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国歌词作者文革中被逼死:生前被迫喝下自己小便

2012年01月13日 10:33
来源:凤凰网历史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解说:上世纪30年代,人们将鲁迅称为文艺界的旗手,而田汉则是戏剧界的领路人。1898年清朝光绪二十四年,这一年一个寒冷的春夜,田汉出生在湖南长沙东乡,一个名叫田家塅的偏僻村落,正当他学龄之际,父亲过早的离开了人世,在他少年时代舅舅易象像一盏明灯,照亮他贫穷昏暗的人生,易象这位同盟会早期的革命党人,曾追随孙中山领导的民主革命运动。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革命成果却很快被袁世凯窃取,1913年易象参与孙中山为讨伐袁世凯而发动的二次革命,讨袁失败后,一度随孙中山流亡日本。1916年8月已从长沙示范毕业的田汉,跟随易象从长沙启程,经武汉到上海,逗留三天之后登上了直航日本神户的轮船,太平洋的风浪将陪伴这位18岁的青年,到一片他不曾熟悉的国土上,令易象有些失望的是,自己苦心栽培的少年并没有继承他的心志,却把兴趣转向了文学和戏剧。

易海云(田汉侄子):我们那儿有一个枫林岗有个真人庙,那个寺每一年有庙会,要演大戏,所谓大戏就是长沙城里面长沙湘剧班子到这儿来演,平常是看不到的。平常就是皮影戏,乡下就是皮影戏,这个田汉也是看完了特别喜欢,看到湘剧了大剧了也是特别高兴,看了就想学,就想写剧本,从小就是这个,他有这个爱好。

解说:1927年的中国,政坛风云变幻。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逮捕屠杀共产党人,国共两党之争日趋激烈。这一切对当时的田汉而言并无意义,他并不热衷政治,也不喜欢经商,他的心头仍萦绕着青年时代的戏剧之梦,此刻他正与欧阳予倩、徐悲鸿在上海发起南国社,一批各有特异才干的文艺青年奔田汉而来。

张颖:他这个人非常豪爽,经常口袋里所有的钱都请人吃饭了,一来一大堆人,他也不管钱有多少,口袋有多少钱,把一大堆人拉进去吃饭,吃完饭有时候付不出帐,就这么一个人。

田申:笔名叫赛克的陈凝秋,也是南国社的学生,他说,跟我奶奶讲,他说我可能想到这里来跟田汉学习,但是我没有地方住,我奶奶就讲到我家住吧,咱们都是还有地板,睡地铺吧,打地铺住,他说我还没有地方吃饭,没地方吃饭就跟我一块吃,一块吃饭嘛,就这样。

解说:1929年1月中旬田汉率领南国社到南京公演上演他的话剧《古潭的声音》、《名优之死》等作品,演出轰动了南京城。

田申:结果呢,张道藩他们要送南国社两百块钱,因为南国社很穷,我父亲他们就拒绝了,拒收了,我父亲讲了一句话,叫做君子爱人以德。

解说:当时文艺界的大批知名人士如郁达夫、徐志摩等都成了田汉每周举行茶话会时的座上宾,字字珠玑的闲谈,往往让围坐四周旁听的青年社员们,听得津津有味。

田申:但是你要知道,干我父亲这一行,是没有任何的报酬的,因为我父亲没有钱。

解说:当时徐悲鸿的夫人蒋碧薇曾为了报酬问题,特意从上海赶到南京。

田申:这个徐悲鸿是原来南京中央大学的教授,他的夫人赶到上海来把他弄回去了,她说你在这里一个钱也没有,你还跟田汉干。

解说:1930年,这位从民间单干起步的戏剧家,不再满足将创作仅仅沉浸在时代苦闷和彷徨中,他在《南国月刊》上发表长达十万字的论文《我们的自己批判》公开宣言文艺创作者要斩截的认识自己,是代表哪一阶级的利益,同年六月,南国社在上海被国民党查封,随后田汉遭到当局通辑。当他的身影消失在大上海茫茫人海中时,当年的易象或许不会想到这位在自己看来近乎选错专业的青年人,却在乱世里拉开了一道斗争的幕布,然而昔日南国社的领袖一帮自由青年心中的田汉老大一切活动都带有那么强烈的个人和江湖色彩,是谁改变了他的信仰。

解说:著名文艺家王礼锌曾在的日记中,对上世纪三十年代的田汉有这样一番记述。

田大畏(田汉之子):就说田汉认识了一个张瑛女士,很奇怪。这个人大家估计可能是什么秘密团体的成员,因为这个人一会穿得很朴素,一会变得穿得很华丽,然后跟田汉一接触,一谈话、一干什么,田汉的思想就很大的转变。

解说:张瑛原名张式沅,1905年生于河北。她有一个为当时的人们更为熟知的名字,电影《渔光曲》插曲的词作者安娥,尽管这首插曲唱一遍大江南北,但很少有人知道她真实的身份,

田大畏:她根本不是搞文艺的,她是搞党的工作的,所以到上海以后经过一番曲折,然后就参加了中共中央在上海的特科,特科里她搞情报的,它有很多个组,红组是搞暗杀的。

田申:因为田汉很有名气,因为田汉没有党派,但是田汉的思想左倾,所以派他们来影响田汉,我父亲1932年才入党的,然而田汉的情感世界却因此发生了戏剧性的一幕,他很快被眼前浪漫热情满怀革命理想的女性所吸引,与此同时他的恋人林维中却正从南洋归来。

田大畏:林妈妈的字写得很好的,信也写得非常好的,据我知道好像是为了逃婚,就是她有人介绍上海犹太大亨哈同的干儿子,给她介绍,她不干,不干就是逃婚逃到南洋,是不是逃到印尼,可能是新加坡,华侨嘛,到那去教书,她教书,他看到我父亲写的文章,就是我父亲第一个妻子,就是易漱瑜去世以后,就是纪念亡妻的这些文章诗啊,所以这个林妈妈看了已经很感动。

易海云:就写信追求田汉,当时田汉有一段时间还很困难,她把她的几百块钱大洋,还先拿出来给田汉,所以田老太太对林维中印象还是不错的,她是家庭型的,这个林维中,喜欢打牌啦。

 
[责任编辑:石立] 标签:聂耳 小便 义勇军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