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国歌词作者建国前后均遭关押 含冤离世登记用假名

2011年05月30日 14:51
来源:凤凰网历史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屠岸:他原来这句话组织制度是愚蠢的趁早别领导艺术,他就说这个组织,就是党的组织党的组织,就组织一来什么东西都要跟上去,就没有自己的意见要发表,都要跟,所以他说组织制度是愚蠢的,趁早别领导艺术。那么这题目就把前面加了党,然后是引号党趁早别领导艺术,这个题目呢,我们当时戏剧报编辑部的同志记得印象比较深是田汉写的。

解说:对吴祖光来说一个右派的罪名,让他此后的人生历经磨难,晚年的吴祖光得知此事,对田汉一直耿耿于怀。

杜高:吴祖光被打成右派以后他的夫人是新凤霞,是评剧的一个很有名的,代表性的一个青年演员,那个时候年纪很轻,文化部的一个副部长代表组织找新凤霞谈话,你赶紧和吴祖光离婚,他是一个大右派,你还年轻,你的生命力还很长,你还要唱戏,这剧团还少不了你。你现在已经是右派的老婆了你赶紧跟吴祖光划清界线,你还可以登台你还可以演戏,一个副部长跟她谈话这个新凤霞就跟他说她说你知道我们有一出戏没有,讲薛平贵,薛平贵在寒窑里面薛平贵的妻子,在寒窑里面等薛平贵十八年,我要等吴祖光,等到他回来,我绝不会跟他离婚,那个副部长很不高兴,你走吧,后来据说田汉听说了这个故事非常敬佩新凤霞,非常感动,他了解这个薛平贵的故事非常感动,他后来向吴祖光、新凤霞也表示了,他当时在运动里面的歉意,这非常符合田汉的性格。

解说:然而在亲历者屠岸的看来,这段历史其实有更切近真实的一面。

屠岸:实际上这个东西是冤枉的决定把吴祖光打成右派的决定权,并不是在田汉手里的,有一种说法可能是周扬但是也没有查无实据,查不清楚很可能是当时的,这个文化部的反右领导小组,文化部它那时是剧协,是属于中宣部,但又管文化部,在运动当中他有一个规定那么剧协反右派运动是有文化部的一个领导小组在管,据说是这样的。

解说:此后如此的批判会变得无休无止,1959年国庆后传达中央文件,要求联系本单位看谁有右倾思想,中宣部指示剧协党组批判田汉。

屠岸:那么对田汉大概批判了好几次,开好几次会,有一次我进去了,田汉坐在那里,别人还没有来,他在那掉眼泪,那么我就问他田老什么事情伤心了,他说毛主席不吃肉了,哦,因为那个时候就是大饥荒已经开始了。

解说:1961年6月中宣部在北京新侨饭店召开座谈会,讨论《文艺十条》的草案,周恩来呼吁民主作风,反对“一言堂”提倡尊重艺术民主和艺术规律并强调要尊重作家、艺术家,批评政治挂帅口号下出现的,破坏艺术创作规律的弊端。该文件于1962年4月正式定稿为《文艺八条》并由文化部党组文联党组,下达全国文艺单位,令人意外的是与此同时一场更大的政治风暴正拉开序幕,首当其冲正是田汉领导的戏剧界,在那个年代亲历者看来事情的起因,却仅仅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张颖:1962年春节晚会其实那个晚会跟平常一样也没有什么奇怪的,跳跳舞,唱唱歌,大家在一块儿演个戏,哪一天有一个小噱头是什么呢,其实这个事现在讲起来,真是一点都没有郁风还有叶浅予这两个人都是美术界的名家,他们就逗笑就是让叶浅予假扮成齐白石,那个时候齐白石根本都不能出门了,郁风就成为他的女儿就把叶浅予扶到了这个场,大家都哎呀怎么齐白石来了,哄然大笑然后一看就把胡子一拿。结果是叶浅予和郁风,那这个算什么。

屠岸:有一个人叫顾工,顾工还不止一个人还有另外一个朋友名字我不记得了,他们就是上书给中宣部的部长陆定一,就是说这个迎春晚会完全是一个资产阶级的作风,要防止资产阶级的复闭,那么这个东西后来又反映到毛主席那里。

解说:对这个历史细节张颖的印象中事件的主角是江青。

张颖:她就把这个戏批了几句什么话,就送给毛看了,毛也许对这个也不了解吧,也不知道怎么就做了所谓第一批示。

解说:1963年12月12日毛泽东亲自出面在中宣部编印的一份关于“上海柯庆实大抓故事会活动和评弹改革”的材料上,针对文艺界问题做出批示,社会主义改造在许多部分中收效甚微,至于戏剧部分,问题就更大了。

张颖:后来我们就检讨没完,怎么检讨呢你说这个事没有什么了不起没政治问题,不就是大家弄在一块儿闹个笑话吗,而且扮个齐白石也不碍谁的事,就是这么一件事,所以人家后来都觉得怎么了实际上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解说:八届十中全会后江青公开以毛主席夫人,身份参加社会活动要从文艺上打开一条施展政治报复的路,1964年她在上海操办的华东区话剧观摩会演上,矛头直指田汉。

张颖:我们这些都请了,但是唯独就没有请田汉,就是说你田汉是主席嘛,他又是戏曲非常内行的人,她就没有请田汉,田汉这个人就有些地方,就是他就是给你怎么说呢,你不,不是不请我吗,我非来。

解说:几天后,大会秘书处传达上级决定,闭幕式主席台上没有田汉的座位,还要对田汉公开点名批判,周扬得到消息后,专门委派张颖劝走田汉。

张颖:田汉最后还是走了,他跑到苏州去了,不过那天,他们因为田汉走了,他们也没有在台上再批田汉,倒是没有,就有那么一段,就是反正那个时候我就感觉到已经很紧张了。

[责任编辑:石立] 标签:田汉 国歌 文革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