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日俄战争诱发俄国革命与改革 终致沙俄灭亡

2012年09月11日 10:30
来源:俄罗斯研究 作者:姚海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在国家政治生活层面上,被沙皇政权视为最大危险的自由主义反对派运动采取了越来越强硬的立场和果断的措施。在革命政党受到沙皇政权镇压和限制的情况下,自由主义政党及其控制下的社会组织成为俄国政治生活中的主要力量。他们同沙皇政权的公开冲突是上层危机的显著表现之一,也是使旧制度在二月革命中迅速崩溃的重要原因。

俄国参战后,自由主义领袖把战争视为实现自己政治目标的良机,米留可夫在1914年9月的立宪民主党领导层会议上指出,“战争为俄国社会力量开辟了一个新纪元,使它得以重新参与国家建设。现在,它不应消极地对待社会问题。”

利用战争组织力量、扩大影响是自由主义运动的重要策略原则。1914年7~8月间,各自由主义政党先后发起成立了全俄地方自治联合会和全俄城市联合会。这两个组织具有合法地位,担负辅助性军事后勤任务,到1916年末其所属各类机构的工作人员已达数十万。1915年5月,在全俄工商代表大会上,进步党人里亚布申斯基建议各地成立军事工业委员会,以动员私人企业承担国家订货。在此基础上,当年9月组成了有工商界、地方自治机关和城市杜马、科技界以及工人的代表参加的中央军事工业委员会。在自由主义政党的策划下,1915年夏秋,合作社联合会、帮助战争受害者协会、全俄劳动委员会等各种社会组织纷纷出现。

这些社会组织的成立及其活动,并非如以往很多学术论著强调的那样只是为了支持战争。自由主义领袖从一开始就赋予这些组织以明确的政治任务,希望它们成为促进政治改革的工具。由于社会组织的实际作用,沙皇政权也不能不考虑他们的意见并承认其地位。一些右翼政论家把这类社会组织视为自由主义运动用来逐渐掌握整个国家机关的“特洛伊木马”。

在自由主义活动家的影响和引导下,社会组织的活动很快从纯粹的事务方面扩展到政治方面。1915年夏天,由于俄军在加利奇的失利以及暴露出来的后勤供应方面的灾难性问题,各社会组织同国家杜马中的自由主义反对派互相呼应,向沙皇政权发难。地方自治联合会和城市联合会分别举行代表大会,要求由他们完全掌握对军队的供应事务,呼吁成立有社会活动家参加的新政府和召开杜马会议。军事工业委员会代表大会也提出了类似的政治要求。结果,尼古拉二世被迫改组政府,其中包括任命由立宪民主党和十月党提名的波利瓦诺夫为军事大臣。

通过在社会组织中的共同工作,自由主义运动内部知识分子和工商资产阶级这两支主要力量间的联系得到了加强。“工业界、城市资产阶级和知识分子在国防方面的共同工作,有力地把我们‘第三等级’推上了俄国生活的前台”,“俄国社会将此视为官僚制度之后合法地领导俄罗斯国家的过程”。在战时俄国政治中,各社会组织成为自由主义运动联系各阶层人士进行政治斗争的纽带。一个从上到下、遍布全国的社会组织网络,为自由主义反对派在1917年二月革命中掌握政权奠定了基础。

战时俄国政治的转折点是1915年8月成立了由自由主义政党发起的、联合了杜马多数代表的进步同盟。进步同盟最主要最直接的目的是联合杜马中的反对派力量,争取改组政府、改变国家治理方式。在9月初沙皇下令杜马休会之后,进步同盟决定保持合法性,准备在杜马复会时发起新的政治攻势。立宪民主党领导人在同法国大使谈话时表示,同盟“决定不回答任何挑衅,而报之以忍耐和理智。到战争结束时,我们等着瞧。”

俄军在战场上的失利使反对派的情绪越来越激昂。1916年2月国家杜马复会的开幕式上,杜马主席罗将柯当面向沙皇提出了建立责任内阁的问题。在得到否定的答复之后,进步同盟领导人在杜马之外积极活动,抨击当局,推动社会各阶层的反政府浪潮。科诺瓦洛夫在一些社会组织的会议上公开把现政府称为“人民的敌人”;古契科夫谴责大臣会议主席施丘尔梅尔背叛国家,说现政府是“可怜的、恶劣的、肮脏的”;涅克拉索夫、曼德里施塔姆等立宪民主党左翼领导人要求党采取措施“同其他民主派政党接近”,更广泛地发动群众,成立“全俄社会力量的指挥部”,组织同政权的斗争。

1916年秋冬,前线战局恶化,经济面临崩溃,群众性革命运动高涨。在11月1日杜马年会开会时,地方自治联合会和城市联合会向杜马主席罗将柯呈交了要求成立与人民一致、能领导国家取得胜利的政府的请愿书。米留可夫、舒尔金等发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说。米留可夫强烈谴责现政府背叛俄罗斯民族利益,宣称“在我们和这个政权之间,鸿沟正在扩大并变得不可逾越。除了争取现政府垮台之外,我们今天没有任何别的任务。”“为了数百万牺牲的生命,为了流淌成河的鲜血,为了我们对于把我们派到这里来的人民所承担的责任,我们将斗争到底,直到政府负起责任为止。”

米留可夫的演说在杜马会议上引起了强烈的震撼,演说的文本以打字稿、秘密印刷的单行本和口头方式迅速传播。警察机关的报告指出:“立宪民主党最近获得了出人意外的政治影响,其领袖成了真正的时势英雄。”进步同盟领导人的言论促进了反政府情绪在全国范围内的发展,后来被很多人认为是发出了革命的信号。不久,沙皇被迫解除了施丘尔梅尔的职务。

1916年末,局势的危急甚至促使许多皇亲国戚、贵族高官都明确表示希望沙皇向社会作出更大的让步,在建立信任内阁的基础上与杜马达成妥协。在沙皇拒绝采取这一步骤后,保皇派集团刺杀了权倾朝野的沙皇佞臣拉斯普金。进步联盟首脑也曾参与此事,试图籍此迫使沙皇让步并防止革命发生。在对尼古拉二世失望之余,一部分自由主义活动家开始与军方接触,积极准备发动废黜尼古拉二世的政变。到1917年初,政变“阴谋”已在社会上广泛流传,而一些反对派头面人物也有意渲染宫廷政变正在酝酿之中。

革命运动、自由主义运动以及部分统治集团上层人士要求改变政治方针的活动结合在一起,使沙皇政权陷入了全面危机,为二月革命的爆发准备了条件。

 
[责任编辑:马钟鸰] 标签:俄国 沙皇 日俄战争 革命 改革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