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红色延安令人向往 少数民族革命者奔赴圣地

2012年01月04日 10:38
来源:凤凰网历史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云照光:指导员给我背,教我一句叫我背一句,脑筋那时候挺聪明啊,都背过了,怎么讲怎么讲,开大会了,我一看,哎呀坐着那么多老人,认为他们老了,实际毛主席不老,才40来岁,刚讲了几句话,一下哇哭了一声,不行了,怕了,太紧张了,背背指导员的词,一下不行了,跳地下,指导员说不行,先让你站一下,不能哭了,让人家笑话,不行,赶快上,赶快上,又弄到桌子上,还背过去了,勉勉强强背过去。

有一些同志问了说你将来革谁的命,我一看这个列宁是好人,知道了,革命是个好词,皆天下革命,我将来革列宁的命,革列宁的命,周围的人笑着说,这个娃娃咋弄的,指导员说哎呀,你可是跟他们捣乱了,我这不是两好合一好吗,最后人家讲来讲去我才知道闹了一个大笑话。

解说:根据毛泽东的指示,蒙古文化促进会在延安杨家湾打了三孔大窑洞,中间是成吉思汗纪念堂,两边是蒙古文化陈列馆,这样一方面给蒙古族同胞提供聚会的场所,另一方面也向人们宣传蒙古文化。

云世英:有三个窑洞,打得很大,这三个窑洞很大,就挨着我们民族部,我们民族部在山上,它在中间,这三个窑洞很不错,打得很漂亮,我们每天都可以去,就为了扩大影响,特别是为了做内蒙古的工作,特别是鄂尔多斯的工作。

解说:1941年9月18日,随着少数民族学员的不断增加,中央在陕北公学民族部的基础上成立了延安民族学院,院长由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高岗兼任,乌兰夫任教育处处长。

解说:延安民族学院,坐落于延安青年文化沟北山坡,首批学员二百多人,来自蒙古族、满族、回族、藏族、彝族、苗族、汉族7个不同民族,其中蒙古族学生占到了40%,是民族学院人数最多的一个少数民族。

云世英:过去我告诉你,我听说过成吉思汗,成吉思汗哪一个朝代的我都不知道,我这是个蒙古人应该知道,不知道,但是住了学校以后,不是就清楚了,成吉思汗哪个朝代的,他是个什么人,这我知道自己的祖先了嘛,对不对啊。

解说:这一年,王仲方20岁,他之前是五七干校的教育科长,到民族学院后他任二班班主任,班级中最大的学生李森比他还大几岁,学校里没有统一教材,王仲方就根据学生的情况,文化程度,自己编教材。

王仲方(中国法学会会长):而且这个学生因为来的地方不同,语言也不同,各个文化程度也不一样,在这个情况来组织这个一个教学啊,还是挺不容易的,从各种课本里面,党的文件里面,报纸里面选一些适当的材料,我自己刻钢板,刻了以后然后把它油印出来,比方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当时叫《义勇军进行曲》,还有大家经常唱的《国际歌》这些歌词,还有党中央的三大纪律八项主义,还有党的一些像抗日的十大纲领,教学生们懂得我们当前的形势,能够很好地学了以后,就能够去运用。

解说:二班一共有近80名学生,学生们的接受程度不同,有的时候同样的内容王仲方要讲两遍甚至更多遍。

王仲方:让他们写他们读了以后,他们的理解怎么样,然后看看他们教课的效果怎么样,所以大概讲了课,每个课文以后,都要做作业,然后呢看了稿子以后,有时候我就帮他们改正错字,然后再把稿子的内容有什么意见,都注在上头,所以通过这个作业的交换,课堂的教学进行教育,这个效果还不错的。

解说:从马克思主义民族问题理论到共产党的民族政策,每一名学生对民族问题都有了认知,张玉庆记得课堂上,老师对汉族和少数民族学生分别进行过反对大汉族主义和地方民族主义的教育。

张玉庆(内蒙古自治区人大第五次常委会副秘书长):过去我们脑子里头有大汉族主义,压迫,就讲大汉族主义是国民党蒋介石,他们思想是大汉族主义,而共产党少数民族一律平等,都觉得过去没听过的,很新鲜,他们讲得很新鲜,跟自己思想上,共产党帮助少数民族,解放少数民族,不受那颜贵族的压迫,不受帝国主义的压迫,帝国主义蒋介石都对少数民族歧视、压迫,这个大家听了非常高兴。

解说:和张玉庆同在一班的布赫也是蒙古族学生,他对时事和国际形势非常感兴趣,在他的心里,学习就是为了抗日。

布赫(全国人大第八、第九届常委会副委员长):当时有个共同的意志,抗日,你抗日要有本领的,要有知识,你要工作能深入群众,能组织动员群众,那个时候学习跟实践要求距离很近,大家学了就为用,这个观念特别强,因此每天学东西都想着多认一个字,多有点知识,对将来的工作有好处。

解说:民族学院还开设了少数民族语文课,主要针对蒙古族和藏族学生,有专门的老师教授他们蒙古语和藏语,这也是学院领导根据毛泽东的指示特意安排的。

1938年,毛泽东在论统一战线中提出,尊重各少数民族的文化、宗教、习惯,不但不应强迫他们学汉文、汉语,而且应赞助他们发展各族自己的语言文字的文化教育,除了学习本民族的语言,数学课对云世英来说难度同样不小。

云世英:我是第一次开始接触数学,学数学开始不好学,开始我们讲得很费劲,但是掌握那个道理以后,掌握那个规律以后数学就好学了,数学就好学了,我们讲的课,数学课,延安有个数学本,按那个本学的,后来这就是一加一、二加二,然后有乘法,加减乘除都出来了,最后越讲越有意思,越讲越有意思,以后不知道很自然就习惯了,而且数学算得挺好,并且越算越有劲,越算越快了。

 
[责任编辑:石立] 标签:延安 革命者 少数民族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