就国家与宗教的关系而言,上述国家制度世俗取向的重构是核心。这里从宗教国有化②和对教团的打击与取缔两个方面进一步加以论述。所谓宗教国有化,即强化国家对宗教机构的监控,使宗教为国家服务。在这方面,机构设置十分重要。1924年,废除伊斯兰教最高法典说明官、撤销教法和教产基金部,建立隶属于总理办公厅的宗教事务局和宗教基金局(The Directorates ofReligiousAffairsand PiousFoundations)。宗教事务局局长任命伊玛目、布道师、穆安津(宣礼人)等教职人员,该局还对清真寺、苏菲道堂进行管理。因此,宗教人员成为国家供养的公务员。宗教基金局接管宗教基金,负责宗教建筑和设施的管理与维护。后来,这两个机构合并为宗教事务署(The Presidency ofReligiousAffairs)。这样的机构设置,至少从制度构架、人事和财务上完成了国家对宗教机构与人员的控制。1924年,统一教育法不仅使一切学校归教育部统一管理,使教育摆脱乌莱玛的控制和影响,而且关闭了乌莱玛管理的旧式宗教学校,国家另外开办宗教学校,培养伊玛目、布道师等宗教人员。教育部将在伊斯坦布尔大学开办神学院,培养高级宗教学者。③可见,从制度构架与宗教教育上,1924年凯末尔主义国家便已经完成了对宗教的控制。与奥斯曼帝国的遗产和19世纪以来的改革一致,凯末尔革命旨在进一步加强国家对宗教的控制,而不是政教分离。正如海因兹·克雷默所指出:“从一开始,现代土耳其的国家与伊斯兰教就从未分离开来。”④

中心与边缘、官方伊斯兰与民间伊斯兰这两个相互交叉的二元结构,折射出土耳其社会、政治与宗教的复杂性。从奥斯曼帝国到土耳其共和国建国,这种二元结构一以贯之。在政治中心,官方宗教机构总体上依附于国家;边缘则是混合了某些神秘因素的苏菲教团的天下。同时,又有处于主导地位的逊尼派与什叶派(阿拉维派)的分野。简而言之,土耳其民间伊斯兰即各种教团、道堂和会社十分强大,与凯末尔世俗主义改革发生直接冲撞。废除哈里发制,激发了1925年谢赫·赛义德(SheikSaid)起义。起义又有库尔德人反叛凯末尔政权的背景,是持续到1938年的17次库尔德人叛乱的第一次。这次起义产生了重要后果。首先,加强了凯末尔政权的权威主义取向,凯末尔借机取缔了刚成立不久的反对党进步共和党。其次,加快了凯末尔世俗主义改革的步伐,当局重拳打击颇具实力的民间伊斯兰———各种教团、道堂和会社。政府和议会先后做出决定,取缔所有教团,关闭道堂,没收其财产。1926年新刑法规定,不得组织以宗教或宗教情感为政治基础的社团。到20世纪20年代末,一切教团均被宣布为非法。1938年结社法禁止政党参加宗教活动,禁止在宗教、教派、教团基础上组建社团。与此同时,成立人民之家(People’sHouse)和乡村师范学校(Village Institutes),在安纳托利亚农村地区灌输实证主义、民族主义价值观。这一切,彰显出凯末尔政权根除民间伊斯兰的决心,但是“甚至在人民之家成立后,以冰冷的实证逻辑和世俗的土耳其民族主义征服虔诚的安纳托利亚人的心魂,证明是一个艰难的任务”①。很多教团人气旺盛,适应性强,非凯末尔政权的强行镇压所能禁绝。到20世纪30年代中期,所有教团转入地下。②

从根本上说,凯末尔强力推进世俗化的动力,是义无反顾地仿效欧洲文明。凯末尔竭力削弱土耳其的伊斯兰属性,挖掘和弘扬伊斯兰教之前的土耳其历史和文化,构建面向先进的资本主义欧洲的现代民族国家。废除哈里发制,乃势在必然,因为对世俗主义改革的任何反对,只能以宗教形式动员。而废除哈里发制这一强大刺激又激起了宗教保守势力与虔诚穆斯林的反弹,引发库尔德人的反叛,后者反过来加快了凯末尔镇压和取缔教团的步伐。从实践层面看,正是伊斯兰教在民众中强大的动员力量,促使凯末尔决心镇压伊斯兰保守势力。在独立战争中,凯末尔以效命素丹—哈里发的名义动员外省显贵和虔诚的民众。这个策略很成功,凯末尔目睹了参加独立战争事业的地方宗教领导人的组织力量与道义权威。“如果不动员安纳托利亚农村民众反对素丹政府的宗教感情,甚至阿塔图克也几乎不可能赢得独立战争的胜利。”③独立战争期间,大多数教团团结在凯末尔的周围,支持他的独立事业。在第一届大国民议会中,有来自毛拉维教团、比克塔西教团和纳克西班迪教团的10名谢赫。但第四至第七届议会中就没有新议员具有宗教背景。总之,恰恰是凯末尔与地方宗教领袖直接接触的经验,促使他决心把世俗主义改革推进到外省,渗透到边缘农村地区。然而,凯末尔革命作为精英主义运动,在城市中心和沿海地区比较顺利,遇到的真正挑战是保守的、有根深蒂固伊斯兰教传统的安纳托利亚内陆。

