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国歌词作者建国前后均遭关押 含冤离世登记用假名

2011年05月30日 14:51
来源:凤凰网历史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解说:1929年1月中旬田汉率领南国社到南京公演上演他的话剧《古潭的声音》《名优致死》等作品,演出轰动了南京城。

田申:结果呢,张道藩他们要送南国社两百块钱,因为南国社很穷,我父亲他们就拒绝了,拒收了,我父亲讲了一句话,叫做君子爱人以德。

解说:当时文艺界的大批知名人士如郁达夫、徐志摩等都成了田汉每周举行茶话会时的座上宾,字字珠玑的闲谈,往往让围坐四周旁听的青年社员们,听得津津有味。

田申:但是你要知道干我父亲这一行,是没有任何的报酬的,因为我父亲没有钱。

解说:当时徐悲鸿德夫人蒋碧薇曾为了报酬问题特意从上海赶到南京。

田申:这个徐悲鸿是原来南京中央大学的教授,他的夫人赶到上海来把他弄回去了,她说你在这里一个钱也没有,你还跟田汉干。

解说:1930年这位从民间单干起步的戏剧家,不再满足将创作仅仅沉浸在时代苦闷和彷徨中,他在《南国月刊》上发表长达十万字的论文《我们的自己批判》公开宣言文艺创作者要斩截的认识自己,是代表哪一阶级的利益,同年六月,南国社在上海被国民党查封,随后田汉遭到当局通辑。当他的身影消失在大上海茫茫人海中时,当年的易象或许不会想到这位在自己看来近乎选错专业的青年人,却在乱世里拉开了一道斗争的幕布,然而昔日南国社的领袖一帮自由青年心中的田汉老大一切活动都带有那么强烈的个人和江湖色彩,是谁改变了他的信仰。

解说:著名文艺家王礼锌曾在的日记中,对上世纪三十年代的田汉有这样一番记述。

田大畏(田汉之子):就说田汉认识了一个张瑛女士,很奇怪这个人这个人大家估计可能是什么秘密团体的成员,因为这个人变得穿得很朴素,一会变得穿得很华丽,然后跟田汉一接触,一谈话、一干什么,田汉的思想就很大的转变。

解说:张瑛原名张式沅,1905年生于河北她有一个为当时的人们更为熟知的名字,电影《渔光曲》插曲的词作者安娥,尽管这首插曲唱一遍大江南北,但很少有人知道她真实的身份,

田大畏:她根本不是搞文艺的,她是搞党的工作的,所以到上海以后经过一番曲折,然后就参加了中共中央在上海的特科,特科里她搞情报的,它有很多个组,红组,红组是搞暗杀的。

田申:因为田汉很有名气,因为田汉没有党派,但是田汉的思想左倾,所以派他们来影响田汉,我父亲1932年才入党的,然而田汉的情感世界却因此发生了戏剧性的一幕,他很快被眼前浪漫热情满怀革命理想的女性所吸引,与此同时他的恋人林维中却正从南洋归来。

田大畏:林妈妈的字写得很好的,信也写得非常好的,据我知道好像是为了逃婚,就是她有人介绍上海犹太大亨哈同的干儿子,给她介绍她不干不干就是逃婚逃到南洋,是不是逃到印尼,印尼可能是,新加坡,华侨嘛,到那去教书,她教书,他看到我父亲写的文章,就是我父亲第一个妻子,就是易漱瑜去世以后,就是纪念亡妻的这些文章诗啊,所以这个林妈妈看了已经很感动。

易海云:就写信追求田汉,当时田汉有一段时间还很困难,她把她的几百块钱大洋,还先拿出来给田汉,所以田老太太对林维中印象还是不错的,她是家庭型的,这个林维中,喜欢打牌啦。

解说:在林维中心目中这位有才、有情、有志向的文人,正是她要选择的爱人,而田汉也被这位有着狭义心肠的奇女子所打动,两人书信往来约定婚约。回国后的林维中很快觉察到田汉新中爱情的天平正倾向另一名女子。

田大畏:田汉当时也是很矛盾一方面很爱安娥,一方面他又需要和林维中林妈妈他们有婚约,要结婚。

解说:1931年晚秋,决心与田汉分手的安娥,带上她与田汉生的才几个月大的孩子,回到远在河北的家乡。

田大畏:我妈妈就把我带走了,带走以后,本来送给我外祖母,外祖母说可以接受,但是你必须安娥留下来,留了一年大概在河北省保定,因为她是个党员,她必须要回来。

解说:1937年7月全面抗战打响,不久上海沦陷,中国的文化中心转往西南后方,一路上田汉与安娥竟不期而遇,战乱合离情究竟让这对有着共同理想的革命恋人,走在了一起。

田大畏:我母亲总是带着一种回避的态度,田汉他总不忘旧情,而且我1940年我也到那去了,所以到了重庆了所以这样子的话,就有点这个这个开始还算不激烈,因为没在一起。1942年以后,我母亲又到了桂林,这个时期呢,我父亲也在桂林,但是他的那个林先生,他的夫人,还在重庆这样的话呢,他们在桂林,我母亲和田汉就生活在一起了。

解说:在桂林田汉领导的新中国剧社。成为大后方宣传抗战的一把利器,当年的亲历者,如今尽管垂垂年幕却对这段往事记忆犹心。在朱琳的记忆中当时剧社面临的最大困境是生计成了问题。

朱琳(著名表演艺术家):那个时候大家都困难,我们的大师傅很有意思,说同志们,他是湖南人,晚上没得饭吃了,晚上没有饭吃了,我们大家就出去找朋友,想办法,我们也没有钱,没待遇,去吃饭,田汉都知道,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排他的《秋声赋》。

解说:在《秋声赋》里田汉把个人爱情的苦闷写入戏剧,他渴望剧中人能走出个人小情感,走向为抗战服务的大世界,因其触及时代沉闷的空气,在观众中引起强烈共鸣,几十年过去了关于这部剧作的影像资料已难以找到,曾在剧中扮演擦鞋童的杜高,依旧记得他们几个孩子在台上演出时唱的歌。

杜高(中国戏剧家协会理事):先生们,先生们,擦过鞋,打走鬼子,过新年,太太们,擦过了鞋,寒衣做好送军前。

解说:1944年2月15日此时太平洋战争早已爆发,日寇正逼近桂林,这一日中国现代戏剧史上,一次规模空前的戏剧展览会开幕,这场由田汉欧阳予倩等人发起的,戏剧盛会,历时三个月近三十个戏剧团队来自西南八省,观众达十多万人次,在国土逐日沦丧的中国,这场省会,像一声亮列的号角,唤起人们对抗战必胜的信心。

[责任编辑:石立] 标签:田汉 国歌 文革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