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老兵忆南海舰队首战南越大胜:愣的怕那不要命的

2011年07月06日 11:47
来源:凤凰网历史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解说:看到南越士兵如此的害怕,389舰战士们以为这仗肯定是打不起来了。

李柏杨:这个都听见了这个声音这么大,怎么手枪打一下,放个鞭炮都有那么响,都没打起来,舰碰舰都没有打起来,我想好像可能不会打起来了。

解说:389舰的战士们当时并不知道,此刻在南越的海军基地岘港,一个叫杜剑的南越海军作战副部长,正在向西贡的海军总参谋长请示开火的命令,在获得了肯定的答复以后,这位作战副部长通过无线电,接通了正在“陈平重”舰上指挥的何文锷大校。

章赛(上海图书馆研究员):他就对何文锷大校说,鲨鱼5号你们是不是已经到位了,何文锷呢就回答说,我们已经就位了,那么他就说“开火”,“那么开火”,何文锷让他重复一遍,他说我再重复一遍“开火”。

解说:389舰的战士们发现,南越四艘军舰开始向外围撤离,距离逐渐拉远。

李柏杨:后来它那个舰呢,好像摆了个阵势,它离得很远一点,离得很远一点,我们那个好像是不会打起来了,它越来越远了。

杨宝和:当时它这一拉大距离,我个人感觉到打不起来了,看着它像走的姿势。

解说:就在389舰战士们以为这仗可能打不起来的时候,南越海军的四艘军舰突然一起猛烈开炮了,在1974年1月19日的这个早上,中国的海军战士们,在这里与入侵的敌军进行了一场浴血奋战,他们当中将有18个人为收复西沙而捐躯。

陈晓楠:西沙海战结束以后,中国和南越方面互相指责对方率先发动了入侵,并且打响了第一枪,这样的争论呢,一直持续到今天似乎也都没有停息,但其实从南越海军指挥官何文锷的回忆录里,可以清楚的看到究竟是谁先动的手,这本回忆录在1999年,在美国出版,何文锷在书里讲到说,1974年1月19号的早上,他从南越4号和5号舰上一共派出了40多人,分别登陆琛航岛和广金岛。

此时登陆广金岛的部队呢,有一个叫黎文东的中尉,就是他首先向中国方面开的这第一枪,这个人立刻被守岛的中国民兵击毙,另外一个叫杜繁荣的中尉想去救他,结果也被中国民兵击毙,这个场景何文锷当时在自己的5号陈平重舰上,看得非常的清楚,有关中越双方谁先动手的争议可以休矣。

解说:从19日早上5点50分开始,中越双方一直对峙了四个多小时,到上午10点22分,这一片海洋的平静被打破了。

姜耀平:我就看那个泄光弹,白天那个泄光弹就发绿啊,嗖嗖嗖过来了。

陈柏松:红红的,好像那个烧红的那个钢水一样的,红的,打到我们舰,打到我们舰,嘣,整个舰震动一下。

解说:389舰上的许多战士都是新兵,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战斗,当敌人的炮弹突然在身边爆炸之际,他们一时之间显得有些慌乱。

陈柏松:我们就还没有听过炮声,说本能的,本能的还是抱个头啊,搞什么动作,感觉出乎意料之外,不知道会打炮过来的。

解说:南越海军发射的炮弹首先击中了389舰,并立刻造成了舰上人员的伤亡。

杨宝和:他们打的第一发炮弹,就落在我们中甲板了,当时呢我们就牺牲了一位湖南兵,叫周友芳,他1968年的兵,已经宣布退伍了,已经宣布退役了,还没走没离开军舰。

钟昌仕(389舰报务员):周友芳,那一跑打来全飞了,就是一块屁股在甲板上,那些肠子,那些肉,肠子挂在那个栏杆下边。

解说:与周友芳一起牺牲的,还有一名叫杨松林的战士。

夏铁生(389舰士兵):杨松林和周友芳他们在后面,那个37炮运子弹,那两个炸得很惨的,炸弹炸的牺牲的,他两个,我们后面看他两个,他两个基本上炸碎了,那两个(遗体)都没有拿上来。

解说:与此同时在389舰的东南方向,中国海军的274号猎潜艇,也被南越海军发射的炮弹击中,政委冯松柏的前额中了弹片,不久后牺牲,仅仅几分钟以后,副艇长周锡通也中弹牺牲。南越海军突然开火以后,389舰上的炮手们还没有等待舰长下令,就立刻还击了。

[责任编辑:石立] 标签:中越 海战 1974 南海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