凯末尔主义没有渗透进虔诚民众的内心,因为民间伊斯兰势力非常强大。在共和国世俗主义的表象下,宗教情感和实体在政治上很活跃。这是矛盾的一方面。而矛盾的另一方面,凯末尔政权的宗教机构愈是国家化,其地位就愈尴尬,在虔诚民众中就愈缺乏影响力。国家的宗教官员一般竭力履行有关当局赋予他们的职责,却未必信服凯末尔世俗主义。宗教事务局在其忠诚上处于矛盾状态:既要忠于共和国及其意识形态,又要忠于其工作对象———伊斯兰教。这反过来加强了民间伊斯兰,加剧了官方伊斯兰与民间伊斯兰的二元分裂。

凯末尔在有些方面甚至超越了他所处的时代。凯末尔革命铸就了现代土耳其的特殊性,留下了重要而复杂的政治遗产。凯末尔革命的首要任务,是建设以安纳托利亚土耳其民族为主体的现代民族国家。由于安纳托利亚东南部是库尔德人传统的聚居区,库尔德人的民族独立情绪与宗教纷争相互纠结,使问题更加复杂。库尔德问题既是历史问题,又是现实问题,还与宗教问题关联,又具有跨国性,凸显了凯末尔开创的土耳其在民族构成上的复合性。除库尔德人外,还有亚美尼亚人、阿拉伯人等少数民族。从根本上说,库尔德问题是发展问题,即土耳其各地区、各民族均衡发展与共同受益,但库尔德问题从下述两个方面凸显了奥斯曼—土耳其历史的延续性。首先,尽管凯末尔力图构建在民族和文化上尽可能同质因而具有内聚力的国家,但现代土耳其依然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彰显了与奥斯曼帝国多民族马赛克式社会的延续性。可见,凯末尔革命成功地构建了现代土耳其共和国,但在民族问题上仍然留下了后遗症。

在文明取向与国家制度上,凯末尔革命强力推进世俗化进程,遏制伊斯兰教的政治权力和社会影响。时隔3/4世纪后,重新审视和反思凯末尔的世俗主义改革,很有意义。其实,在新旧世纪之交已有论者指出,在政治意识形态及实践上,世俗主义的凯末尔主义已失去其不容争议的地位。①凯末尔世俗主义改革局限于精英阶层和中心,没有抵达民众和边缘。但如果由此否定世俗主义改革,那就犯了时代错误。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构建现代民族国家的使命要求彻底砸破旧世界,强力推进世俗化和现代化。另外,过去一般把凯末尔世俗主义改革定性为政教分离,亦值得商榷。

从奥斯曼帝国到土耳其共和国,边疆国家性质决定了土耳其的身份认同之难。土耳其人的祖先突厥人从中亚迁徙到安纳托利亚,以此为基础发展成为横跨欧、亚、非三大洲的多民族、多宗教大帝国,凸显出边疆国家的洲际性和文化、宗教的多元化与包容性。奥斯曼人以伊斯兰教圣战观为南征北战的强大动力,征服了欧洲的大片疆土,与中世纪欧洲的基督教徒和基督教文明直接较量与碰撞。帝国在民(种)族、宗教和文化上的多元化,在欧洲占有大片领土,从在欧洲的优势地位到依托均势外交延缓帝国从欧洲的撤退与帝国的衰落过程,再到始于18世纪末的效法资本主义欧洲的百年现代化改革,凡此种种,彰显了帝国的欧洲性。从这个意义上讲,欧化改革无非是欧洲性的加强而已。凯末尔革命把加强欧洲性,弱化伊斯兰属性推到高潮。那么,我们如何解释土耳其根深蒂固的伊斯兰属性和凯末尔世俗主义的受挫?很简单,奥斯曼—土耳其的伊斯兰属性比欧洲性更为强大和厚重。突厥人皈依伊斯兰教至少有上千年,而接触欧洲基督教文明的历史要短得多。换言之,伊斯兰是奥斯曼—土耳其的主要和内在属性,欧洲性则是奥斯曼—土耳其次要和外在属性。在欧洲资本主义的优越性和先进性现实地强加到奥斯曼人的头上时,唯有效法欧洲、选择欧洲文明才能维护帝国的完整与生存,奥斯曼人才有维新图强、加强奥斯曼—土耳其欧洲性的改革进程。在不同的历史时期,面临不同的地区与国际大环境,由于不同的使命与任务,奥斯曼—土耳其人的身份和文明认同发生摇摆,这是其边疆国家性质所决定的。把伊斯兰确定为土耳其的内在属性,就可以理解和解释边缘的强大,世俗主义改革的受挫与历经数代人强力的世俗化后,向伊斯兰的回归和正义与发展党在政治上的强势崛起。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凯末尔 土耳其 世俗化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已有 0 条跟帖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