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国歌词作者建国前后均遭关押 含冤离世登记用假名

2011年05月30日 14:51
来源:凤凰网历史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核心提示:杜高(中国戏剧家协会理事):1968年的12月,据说那天北京飘着雪花,他在禁闭室里头死去,他死的时候,在名单上写的名字是个假名字,叫李伍,不是田汉,都化了名字,就跟刘少奇主席死的时候一模一样,那种悲惨的局面。

凤凰卫视2011年5月28日《我的中国心》,以下为文字实录:

曾子墨:1979年4月25日,在田汉去世11年之后,一千多名各界人士聚集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为他开了一个迟到的追悼会,党政要人大都送了花圈,有的还亲自与会,最激动的当然是文艺界人士,特别是那些与田汉一同受诬陷、迫害而活下来的人,如周扬、夏衍、阳翰笙等,茅盾在悼词中高度评价了田汉的一生,说他是忠勇无畏的无产阶级文化战时,是我国革命戏剧运动的奠基人,和戏剧改革运动的先驱者,又是我国早期各个音乐,电影的杰出的组织者和领导人。

此刻,历史的正义终于重返人间,他的冤案也得以平反昭雪,在人们心中,他是当代的关汉卿,是中国的戏剧魂,而他作词,聂耳作曲的《义勇军进行曲》更是道出了一个困难深重的民族的心声,也因此使他成为了20世纪中国真正的时代代言人。

解说:1931年春,在上海明月歌舞团,一位小提琴手优美动人的演奏,吸引了田汉的目光,歌舞团里靡歌艳舞两人决定找了一个僻静的房间交谈,那次交谈开启了他俩短暂而眩目的合作,这位青年后来又一个为人们熟知的名字,聂耳。在这部田汉编剧的影片《风云儿女》中在电影的尾声,田汉作词聂耳作曲的《义勇军进行曲》唱起,当时谁也不会想到它会成为未来新中国的国歌。

田申(田汉之子):那个时候,我父亲在那个时候,就1935年就被捕了,那么他就把这个稿子留给夏衍那里,聂耳就到夏衍那里去拿这个曲子这个词,他也是有黑名单的。聂耳通过党派他到日本经过日本到苏联去,结果他到日本去了以后把这个《义勇军进行曲》寄回来了,他在日本游泳的时候不幸又淹死了,所以我父亲在南京的监狱里头被假释出来以后,听到这个消息是痛哭不止,因为他跟聂耳两个人的关系非常的好。

解说:1935年,随着影片《风云儿女》的上映《义勇军进行曲》风靡全国,由北平南下做救亡宣传的学生们,各地鼓吹抗日救国的青年男女们,甚至像沈钧儒那样的爱国老人们,都传唱者这支歌,因田汉在文艺界的地位和影响对国民党当局而言,他的名字等于共产党,也等于暴动。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全面抗战打响,国共再度合作,9月21日在南京被国民党当局软禁了两年多的田汉,重获人身自由。

田申:通过徐悲鸿、张道藩、宗白华,他们三个人联名保释他出的狱,就是保外就医吧,但是一个条件是不能离开南京,而且还是软禁。我们家住在丹凤街28号,那个楼上,那个特务就住在楼上,就监视着我们的这个家庭,监视着,我那时候年纪还小呢,他每天还问我你们家干什么,你爸爸干什么就问这些事。

张颖(原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那个时候周恩来同志是在南京,南京我们设有一个,这个共产党代表团,在梅园新村,这个也很有名的地,周恩来有时候到上海来工作,他和文艺界的朋友都比较熟,他就问我什么人在什么人在后来我说田汉也在,结果周恩来同志就非常有兴趣,咱们去看看田老大吧,都叫他田汉老大。

解说:上世纪30年代,人们将鲁迅称为文艺界的旗手,而田汉则是戏剧界的领路人。1898年清朝光绪二十四年,这一年一个寒冷的春夜,田汉出生在湖南长沙东乡,一个名叫田家塅的偏僻村落,正当他学龄之际,父亲过早的离开了人世,在他少年时代舅舅易象像一盏明灯,照亮他贫穷昏暗的人生,易象这位同盟会早期的革命党人,曾追随孙中山领导的民主革命运动。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革命成果却很快被袁世凯窃取,1913年易象参与孙中山为讨伐袁世凯而发动的二次革命,讨袁失败后,一度随孙中山流亡日本。1916年8月已从长沙示范毕业的田汉,跟随易象从长沙启程,经武汉到上海,逗留三天之后登上了直航日本神户的轮船,太平洋的风浪将陪伴这位18岁的青年,到一片他不曾熟悉的国土上,令易象有些失望的是,自己苦心栽培的少年并没有继承他的心志,却把兴趣转向了文学和戏剧。

易海云(田汉侄子):我们那儿有一个枫林岗有个真人庙,那个寺每一年有庙会,要演大戏,所谓大戏就是长沙城里面长沙湘剧班子到这儿来演平常是看不到的,平常就是皮影戏,乡下就是皮影戏,这个田汉也是看完了特别喜欢,看到湘剧了大剧了也是特别高兴,看了就想学,就想写剧本,从小就是这个,他有这个爱好。

解说:1927年的中国,政坛风云变幻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组织国民革命军,逮捕屠杀共产党人,国共两党之争日趋激烈,这一切对当时的田汉而言并无意义,他并不热衷政治,也不喜欢经商,他的心头仍萦绕着青年时代的戏剧之梦,此刻他正与欧阳予倩,徐悲鸿在上海发起南国社,一批各有特异才干的文艺青年奔田汉而来。

张颖:他这个人非常豪爽,他经常口袋里所有的钱都请人吃饭了,一来一大堆人他也不管钱有多少,口袋有多少钱,把一大堆人拉进去吃饭,吃完饭有时候付不出帐,就这么一个人。

田申:笔名叫赛克的陈凝秋,也是南国社的学生,他说,跟我奶奶讲他说我可能想到这里来跟田汉学习,但是我没有地方住,我奶奶就讲到我家住吧,咱们都是还有地板,睡地铺吧,打地铺住,他说我还没有地方吃饭,没地方吃饭就跟我一块吃,一块吃饭嘛,就这样。

[责任编辑:石立] 标签:田汉 国歌 文革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